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血海

第十一章 血海

时间:2021-11-02 13:41:51来源:

解时雨放低声音,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更年轻人听了片刻,神情波澜不惊,放佛解时雨就而已很平时的问了他一句“吃了饭也没”。他听完了,貌似对解时雨这个人多了一点儿深入探究的兴趣。“你倘若嫁给文定侯府,一个婆子的威胁,自然而然迎刃而解。”解时雨摇摇头:“我会嫁的年轻人听了片刻,神情平静,仿佛解时雨就只是很平常的问了他一句“吃了饭没有”。。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血海

解时雨压低声音,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

年轻人听了片刻,神情平静,仿佛解时雨就只是很平常的问了他一句“吃了饭没有”。

他听完了,倒是对解时雨这个人多了一点探究的兴趣。

“你若是嫁给文定侯府,一个婆子的威胁,自然迎刃而解。”

解时雨摇头:“我不会嫁的。”

年轻人笑道:“那倒是一件难事。”

“也不见得,”解时雨对这件事早已经在心里思索过千万遍,“文世子在我眼里是个天阉,在别人眼里却是个香饽饽,别人愿不愿意让我嫁也不一定。”

年轻人又看一眼天色,站起来:“你走吧。”

解时雨连忙站起来:“你能不能教我怎么做?”

年轻人给她拉开门,冲着外面一扬手:“嗯,你会知道的。”

解时雨松了口气,往外走去,外面的随从将她和晕倒的小鹤和刘妈妈带了出去,“砰”的一声,门又关上,仿佛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她们逃出升天。

宅子里却忽然传出来掌柜的一声怒骂:“陆卿云!我做鬼也不会......”

不等他骂完,声音就戛然而止,血腥味飘然而至。

屋子里再没有任何声音,海棠春自此凋零不在,解时雨深深吸一口气,空气中水汽浓重,混合着血气从四面八方钻入她的身体。

她第一次清醒的发现自己并不是个好人,竟然对此情形无动于衷,还保持着自己的理智。

不过她认为这也怪不得她,她生于泥泞中,长在算计之下,一路上风雨兼备,不曾见过一丁点阳光。

没有出淤泥而不染,这实在不能怪她。

陆卿云,是他的名字吗?

这一行人不知是从哪里离开的,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她弄醒刘妈妈和小鹤,里面已经恢复了一片寂静。

刘妈妈不知出了什么事,一问解时雨,才知道是遇到了恶徒,不仅抢走了身上的银子,连画都没有留下。

她这一趟损失惨重,不仅荷包里带的一钱碎银子没了踪影,头上手上戴的东西全都被抢了个精光。

想要撒泼大骂一场,然而又怕再惊动什么恶人,只能作罢。

她咬牙切齿,气的要吐血,一颗心几乎要原地爆炸。

解时雨委屈道:“刘妈妈,我身上的东西都没了,咱们快去报官吧,京城地界上竟然出现了这等歹徒,实在是令人害怕。”

小鹤出门一向朴素,只损失了买烧饼的三个铜板,但是也吓得不轻,摸着后脑勺的大包:“是啊,得报官,这青天白日的,实在是太可怕了,万幸姑娘没事。”

主仆两人算得上心有灵犀,齐齐看向了刘妈妈。

“报官?”刘妈妈本也想报官,可是解时雨先提,她心里便莫名觉出了阴谋的味道。

她觉得解时雨一肚子心眼,去报官必定会有问题。

仔细一想,也确实有问题。

姑娘是她带着出来的,解夫人这么好面子的一个人,闹到报官,解夫人一定会把她赶出去。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觉得自己看透了解时雨的阴谋诡计,堪称火眼睛金。

丢这么点东西算什么,只要她有解时雨手没断,银子多的是。

她心里一会儿功夫转过好几个念头,拿出奶娘的威严:“报什么官,姑娘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快回去。”

解时雨没有回头。

这一条财路已经彻底断绝,而且随着海棠春的血案,很长一段时间,这里将布满眼睛,在暗处窥视。

解家仍旧冷清平静。

夜晚来临,灯火熄灭,只有解时雨的西院还亮着一盏孤灯。

小鹤也已经睡了,解时雨坐在桌前,将刘妈妈的那一钱银子绞碎收好,其他能烧的烧,能毁的毁,不留下一点痕迹。

处理完了,她睡不着,随手写了几个字。

她在等陆卿云说的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知不觉她又写了个天晴无雨,然而她看着手下的字,忽然发现有点不对。

雨字下面的四个点,那一张纸条是一模一样的。

那不是写出来的,而是用什么东西印上去的。

这是一种防止被仿造的手段!

而她仿的,就算刻意模仿过,也会有些微的差异。

她猛地站起来,想去告诉陆卿云这件事,重新再给他仿写一张。

但是刚站起来,她又觉得不对劲。

陆卿云不会犯这样的错。

“这个字不难仿,但我是新手,仿的再像依旧会有一点破绽,难不成他要的就是这一点破绽?”

她忽然想到一个可能。

“收到字条的人若是个疑心很重的人,一定会仔细查看真假,在发现这是精心伪造的假消息后,还会北行吗?”

“若是我,便会按兵不动了,那递这个消息出来的人,却又在等着收信人前去,搞不好还是救命的要紧事,然而却没有等到人......”

这是一招离间计。

不费一兵一卒,就将这两个传信的人给离间了。

她放下心去,松一口气。

然而还没等她这一口气彻底松懈,东院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整个西街都被这一声叫喊声给惊醒了。

是刘妈妈含糊不清的叫声,这声音只叫了一下,之后就变成了模糊的低吟。

解时雨迅速将灯吹灭,大步走到门前,却没有立刻出去,而是等到外面闹哄哄点起了灯,所有人都开始粉墨登场,她才打开了门。

小鹤满脸惊慌的站在门外,伸手去扶她:“姑娘......”

解时雨扶住她的手:“别慌,夫人不是来了吗,我们过去看看。”

西院这边一点灯火都没有,而东院却已经亮如白昼。

灯笼一个接一个的晃动,解时徽脸色惨白,连滚带爬的扑进解夫人怀中。

她吓坏了,抖成了筛子。

而解时雨像是个幽灵,悄无声息的混入了人群中,默不吭声的往耳房看。

这是刘妈妈的屋子,平日里布置的十分舒适,此时却是一片血海。

刘妈妈趴在床上抽搐,血从她的口中往外流,地上还有一截暗红的舌头。

连她的十个手指,都被斩落在地,断口处是白森森的骨碴,看的人触目惊心。

她已经疼到麻木,只有心口在突突的跳动,耳朵轰隆作响,眼前所有景象都是虚幻的,像是在梦里。

“啊......”

连发出的声音都是破碎不明的。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