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老鼠磨牙

第二十八章 老鼠磨牙

时间:2021-10-14 16:20:19来源:

大年初三那天下午,老爹将宋天翔详细介绍给族人,禀明了将其收为义子。几位老先生可能会不太不满意老爹收一个商人之子为义子,得紧吹了几回胡子。我家老爹全当没看见了,对自己的做法一直坚持究竟。而已当日让娘亲准备好了最上等的菜肴,还特地掏出府中精心收藏多年的好酒,族中几位我家老爹全当没看见,对自己的做法坚持到底。只是当天让娘亲准备了最上等的菜肴,还特意拿出府中珍藏多年的好酒,族中几位老先生因我家虽在族内,但实在是即将出五服,不太好多加管束,又见宋天翔礼道十足,几杯下肚后也就当没发生过了。。

>>>《无尽相思风》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老鼠磨牙

大年初二那天,老爹将宋天翔介绍给族人,禀明已经将其收为义子。几位老先生可能不太满意老爹收一个商人之子为义子,好生吹了几回胡子。

我家老爹全当没看见,对自己的做法坚持到底。只是当天让娘亲准备了最上等的菜肴,还特意拿出府中珍藏多年的好酒,族中几位老先生因我家虽在族内,但实在是即将出五服,不太好多加管束,又见宋天翔礼道十足,几杯下肚后也就当没发生过了。

初三风无崖到我家出门时,族内老人对他也是熟悉的,就用了各种由头生生让他喝了个大醉,以示客贵。

对于风无崖喝醉后总喜欢蹿到我房里睡觉的事,秀蔓她们则已经见怪不怪,早早就是铺好了床褥等候。果不其然,午时末酒席撤了后,就见他东倒西歪的在贴身侍卫扶持下来到相思阁,在院门前将那侍卫一脚蹬开,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走进屋子,摸到床边爬上chuang抱起被子大睡起来,那模样让我们几个笑了个好半天。

豆蔻让秀蔓她们小心伺候他脱了靴袜,又让人去厨房拿来醒酒汤,放在外间小火炉上细细熬着,备着风无崖一醒来就可以饮用。见没什么事了,我才带着秀蔓她们来到娘亲房中,见老爹也是烂醉,娘亲等人都是忙着照料醉态十足的老爹,三人只好又朝书房中行去。

路上撞见来陪客的宋天翔,一人坐在亭中独坐出神。因现在已经有了兄妹名分,所以也不用特别避讳。大方地上前行了个见面礼,回过神来的宋天翔先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然后眯眼看了看我,才笑道:“原来是小妹,为兄还没好生谢过小妹那天帮忙的情义呢!这个就权当为兄的谢礼吧。”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方类似印鉴的东西,我拿起看了才晓的这是“彩衣坊”东家之印。于是急忙将之归还,有些恼怒,用了比往日要高些的声音回道:“我可没帮我过兄长什么忙,那些可都是兄长凭己身之力得父亲赏识。相思本以为兄长是稳重之人,现何以将此重要之物随意送人?岂不辜负了父亲寄于您的厚望。”

手放在印鉴上来回摸索的宋天翔听了也不恼,反而很阳光的微笑起来,笑了好阵子才笑中有泪道:“我宋天翔何德何能,本来只想奉养父母好生度日,却在分家之时心肠被伤了个烂透,一路走来只是一口气支撑着。如今义父义母对我亲厚有加,二哥更是真诚相待,小妹年幼却也是懂事乖巧,而我却已是伤痕累累,是幸还是不幸?”

看着面前带着几分醉意的少年,笑中有悲的脸上带着实在不应有的沧桑,让人不由心生不忍,看来这段日子着实让他吃尽了苦头。定是一个人到处碰壁,识尽人间百态。加上被自己原本该是互相扶持的家人处处打压,那是怎样的无奈与伤心?

