第五章 喜忧各半

第五章 喜忧各半

时间:2021-10-14 16:20:05来源:

望着躺在娘亲怀抱里,昏昏欲睡的我,老爹一声长叹道:“世杰此次前去,不仅说了京中一些秘事,还带给了岳父大人的一封信,信中又明确提出希望能我能再进仕做官。”娘亲轻拍了拍我的背后,看我丝毫没被老爹的话嘲到后,才抬起头问老爹“怎么还提这事?年的在京中之时,娘亲轻拍拍我的背后,看我丝毫没被老爹的话嘲到后,才抬头问老爹“怎么还提这事?年前在京中之时,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

>>>《无尽相思风》章节目录<<<

第五章 喜忧各半

看着躺在娘亲怀抱里,昏昏欲睡的我,老爹一声叹息道:“少华此次前来,不但说了京中一些秘事,还带来了岳父大人的一封信,信中又提出希望我能够再入仕为官。”

娘亲轻拍拍我的背后,看我丝毫没被老爹的话嘲到后,才抬头问老爹“怎么还提这事?年前在京中之时,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

“那又如何?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怕岳父也是想为将来预先做一些安排”

“什么变化?”娘亲讶异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心怕京城娘家出了什么乱子,抱着我的手也不由自主收紧一些。

老爹犹豫一会,还是说出了实情,道“此次大舅子家的新宁被指婚,就是最大的变化所在。”

“这关新宁什么事儿,她也只不过就是个孩子”娘亲皱眉叹道。

“是,还只是个孩子,可朝廷中的那些大人们,可不会拿她当孩子看,人人都盯着她身后的家族与势力,人人都在猜测陛下指婚是否还有什么别的意思。此次指婚被看成是朝廷的又一次重新布局,我们都只是身为棋盘上的棋子罢了”。

“那要如何是好?现在陛下龙体安康还好,这要再过几年的话,那还不是要……”美人娘听闻之后焦急之情溢与言表,老爹起身坐到娘亲身边,无心的拨弄着我额前的浏海,被娘亲将手轻轻隔开后,讪讪笑道:“夫人也不必惊慌,现在也不是非要我出山的时候,岳父无非是谋定而后动,孰不知如此急着有所作为,反而更容易被人拿着把柄。为夫已经回复岳父大人,言明其中厉害关系,若岳父能想的通,我还是可以再做几年清闲夫子的”。看着娘亲仍旧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老爹爽朗笑道:“夫人可是怪为夫?”

娘亲娇呻地道:“小声点,没看思儿正睡着呢”看老爹一副受教的表情才又道:“妾身又怎会去怪夫君呢?若不是因为妾身,夫君早可遨游山水间,做那快乐神仙去了”

“能够娶到夫人,江流已心满意足。更何况咱们还有了三个可爱的孩子,十几年弹指而过,年轻时那点小心思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为夫自有打算,夫人就安心相夫教子吧”

“恩……一切但凭夫君做主”

“嘿嘿……那就让人把思儿抱回房去,为夫与夫人可莫负了今夜之良宵啊!”迷糊中听到老爹如此赤裸的话,我鸡皮疙瘩都跳将起来。幸亏娘亲及时阻道:“没个正型,我还是亲自送思儿回房吧,夫君今日用酒过多,还是先休息为好”说完低笑着将我抱着离开了房间,丢下翩翩风采的帅老爹于房中呆愣而立,痛思自己是否因年过不惑,而对老婆魅力散尽呢。

京城来信并没有给常府带来多少影响,父亲也没有别的行动,府里还是到处洋溢着新春的欢快气息。

正月十五,元宵闹花灯,花市灯如昼,全家出动赏灯赏月猜谜语,又是一番合家热闹,我也正式告别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年。

贞观十一年初春,桃花再度盛开,渲染粉饰这太平世界,将整个山州城点缀的如同仙城一般。而我在继续学字练字之外,又开始向娘亲学习起基础绣艺。

最初几天就是学着打线,练习起针,秀蔓与怡卉也被安排与我一起学习,三人年龄差不多,手脚也都没灵活到哪儿去,一开始都是被扎的满手包。当听到娘亲说这还是最简单的,后面还有平针、散错针、散整针、虚实针……无数种针法要学的时候,心里着实佩服起古代的女人们,也怪不得这时的女人可以整天不出门,光是绣一副简单的东西,可能就得花上个十天半月吧。

中间秀蔓与怡卉二人还要跟着豆蔻学规矩的时间,我就被安排画绣纹,这些绣纹自然都是最简单的,基本上都只是一朵五瓣花样,最多的还属简单的桃花型。娘亲说绣桃花是最简单也是最复杂的,简单是因为它花瓣少,复杂是因为学到最后就得绣出它的自然,甚至颜色过渡这些都需要绣出来。平日里,看一个女人绣功好坏,只要看她绣的桃花是否鲜活即可,而出色的绣艺,更是成为大家闺秀不可缺少的条件之一。

