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贵客临门

第二十二章 贵客临门

时间:2021-10-14 16:20:16来源:

这晚上厨房寅时就就着火,寅时近半,娘亲房里小丫鬟就来与豆蔻说:“夫人盼咐,小姐该准时起床准备好了!”。豆蔻大约巳时就了回到我房间,悄悄地将秀蔓与怡卉喊醒,两人梳洗打扮后就宁静的坐于在外间。不待见上房中的丫头回来再次提醒后,就拿了烛台走入里间将我喊醒。豆蔻大概未时就已经来到我房间,悄悄将秀蔓与怡卉叫醒,两人梳洗之后就安静的端坐在外间。待见上房中的丫头过来提醒之后,就拿了烛台走进里间将我叫醒。。

>>>《无尽相思风》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贵客临门

这一天厨房丑时就开始起火,丑时过半,娘亲房里小丫鬟就来与豆蔻说:“夫人吩咐,小姐该起床准备了!”。

豆蔻大概未时就已经来到我房间,悄悄将秀蔓与怡卉叫醒,两人梳洗之后就安静的端坐在外间。待见上房中的丫头过来提醒之后,就拿了烛台走进里间将我叫醒。

这时厨房的两个粗实婆子将洗澡水抬进房后,恭敬的退下。豆蔻则在浴桶里撒上几种香花,我披着个毯子睡眼朦胧的被秀蔓扶进梳洗间,被豆蔻抱起来放进热腾腾的水里,洗了个香喷喷的香花浴。在用了一碗清粥之后,就被伺候着穿上里里外外不知道多少层的大红正服,长发也被梳理的整齐亮洁,还在耳后插上了平时从来没带过一次的三头金簪,施粉擦脂后,在额头中央为我点上了红红的梅花烙,又轻抿一下唇纸,最后将那麒麟玉佩带好后才算大功告成。

豆蔻为我装扮完之后又细细打量一会,才感慨的道:“小姐现如今是越发好看了,再也不是多年前那个在府里四处捣乱的小主子了。”听着豆蔻的感叹,看着铜镜中影着盛装华服端坐着的小身影,一种恍惚涌上心头。已经将近五年了,时间过的可真快,不知道自己还能享受多少这样美好的时光,更不知道豆蔻嘴里那顽皮的小主子,是否也如我一般被天神眷顾。

豆蔻说完看我抿下嘴没说话,才又推了推边上发呆的怡卉,笑骂道:“发什么呆呢!现天还黑着,外面凉着呢,还不将昨天烫好的披风拿过来。这点眼色都没有,小姐平日里都白疼你们了。”

被推醒的怡卉伸伸小粉舌,眨下眼睛笑道:“奴婢是看小姐今天这么漂亮,比别人家的新娘子还漂亮,看着看着就呆了!”

豆蔻看看也是一脸呆相的秀蔓才扑哧一笑道:“好了,别耍嘴皮子了,小姐还得赶着去夫人房里请安呢!一会再派人来请就是我们的不是了。”

披上大红滚金边的披风后,才带着秀蔓与怡卉朝爹娘房中走去。豆蔻将我们送到“相思阁”院子门口处,目送我们没入黑夜后,才转身回了房。

几位哥哥早已聚集在爹娘房中窃窃私语说着什么话,我看着众人都是盛装打扮,连平日里素爱穿白衣的风无崖都是一身大红正装,对比到自己的装扮就不算太过突兀了,才稍微放下心来。

看我走进房中后,所有人目光集中到我身上,有惊讶、有开心、有心慰。

看大家都对着我发呆不语,没办法只好微笑着,上前向众人一一行礼。半天后,盛装打扮的娘亲才拉过我的手,心慰的打量着我道:“思儿如此穿着正好,大方又得体,这梅花烙画的也是美极了。”

老爹也是心慰的摸着自己的胡子,点头道:“吾家有女初长成啊!”

听了双亲的话,我低下头轻笑不语,任凭娘亲拿出一副小金豆为我配上。

爹娘看看时间差不多刚好卯时三刻,就带着我们全部移入前厅端坐入位,老爹端坐正位,娘亲带着我与两位哥哥端坐右侧,三位表哥则端坐左侧。

入座后,所有人只是垂目不语,若大的前厅竟是鸦雀无声。垂目的我只感觉一道熟悉的目光一直盯着我不放,于是偷偷回望过去,就见风无崖眨几下眼睛后又抿嘴一笑,笑的我一慌又怕被大家发现,只好赶紧抵下头。

一直端坐到巳时,门外才传来骚动,常宽管家一路小跑着进来说:“八皇子一行马上就到了。”

老爹赶紧带着大家向前门迎去,已经端坐将近两个时辰让我腿都完全麻木了。起身跟在娘亲身后走了几步,就觉的一拐差点跌倒,幸亏一双手及时扶住了我,抬头一看竟然是新杰表哥,只好投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轻点一下头后继续跟上娘亲的步伐。

这条街上早已被衙门禁严,平日里热闹的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所有人站好后,就见远远的一队人走来,皇家御用的明黄色被太阳照射的耀眼生辉。