吸下鼻子,抿嘴笑了笑道:“人生不如意本就十有八九,兄长如今已吃过了酸甜苦辣这道人生汤中的酸苦辣,那后面其不就是只有甜蜜?所以兄长实不应悲苦难抑,而应该是高兴。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有咱这一大家子人了。”

听完我的话,宋天翔直直看着我一眨不眨,目光中泛着看不清的精光,半天后才笑起来,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语气柔和的道:“我比二哥小几天,小妹以后就叫我三哥吧。”

“恩……三哥”世间还有什么更能打动人心的,是那真诚的笑容与暖意吧。

“恩!”一瞬间亭子也因那真心的笑容而熠熠生辉起来。

此时有小丫头来报说:“小姐,姑爷醒了,派人四处寻小姐呢。”

听完回报我仰天一望,心中一叹,只好笑着让她快些回去,只说我马上就过去。然后对宋天翔抱歉地道:“今个一家子全都是醉了,三哥也回房喝碗醒酒汤醒醒酒,休息一番,千万别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万事现在都有家里人帮衬着呢。”看他笑着点点头,就把秀蔓留下让她照料仔细了,自己则带着怡卉往相思阁行去。

回了房见风无崖正睡的香甜,才疑惑的看看豆蔻她们,豆蔻笑着说:“也不知姑爷中间怎么就醒了,还起身到处找小姐,待奴婢派人去寻了,姑爷又倒头就睡起来了。方才姑爷让奴婢去他房里拿什么盒子,奴婢这就去看看。”

点头看着豆蔻走出去,怡卉也到外面照看那醒酒汤去了。一个人想想也是好笑,笑了一会才坐到床边看熟睡中的风无崖。与宋天翔八面玲珑不同的是,他身上总有着一股子傲气,一股子倔强,即使受伤了也不会与别人说起,一切都只在我一人眼前肆无忌惮的表露出来,让人看了也是格外的心疼。

拿起边上温热的毛巾,轻轻为他擦拭额头的薄汗,秀气无瑕的小脸因为不适而转头避开。看他好看的眉头皱的实在厉害,不自觉的就将毛巾放到脸上试了下温度,微微的凉意却也惊醒我正在做什么,赶紧放下毛巾起身走向外间寻怡卉。

刚起步手却被暮然抓住,转头一看却是不知何时醒过来的风无崖。诧异的看着他还睡眼朦胧的模样,上前问道:“怎么醒了?再睡一会吧,我去外间看看给你热着的醒酒汤。”

话音刚落,猛然被拖进一个铿锵有力的怀里。被他大力的拥抱勒的生疼,只好挣扎起来,越挣扎被抱的却更紧起来。

认命的停止挣扎,默默的不出一声,只闻着那隐约被酒味覆盖住的薄荷青草味,想着他又是因为什么事犯起混来,看他刚才难受的模样怕不是做了什么噩梦吧。

时间在沉默中缓缓流过,许久后才听他语气中难抑悲伤的说道:“娘亲前日里吐了好多的血,那血染红了我的袍子。思儿,我好怕,怕娘亲就这样去了,留下我自己一个人。”

我顾不得礼仪,张大嘴瞪大眼抬起头看着皱眉不解的风无崖,心内被这个消息撞击的生疼,半天后才结巴的问道:“怎么会这样,姨娘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怎么会这样?”

“都是那女人搞的鬼,前段时间无若得了风寒,娘亲日夜照料,本就劳累异常,但看她慢慢好转,娘亲因着高兴连身子也好了许多。却不知那女人在父亲面前说了什么,当晚父亲就硬是将无若抱走。无若自生下就跟着娘亲,从未见过她亲娘,到了那里就总是哭闹,当夜大夫就说情况不好,娘亲闻后当场就吐了血。”听他说完才知道又是那六姨太的事,想她也着实可怜,自那年生下女儿后,硬是连一面都没见到就直接被老太太派人抱走。女人最重要的东西被抢走,任谁也承受不了,所以她这几年也一直为这事闹着,因有老太太压着所以才一直不敢闹的太厉害。看来这次是借着无若生病之事,蹿道着姨丈将无若抱回自己身边,不过难道老太太不管这事?

