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笑里藏刀

第十二章 笑里藏刀

时间:2021-11-02 13:41:52来源:

望着这一番景象,解夫人惊出一身冷汗,都忍想去依附于身边的老爷解正。却解正表面上是个严父,却并不顶天立地,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软蛋,不但不能够让她靠,还需再靠下别人。“报官、快去报官。”他说着就以明天还得上值为由,准备好迅速逃出这个魔神场。然而解正表面上是个严父,却并非顶天立地,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软蛋,不仅不能让她依靠,还需要再依靠下别人。。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笑里藏刀

看着这一番景象,解夫人惊出一身冷汗,忍不住想去依附身边的老爷解正。

然而解正表面上是个严父,却并非顶天立地,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软蛋,不仅不能让她依靠,还需要再依靠下别人。

“报官、快去报官。”

他说完就以明日还要上值为由,准备迅速逃离这个修罗场。

不等他走,外面就有人进来通传,说是马军司都虞侯庄景来了。

解正一听,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琢磨着一个老妈子的死,还能惊动马军司的都虞侯?

军马司乃是侍卫亲军三衙中的一衙,分管内城,防盗、防火、防贼寇入侵,每一衙都有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侯。

品级不算多高,然而分领禁军,兼管厢军,权势非常大。

虽然不对劲,但是他在为官一事上,没本事没出息,每每望洋兴叹,叹到现在,开始“看透”,突然间要他思索官场上的弯弯绕绕,他脑子就是一团乱麻。

好在乱麻之中,他还有一把维持自己威严的大刀,转身对着家中女眷怒喝一声:“还不快回避!”

解夫人立刻反应过来,带着人就往解时徽屋子里走,解时雨正要不声不响的离去,然而解夫人却看见了她,为了维系自己贤良的名声,将她也拉了进去。

小小一间闺房,顿时挤满了人。

解时徽吓得直哆嗦:“娘,我怕。”

她是真的怕,刘妈妈就住在她屋子旁边,竟然有贼人这么不知不觉的进来将她割了舌头,切去手指,那岂不是也能悄无声息的把她给杀了。

刘妈妈还没死,呜呜咽咽的叫唤,血腥味也从外头钻了进来,和屋子里的香气混为一体,令人窒息。

丫鬟婆子都怕成一团。

解夫人勉强镇静下来,拍了拍解时徽的背:“没事,娘在,庄大人来了,没事。”

话是这么说,她自己也吓得够呛,两只手都是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她是个内宅妇人,平生最大的乐趣就是辖制解时雨,这种血腥场面,也是照样两腿发软。

唯一不发软的就是解时雨。

她低垂着头,装出一副惶恐受惊的样子,心想原来这就是陆卿云的办法。

既然不能让她死,那就只能割掉她的舌头,叫她口不能言,斩断她的手指,让她手不能写。

不仅如此,她忽然发现在足够强大的力量面前,一切的勾心斗角都是徒劳。

若是她能拥有像他一样的力量......

只是现在容不得她深想,外面已经响起了整齐有序的脚步声。

解夫人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去:“来了。”

侍卫亲军都来了,不管这家里进来了什么魑魅魍魉,都不怕了。

她甚至开始打起精神,让人往香炉里加了一把香,倒了热茶。

三位主子一人得了一杯热茶,侍卫亲军加上热茶的抚慰,连解时徽都安静下来,乖乖坐在一旁,从撑开些许的窗缝往外瞧。

所有人都在从这缝隙往外看,想看看这位都虞侯是什么模样。

外面灯火通明。

不是解家的灯,而是马军司的灯笼,一个接一个,将这小小的院子都占满了。

大夫匆匆而来,在耳房忙活。

庄景笔直高挑,穿一身笔挺的团领衫,离地五寸,若是不看这身衣服,单看他面孔白皙,两个梨涡,不像是武官,倒像是位年轻有成的文官。

他带着笑意安抚惴惴不安的解正:“解大人不必紧张,按说这是厢军前来巡视,不过今天正巧出了一桩血案,我们就在这附近,就来了。”

解正一边忍着刺鼻的血腥味,一边干巴巴的笑。

庄景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解正一丝一毫都没听出来,今天出了血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惊动您几位真是不好意思,这老货我估计是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闹的家宅不宁,这也是我治家不严,你们尽管查。”

他只能请他们耳房查看,不管他们找到什么,都可以带走。

令人意外的是,他们竟然屁都没找出来。

看着侍卫们空着手鱼贯而出,庄景依旧是笑眯眯的,那表情无懈可击,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解大人,我有话想问一问你家中女眷,你放心,其他人都回避,只我一个人问话,不知方便不方便?”

这一看便是灭口的活,可不是什么私人恩怨。

他态度又和气又客气,不过解正也不敢真当他是客气,立刻就点头应了。

屋子里的解夫人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立刻起身,想找一架屏风挡一挡,可惜她目光转了一圈,沮丧的发现这里是西街解家,不是玉兰巷,并不能随时随地拿出玉石、大理石、黑漆的屏风。

正房里倒是有一架八扇海山崖折屏,可此时也无法调动过来。

在她踟蹰间,庄景已经推开门,站在了门口。

他脸上的笑就像是被玉石师傅刻在了脸上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挂着的,笑意盈盈的冲着正中的解夫人一点头,他的目光已经将屋子里的人都看了一遍。

屋子里有两个老成干橘皮的嬷嬷,两个丫鬟,还有两个小姐。

其中一位小姐因他突然推门,扑入解夫人怀中,披风中露出一角白色。

看模样是匆忙之间从床上起来的。

而另外一位钗环尽卸,黑而浓密的头发散在脑后,身上的衣裳整整齐齐,随时都能见外人。

眉目低垂,暗沉沉的烟火下,一点红痣仿佛带着魅意。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脸上没有血色,显出几分苍白。

庄景心猿意马了一下,觉得这样貌很合自己的心意,不过也只是一下,他就立刻平静下来,先办正事。

他要问的话也很简单,无非是刘妈妈去了哪里。

很快他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因为刘妈妈今天去了专诸巷,还是和这位长着观音之的姑娘一起出去的。

哦,不对,还要加上她身边的那个小丫鬟。

他笑眯眯的看向了小鹤,不让别人说话,只让小鹤说在专诸巷的事。

解时雨虽然不声不响,却一直紧紧盯着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庄大人,见他在听到专诸巷眼睛冒出两点凶光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人不简单。

不过不要紧,刘妈妈不能说不能写,而小鹤什么都不知道。

禁得住盘问。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