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心慌意乱

第十章 心慌意乱

时间:2021-11-02 13:41:50来源:

不、也有可能会是仇人!海棠春古画很多,有些东西是沾着血带回去的。她但是而已海棠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画师,但也幸见过一两幅绝传的古画,必然也不是谈钱就能谈的拢的。真要给钱,整个海棠春都付不起。解时雨心里一刹那闪现出许多念头,准备好将自己从这一切未知的情她虽然只是海棠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画师,但也有幸见过一两幅失传的古画,必定不是谈钱就能谈的拢的。。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十章 心慌意乱

不、也有可能是仇人!

海棠春古画很多,有些东西是沾着血带回来的。

她虽然只是海棠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画师,但也有幸见过一两幅失传的古画,必定不是谈钱就能谈的拢的。

真要给钱,整个海棠春都付不起。

解时雨心里一瞬间闪过许多念头,准备将自己从这未知的情形中解脱出去,可是这些念头还未成形,背后就传来一声刘妈妈的叫声,紧接着就是小鹤的呜咽声。

叫声只从喉咙里发出来一半,很快就消失不见,紧跟着的是两个人倒地的声音。

解时雨回头一看,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把明晃晃的刀。

这刀她眼熟,就连拿着刀的人她也眼熟。

他们在普陀寺见过。

她心里猛的一跳,想到上次在普陀寺不过是和那个年轻人打了个照面,就差点落到被灭口的地步,今天这么大的阵仗,她恐怕也是有去无回。

心中虽然害怕,然而又好像是着魔了一样,想要进去看看。

戴斗笠的人不管劈晕的两个人,知道解时雨才是正主,用刀拦住她的退路,压低声音:“进去。”

解时雨看着刀锋晃动,沉默着往里面走。

那个开门的小厮腿都软了,等他们夹带着被打晕的两个人一进去,直接跪倒在地,哆嗦着手将门插上。

进小门就是花园,春光并不明媚,阴沉沉的不如人意,将花花草草都衬成了枯枝败叶。

掌柜李茂就坐在花园的太师椅中,看他那神情,不像是坐的太师椅,坐的是红孩儿坐过的莲花台,上面插满钢刀。

两个随从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身上都是带着长刀,让他眼前发黑。

在李茂面前放着一张桌子,桌上堆满书画。

解时雨悄无声息的张望,没有见到那个年轻人,反倒是见到李茂的两个心腹也被困在了这里。

刀光剑影之下,没有人敢吭声。

李茂被迫回头看了解时雨一眼,要不是已经哭过一场,此时也要对着解时雨涕泪横流。

背上的冷汗将衣服一层一层的打湿,整个人都怕到了极致。

这些人并没有对他用刑,甚至连一点皮都没碰破他的,可他就是觉出了死亡的威胁。

能在京城站稳脚跟,他也算得上是位顶天立地的中年男人,然而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心想自己要是能够逃出生天,打死也不再做这生意了。

指着他的刀不耐烦的拍了拍,示意他开口。

“画、画放这里吧。”

解时雨连忙将手里的画卷往前递,不用她放到桌上,自有人将画接过去,直接打开。

李茂看着打开的画卷,额头上划过一滴汗:“这、这是仿的定存自的花鸟图。”

“定存自少年时期专于学业,画的多是这种小画,笔力略显不足,画风也比较青涩,解姑娘是新手,正好契合这两点,再加上定存自成名后,自己毁掉了许多少年时期的画,能辨别真假的人不多。”

“也还算值钱。”

解时雨听他说的清清楚楚,正疑惑他在说给谁听的时候,屋子里忽然传出来轻敲桌面的声音。

这声音虽轻,却将人吓了一跳。

她并不知道屋子里有人,先是吓的一哆嗦,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又有人推着她往前走。

开门、关门,她落入一片昏暗之中。

还没等她睁开眼睛看清楚四周的情况,就有一个低沉而且平静的声音在左侧响起。

“过来。”

是他!

解时雨听了这声音,心里就是一跳,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去。

屋中没有点灯,年轻人就坐在阴影里,若有所思的在想着什么,暗淡的光影铺了他一身,让他像一把藏在鞘中的剑,不露锋芒。

他看了解时雨一眼,示意她坐下。

“照着这个纸条仿一张。”

解时雨坐下,心情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亦或是激动,她用手指牢牢捏住笔,辨认了一下纸条上的字。

“我看不清楚。”

年轻人话不多,摸出火折子吹亮,点燃桌上的油灯,他的一举一动都漫不经心,却又十分准确。

油灯黄灿灿的灯火由下往上摇曳,比起在普陀寺那天,解时雨看的更清楚。

年轻人穿一身靛蓝色直身长袍,不带任何配饰,大眼睛高鼻梁,眼睛很亮,然而眼神很漠然,不带一丝感情。

回应她的目光似的,年轻人微微俯身,敲了一下桌上的纸条。

解时雨连忙收回眼睛,去看桌上的纸条。

“天晴无雨,宜北行。”

字写的很平常,比起古画上那些名家题字,并不会让解时雨为难。

她在宣纸上起草了几次,又试了两次,很快找到了运笔的方法。

“好了,”她看着年轻人俯身细看,沉默片刻,没话找话似的说了一句,“我叫解时雨。”

年轻人偏头看她一眼:“我知道。”

简简单单三个字,却让他说出了无尽之意,好像解时雨是圆是扁,早已经在他手掌之中,今天的事情若是解时雨敢说出去半个字,那等着她的,将是比地狱更恐怖的无尽深渊。

解时雨读懂了他话里的意思。

然而这次她并没有胆战心惊,只是心里发慌,这一慌,就干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想着不知道去哪里能见您......”

话一出口,她都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

这叫什么话。

年轻人将纸条收好,在她对面坐下,脸上竟然带出了一些笑意:“见我?”

解时雨见他笑了,心想看来他是既不打算杀她,她又不是全无用处,愿意对她露出一点笑脸来。

想到这里,她稍稍的放下一点心。

“我有件事,想问问大人。”

年轻人看一眼还早的天色:“问吧。”

解时雨抬眼看过去:“您说,人——要怎么才能保守秘密呢?”

年轻人很平静的笑道:“我猜,你没办法让这人死了。”

死人自然是最容易保守秘密的。

解时雨毫不犹豫的点头,并不介意在他面前暴露自己心中的黑暗。

她这个人一向都是不显山不露水,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款她端的够够的,从不让人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然而这个年轻人过于风轻云淡,还见过她涕泪横流求饶的时候,不知不觉,她就将自己那一身伪装给忘了。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