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风无崖叹口气道:“能不管吗?奶奶先是派人将无若抱到自己房里,又让人把那女人看起来,不准她出院门一步。可娘亲的身子终归是坏了,父亲这两天倒是都陪在娘亲身边,不过却也不见有起色。思儿……以后我们也会象爹娘那样吗?为什么爹娘就不能象姨丈与姨娘这样呢?”

还有什么为什么?还不是女人多是非多的,哪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丈夫。觉的这时候实在是给他打个预防针的好机会,想了想才回道:“那可不是我能改变的,那得看你以后如何做了。若你象姨丈那样,我们就是万劫不复!若真有你想娶别的女人的那一日,你就以七出之条里的嫉为由休了我如何?”

刚打完预防针还没看效果,就被猛的抱进怀里,撞的小鼻子是一阵生疼,鼻子酸酸中听风无崖急急的道:“不会的,我不会让你走我娘的老路,我的思儿天生就该被保护被宠爱的。”

听了他信誓旦旦的话,为自己竟然利用大姨娘生病的机会给他打预防针而汗颜,遂微笑着摸开他紧皱的眉头,宽慰道:“放心吧,姨娘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何况现在姨丈不是一直都陪着姨娘吗?过段时间姨娘定然会好起来。你要坚强,要在姨娘面前表现的高高兴兴,那样姨娘看了也会宽心的。”

“恩……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只是刚才做了噩梦,太紧张罢了”说完美若桃花的容颜上浮起两朵桃花,红了两人的脸。

看他心情似乎比刚才好了点,才闷声道:“好了,快点放开我吧,让别人看了我闺誉全没了,到时候就是想嫁你也嫁不成了。”

听出我好心提醒他的话里没什么好气,他竟然扑哧一声笑出来道:“你这么个小不点哪儿来那么多事,若真有那一天,我就不做什么小公爷了,天大地大,总会有地方让我们可以过活吧。”

我也跟着扑哧的笑出来,狠狠拧了他的腰一下道:“当真是不要脸,说那些混话。”怕他又说出什么混话,才急忙出声喊道:“怡卉……你家表少爷醒了,将醒酒汤端进来吧。”

门外怡卉听后急忙应了声:“是……”遂听到外间响起碗碟碰撞声,某人才狠狠瞪了我一眼,将我放开,急急躺回床上,来回挪了挪枕头找个舒服的位置端正躺好。

我偷笑着撩了帘子来到外间,听着身后响起的阵阵磨牙声,不由笑的更是开心起来。

怡卉看我笑的开心,好奇的问道:“小姐可有什么好事?说出来也让奴婢开心一下嘛!”

我眨巴下眼睛,声音略微提高的对怡卉笑道:“方才我房间里有只老鼠磨牙磨的厉害,觉的老鼠也会磨牙当真是件新鲜事,所以才笑的。”

听的小丫头吓了一跳,当场“啊”一声叫出来。里间风无崖则狂咳嗽起来,半天后才高声怒喊:“醒酒汤……”

捧着碗走进去的怡卉还突自嘟囔着:“小姐又乱吓唬人了,房里有老鼠?我怎么从未见到过?”

————————————————————————————————————

嘿嘿,亲们爱死大家了!南瓜一说评论区就好生热闹了一回!!!激动啊~~~希望大家每天看完后,都能把自己感想告诉南瓜。

最后撒花~~庆祝相思风18号可以上主站小封推啦!

97

无尽相思风

你一笑似风凭栏手捻半缕情思无尽相思意风吹乱心田绕床弄青梅迄今更无嫌猜长忆甩袖满落英低眉掩了悠思轻叹一曲长相思意今霄你我相知相识遥遥相望无涯风过画楼许下了誓言长相思意唱尽浮生执手相知相识尽近百年知我意感君怜缘来此情需问天展眉笑持笔相顾环佩轻碰恰如少年风吹无尽相思意相伴左右愿同尘与灰共缠绵缱绻感觉有人在不停的和我说话,我想回应想寻找,但却象死亡光临的那时一样无能为力。。……

作者:无敌南瓜类别:竞技游戏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