打头的是十八位骑白色御马的御林军,后面跟着一架八匹马拉乘的金碧辉煌的马车,车后又跟着八位看似是太监样子的人,太监身后又是十八位骑白色御马的御林军。

马车在门前停下,就见有太监上前放好下车凳,掀起车帘,又有一位老太监小步上前双手搀扶着终于露面的“八皇子”。

多年不见,曾经的温和少年虽然还是那么温文而雅,但眼神中却隐约透着几丝精明,全身更是散发出一种不威却让人震撼的感觉,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皇家天威吧。

老爹与娘亲一脸激动神情,带着我们集体跪下磕头行礼,八皇子却丝毫没有皇子做派,上前一手扶住老爹,一手扶住娘亲,笑道:“恒林此次是以侄女婿的身份来拜访的,姑丈与姑母不需行此大礼,该是恒林向两位请安才是。”和气话语让在场诸人都是心神一松,我家双亲大人自然不会让八皇子向自己请安,来回寒暄一番之后,一行人才急忙返入府内。

全部人进入大厅之后,我们所有才一一上前行礼,新城表哥他们自然与之熟悉,倒也没说什么客气话,只是笑问了几句来山州的路上可还平安,又问了问几时回京的话。

倒是在大哥与二哥上前行礼时,那八皇子显的格外亲厚,向老爹问了几句大哥平日里功课如何。待知晓大哥将参加明年的科举后,笑的更加开心起来,还让随身太监给了大哥一套御用文房四宝,说是希望大哥可以金榜提名。

在我与风无崖上前行礼时,那八皇子却无语端详了我们半天,在我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时,才听上头发出几声闷笑,才听道:“无崖近来可好?我道是今日你如何这般乖巧,原来是在你未来媳妇面前卖乖了。”

又是几声闷笑让我头大了半天,才想起风无崖每年都会随姨丈进京向皇帝请安,自然也就与八皇子交好,开这几句玩笑也不过是拉近彼此关系罢了。偷瞄了边上的风无崖一眼,那小子竟然脸上还泛着丝丝红晕,一看就是给人说中心事心虚的表现,就听他轻咳一声,语带不满的回道:“八哥别开小弟玩笑了,没看小弟这还跪着呢!”

八皇子也不生气,又笑道:“平日里被你父亲罚跪几时辰都没见你皱下眉,今个怎么就这么急了?我看是心疼你媳妇跪着吧!”这话不光听的边上风无崖咳嗽加剧,就连我家双亲与在场诸人都是咳嗽起来,我则是早已经将头低的不能再低。

八皇子见气氛和谐轻松起来,才笑着说快些起来吧,然后让随身太监搬了两个小矮凳,让我们两人上前坐到自己身边。

坐下后的我心里长嘘一口气,才又听到那八皇子对着我家老爹赞道:“素闻姑丈博学多采,姑母家教严格,膝下三子更是年少聪慧,今日一见果然不差。”看老爹与美人娘急忙起身客气,才笑道:“相知贤弟年方十六,即将入京赴试,切不说中与不中,就是这等气魄也叫人羡慕。相忆与相思皆年幼,却也是临威不乱,一派大家风范。这些可都是姑丈与姑母的功劳!”说的我家双亲是眉开眼笑,满脸心慰的看着我们三兄妹。

又说了一会闲话,才挥手将众侍卫及随身太监打发下去,只留下先前的那位老太监一人伺候,见闲杂人等都退下后,八皇子才收起笑容起身躬手弯腰行礼道:“前些日姑丈快马送良策,解恒林于危难之中,恒林自是感激不尽……特此向两位长辈行礼以示谢意!”

老爹眼见着即将成为太子的八皇子向自己行此大礼,惶急道:“八皇子身高位贵不必如此,快些起身吧,休要折煞老夫!”。旁边美人娘也是心疼的道:“只要宁儿过的好,我们做什么都是应当的!八皇子不必委屈了自己。”

八皇子见两位长辈都是面露难色,也不好再说下去,只是又说了些关于新宁表姐的话,说是一切平安,自己出京前还让自己转达对两位长辈的问侯。最后则拐弯提出此次大哥进京,自己定会多加照顾,而老爹只需安心打理书院,按照现在书院的名气,有待一日必定展翅。

话说的隐晦,但传达给老爹信息已是足够了。

午时有太监于门外禀告说皇子该起程了。双亲挽留对方说待用过午餐离去才好,但被婉言拒绝,一行人只好将八皇子送出府门,又是一番磕头行礼后,才目送队伍离街而去。

一大清早就开始折腾,早让我又饿又累,精神不济的用过午餐之后,就赶紧回房小憩起来。

隔了两天八皇子又派太监来报说,明日即将起程赶赴青州,所有人都不必再前往送行,爹娘得了信后,在其离开之时便不再前去送行。

风无崖也不急着回青州,说是等大表哥他们起程后再回不迟。爹娘只好安排人送信回青州,向姨丈与姨娘报个平安。

97

无尽相思风

你一笑似风凭栏手捻半缕情思无尽相思意风吹乱心田绕床弄青梅迄今更无嫌猜长忆甩袖满落英低眉掩了悠思轻叹一曲长相思意今霄你我相知相识遥遥相望无涯风过画楼许下了誓言长相思意唱尽浮生执手相知相识尽近百年知我意感君怜缘来此情需问天展眉笑持笔相顾环佩轻碰恰如少年风吹无尽相思意相伴左右愿同尘与灰共缠绵缱绻感觉有人在不停的和我说话,我想回应想寻找,但却象死亡光临的那时一样无能为力。。……

作者:无敌南瓜类别:竞技游戏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