一个月之后,我们三人用我画的绣纹,开始学起刺绣中最简单的针法,平阵。这种针法就是将已经事先画好的绣纹,回旋填满,讲究的就是一个针脚整齐有序,算是所谓的基本功。在我为自己手上不时添加的小红点哀伤难过时,家里也有了一些小变化。

原来是最近有许多京城贵族子弟,慕名来到山州,想要进白荡海书院,这其中除了贵族子弟外,还有一些周边临城的富家子弟。

与本地学子不同之处,是他们都需要临时寻找住处,于是这安全问题就成了当前的头等大事。一开始老爹安排他们,与几位借住书院的贫寒学子共居一室,却因为一些小事经常产生些摩擦,几次之后,老爹干脆就把这些人安排到自家前院居住。奈何今年来求学的学子源源不断的赶来,一时倒也愁坏了我那帅老爹。

早饭时,我低头喝着面前的清粥,听父亲抱怨着书院最近的事情,那表情真是丰富,一会喜悦一会愁的。娘亲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老爹,只好不时的为老爹夹上一筷小咸菜,乘上一碗粥。

在被美人娘亲纠正一下坐姿之后,我抬起头,看着老爹道:“爹爹,既然住不下就让他们自己花钱去租房子住呗”

老爹笑骂道:“小丫头懂什么?今年不知是何原故,来求学的学子比往年多出几倍,让他们分散居住,为父可是不放心他们的安全呐”

美人娘听完后也是点了点头,笑着道:“这些孩子背景离乡的,在家也都是些金贵的主,随便找个地方住既委屈了他们,又让人担心安全问题”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他们既然有缘做了我的学生,我也应该多多照顾他们,可是书院哪儿来的如此多地方,让他们居住呢”看着老爹哎声叹气的样子,娘亲笑道:“夫君也是急了一些,城东咱们不是还有一间院子。虽然不如祖屋这般宽敞,但稍微修整一下,还是可以住下些许人的。只是那房子,几年前被一家外来人给租赁了去,不知道对方肯不肯提前搬走”。

“呵呵……对,夫人不说我倒忘记了,今日我就去与那户人家说和说和看,如果能提前收回房子,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安排。”

午后我在娘亲的陪同下正画绣纹时,老爹派人回来与娘亲拿些银钱,说是那户人家同意提前退租,只是需要赔对方些许银子的损失。美人娘算算差不多,又看了老爹亲手写的条子,就让人取来银两交于来人,事情总算解决了。

接下来就是忙着修改布局,虽然一切费用都是尽量节减,但还是花了不少钱财。最后爹娘商量之后,只好按院子大小向这些有钱公子们收取费用,这些人也不在乎银钱的多少,只要能住的安全舒适,又可以安排下他们随身带来的大量仆从即可。

娘亲又从府里挑选出两个手艺不错的厨娘,派去那院子专门为这些学子准备饭食。这两个厨娘,其中一个就是府里厨艺最好的翠娘。我听豆蔻提起过她,好象有个女儿叫小凤的,是在这街上的孙府中做仆佣的,一直不被主子善待。

趁着府里有外派的任务,这翠娘就大着子胆向娘亲提出请求,想让自己女儿小凤可以到府中来伺候,如果府里实在安排不下人,就开恩能让自己带着女儿,去伺候那些少爷也可以。娘亲也知道那丫头的遭遇,就同意让她把女儿接到府中来,但却提出,一个女儿家出入那院子总是不方便,就先委屈点到厨房帮衬着,以后有了空缺再行安排。那翠娘听闻娘亲的话后,感激的话说了大一箩筐。

没过几天,翠娘就拉了自己女儿来向娘亲谢恩。

就看那小凤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白嫩嫩的肌肤,又生的一双勾人眼,比豆蔻这些人看上去都要美三分。兴许在孙府受了惊吓,拜见娘亲时,就只是低着头,回话时声音也是小小的,娘亲皱眉头让厨房的人把她领了去。然后又吩咐翠娘,让她好生生伺候那些少爷们,做饭菜时,别只按照本地的口味做菜,最好可以按照每个人的口味做,毕竟这些都是要收钱的。

呵呵,原来我家娘亲也是一个要钱的主啊。

书院学子层次的改变,给府里带来一大笔丰厚的收入,情况有了明显的变化。

虽然收入丰厚起来,家里也不用再为那些金钱的事发愁,但娘亲依然勤俭持家,相夫教子,没有丝毫骄躁之态。

97

无尽相思风

你一笑似风凭栏手捻半缕情思无尽相思意风吹乱心田绕床弄青梅迄今更无嫌猜长忆甩袖满落英低眉掩了悠思轻叹一曲长相思意今霄你我相知相识遥遥相望无涯风过画楼许下了誓言长相思意唱尽浮生执手相知相识尽近百年知我意感君怜缘来此情需问天展眉笑持笔相顾环佩轻碰恰如少年风吹无尽相思意相伴左右愿同尘与灰共缠绵缱绻感觉有人在不停的和我说话,我想回应想寻找,但却象死亡光临的那时一样无能为力。。……

作者:无敌南瓜类别:竞技游戏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