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踏春趣事

第七章 踏春趣事

时间:2021-10-14 16:20:07来源:

和秀蔓商议着,挑出来一种淡粉色丝线后,就听小丫头甜甜的对豆蔻地说:“鹏嫂,是也不是女人定亲后,就都象你这样爱念着啊!越发象我娘了!”豆蔻自从结婚了后,就被府人仍称为鹏家的,秀蔓与怡卉就喊她为鹏嫂。当然结婚了日子还短,面皮薄。被怡卉一声鹏嫂叫的满毕竟结婚日子还短,面皮薄。被怡卉一声鹏嫂叫的满脸通红,瞪了怡卉一眼道:“你个嘴碎的,是哪个教你这么说的?看我不去找她去”。。

>>>《无尽相思风》章节目录<<<

第七章 踏春趣事

和秀蔓商量着,挑出一种淡粉色丝线之后,就听小丫头甜甜的对豆蔻说道:“鹏嫂,是不是女人成亲后,就都象你这样爱念叨啊!越来越象我娘了!”豆蔻自从结婚后,就被府人改称为鹏家的,秀蔓与怡卉就喊她为鹏嫂。

毕竟结婚日子还短,面皮薄。被怡卉一声鹏嫂叫的满脸通红,瞪了怡卉一眼道:“你个嘴碎的,是哪个教你这么说的?看我不去找她去”。

小怡卉也不害怕,拉住豆蔻的手摇晃道:“鹏嫂,您大人有大量”

豆蔻看怡卉嬉皮笑脸的模样,笑容稍微收敛一点,严声道:“惹事的时候就用敬语?我可是再叮嘱一遍,见了主子与年长的人一定得用敬语,知道吗?咱们小姐年纪小、脾气好,不和你计较这些。但你也别惯着自己,养出这些坏毛病来,以后出去丢了小姐的脸面就不好了。几天后就是咱山州城的踏春节,到时候你就在府里,哪儿也别去”

秀蔓看着怡卉纠结的表情,赶紧劝道:“怡卉,鹏嫂也都是为了你好,你这两天好好表现,肯定会让你去的”

听完秀蔓的话,怡卉才又甜甜地笑了起来。

“什么事都笑的这么开心!”随着天天横冲直撞的跑了进来,娘亲微笑的掀起门帘走了进来。

见娘亲走进来,屋内的人全都蹲身行礼,我也轻放下固定手绢用的手箍,蹲身向娘亲行了个标准的礼,回道:“还不是说起几日后的踏春节”。

娘亲听后轻笑着对豆蔻等人,说句“免了”。就开心的坐到我原来坐的位子上。把我搂到怀里,细细打量一遍之后,又拿起我绣的桃花儿左右端详一番,才满意的点点头,笑意更深地道:“思儿绣的这花儿,比当年娘亲绣的好多了,这礼行的也周正。”

看我微笑着靠进自己怀里,娘亲摸了摸我的头,对豆蔻道:“鹏家的,你把思儿照顾的很好,辛苦了!”。

豆蔻轻声回道:“是小姐聪明好学,奴婢也只不过是尽了自个本分而已”。

“呵呵,我也不是说客套话,你对思儿的好,我可是一直看在眼里的。所以才动了让你一直跟着她的心思,要不我老早就打发你出去,换别人进来了。”看豆蔻惶恐的表情,娘亲没法,只好又道:“这以后,还得托你多看顾思儿一些。就是她身边这两个小丫头,也得多家管教着”。

我郁闷地抱着娘亲低声道:“娘,您素日里就对思儿严宽相结,女儿学的倒也自在,如果您让鹏嫂再仔细看顾上些,那思儿还有什么快活。”

娘亲闻听我有气无力的语气,才轻抱着我笑道:“为娘知道你懂事,自来也苦了你这小人儿,所以踏春节那天咱就好好松散松散。”

原来踏春节是山州城独有的节日,四年一次,春暖花开时在城郊的“镜心湖”举办。

此时正好天气回暖,到处生机勃勃,人们远足踏青,亲近自然,可谓顺应天时,地利,人和。每年都会有官衙举办的一场比赛,只是比赛项目要到当日才会揭晓,然后在场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赢了自然得到官府的奖金,输了大家也会为你喝声彩。这种为一年风调雨顺的祈祷活动,不但每年让本地人都举家出游,还吸引了很多周遍城市的人来参观。

******************************************************************************************

四月初五,大清早太阳就照地人暖融融的,娘亲选了几个得力的小厮跟车,带着我们兄妹三人向“镜心湖”出发而去。这次与平时不一样,老爹与大哥、二哥三人骑马而行,我和娘亲坐一辆车,豆蔻与绿衣她们几个坐一辆,外加三四个小厮都是端坐车前。

这镜心湖与西湖大小差不多,只是人工气息少上许多,远青山近嫩柳,早开的花儿散播出点点香气,让人不仅心神荡漾。

湖边早已是人头窜动,人群朝比赛专用场地涌去,路上时有衙役在维持着秩序,因此并没有造成什么特别的堵塞。

只见湖边早已开辟出一大快空地,看到中间架着两架巨大的秋千,才知道今年的比赛是荡秋千。我们一行人从马车专用通道直接走到提前租赁来的棚子中,我们所在的棚子不是最中间,但也不偏僻,刚好45度侧面看到秋千正面,应该算是个好位子吧。

我们来的有点晚,只看左右几家棚子里,都已经坐满了人。坐好后,绿衣与豆蔻安将事先煮好的鸡蛋与一些茶点乘好放到前面小桌上,并用边上的小火炉烧上热水,沏好茶水。一切做好后,就站到我们身后侯命。

难得今天满城归戚聚集一堂,中间不时有贵妇人带着自己女儿与儿子过来拜访,娘亲只好带着我们三兄妹回访了几家熟人。回来后才知道,老爹被年前刚到任的县令大人请到中间棚子去了,娘亲笑笑让把老爹的茶撤下去,等老爹回来再上新茶,又转身看着身边着雪白儒生服,已经成长为玉树临风儿子们,满脸骄傲的嘱咐大哥、二哥今天一定要端重,切莫失了礼仪。两位哥哥今天早被那些夫人打量的承受不了,忙点头说是,斯文的坐到一边,静侯比赛开始。

没过多久,又见两位打扮华美的贵妇人,带着一位约十三四岁的少女走了进来。这两位夫人,一位夫家姓萧,丈夫在老爹书院中做夫子,只有一个儿子叫萧宗尘,是大哥的好友,经常跟大哥到我们家来玩;另一位倒是一次也没见过;听萧夫人介绍时才知道,原来这夫人夫家姓慕,是萧夫人的小姑子,这次刚好回家探亲,就跟着来看回子热闹。

她们身边的少女,是萧夫人的长女,叫慕语晨,仔细看去那是一个唇红齿白,纤纤细腰更是不盈一握,配合上优雅的行礼,一看就是经过良好训练的大家闺秀。

大哥、二哥一看有人拜访,早已起身让座,看到有小女客,就站到棚子口上看起了风景。我分明看棚子外萧宗尘探出个脑袋,看到他娘亲在这里,就急将头缩回去,大哥身子一侧就站到了棚子外面,小声与他说起话来。

这边娘亲拉起慕语晨的手端详一番,夸是个好人,慕夫人真是好福气。那慕夫人一句“哪儿”就承受了,一直偷看棚子边的大哥,直到被萧夫人咳嗽几声提醒之后,才尴尬的笑了笑。娘亲心里也明白,就让大哥与二哥随萧宗尘去别出看去,就是注意点安全。三个小伙子行礼之后,转身向远处几个差不多年龄的大男孩走去。

比赛开始,因凌夫人她们所在棚子小,人又多十分拥挤,所以娘亲就留她们与我们共同欣赏比赛,两位夫人谢过就入坐看起了比赛。凌夫人还派人回去取了几样我们这里没有的小点心,样子做的有点粗燥,但味道还算好吃。

我看所有人都被中间的比赛吸引了去,拿起一颗油果子偷偷塞给爱吃的怡卉,怡卉得了果子掰了一半塞给秀蔓,剩下一下吃进嘴里,不动声色的吃完之后,有眼巴巴的看着我,我黑线—-—!!!

随着秋千上的大汉越荡越高,全场的喝彩声越来越高,直到那秋千上的大汗顺着横杠转了两圈,那慕语晨惊呼一小声,又满面羞红的低下头玩弄起自己手上的手绢,再也不敢看那秋千一眼,惹的边上夫人们都轻笑出声音。

97

无尽相思风

你一笑似风凭栏手捻半缕情思无尽相思意风吹乱心田绕床弄青梅迄今更无嫌猜长忆甩袖满落英低眉掩了悠思轻叹一曲长相思意今霄你我相知相识遥遥相望无涯风过画楼许下了誓言长相思意唱尽浮生执手相知相识尽近百年知我意感君怜缘来此情需问天展眉笑持笔相顾环佩轻碰恰如少年风吹无尽相思意相伴左右愿同尘与灰共缠绵缱绻感觉有人在不停的和我说话,我想回应想寻找,但却象死亡光临的那时一样无能为力。。……

作者:无敌南瓜类别:竞技游戏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