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各怀鬼胎

第十八章 各怀鬼胎

时间:2021-11-02 13:41:55来源:

文郁望着解时徽娇小玲珑的身影彻底看不见,才回过头来去,应对来的那些人。一面应对,他一面想解家两姐妹,倒也算是上两朵姐妹花。解二姑娘害羞很乖巧,一张小脸清秀娇俏,却他总觉得小家子气了些。貌似解大姑娘,他昨天远远超过的窥探了几眼,就见她脖子纤细纤细,发髻上的一面应付,他一面想解家两姐妹,倒也算得上两朵姐妹花。。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各怀鬼胎

文郁看着解时徽娇小的身影彻底不见,才回过头去,应付来的那些人。

一面应付,他一面想解家两姐妹,倒也算得上两朵姐妹花。

解二姑娘腼腆乖巧,一张小脸秀气可人,然而他觉着小家子气了些。

倒是解大姑娘,他今天远远的窥视了一眼,就见她脖子纤细修长,发髻上的金饰在她容光照耀下几乎成了太阳光,眉心那一点痣,让她成了个菩萨相。

她神情沉稳,不娇也不怯,既经得起富贵荣华,也经得起风吹雨打,是个能掌家的大女子。

他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没有找错人,解时雨就是按照他心里的样子长的。

至于解时徽,他转瞬就抛到了脑后。

而解时徽一路狂奔,顶着文郁的披风回到客房,从里间房门进去之后,立刻将披风卷成一团,让青桔找了东西包好。

青桔都没来得及看清这披风是男还是女。

“姑娘,您的脸怎么这么红,蝴蝶扑着了吗?”

解时徽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勾散了的头发,小声道:“扑着了,又跑了。”

春潮涌上她心头,并非涓涓细流,而是开闸放水一样猛烈,将她冲了个心花怒放,满脸发烧。

可是紧接着她就想到自己不过是西街解家的一个小丫头,文定侯府随便一个都比她尊贵,她这梦做的实在不切实际。

想到这里,她不禁涌上来一股酸楚之气,眼泪滔滔的聚集在眼眶里。

外面的戏依旧唱的热闹,咿咿呀呀,说不清唱的是什么,只觉得这调子也像是在附和着儿女情长一般。

日夜偏暗的时候,马车从玉兰香鱼贯而出。

解家母女三人今日同坐一辆马车,丫头另坐一辆,三人心思各异,解夫人为了攀龙附凤,已经快要走火入魔,看解时雨的眼神都慈母的令人心惊肉跳。

解时雨被这眼神看的几乎作呕,默默低头将划破的那一处裙子遮掩住。

最先忍不住的竟然是解时徽:“母亲,那文定侯府的花枝姐姐真和气,她身上的禁步也好看。”

解夫人点头:“是啊,文夫人也和气,他们家一看就是积善之家,日后不知道是谁得了天大的福气,能嫁过去做世子夫人。”

她一边说,一边看解时雨。

然而解时雨早已经知道她的谋算,除了在心里嗤笑,连一丁点反应都没有给。

到家之后,就连小鹤都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姑娘,夫人今日失心疯了?居然还让厨房给您熬补汤,从前咱们都吃个鸡蛋都要看眼色。”

解时雨笑道:“不是失心疯,大约是想多了。”

小鹤疑惑道:“想多了什么?”

解时雨卸下钗环:“自然是我会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小鹤立刻不忿起来:“夫人未必以为一碗补汤就能打发您,去年入冬,二姑娘新做了三身棉衣,到您的时候就说家里银钱紧张,让您拿旧棉衣改的,她这做派也只能哄哄二姑娘,不过姑娘也不能跟她撕破脸,不管嫁去哪里,总还得有娘家这个靠山。”

“小丫头,”解时雨亲昵的戳她一指头,“你倒是懂的多,去拿晚饭。”

她心想自己从不和人撕破脸,除非是人要招惹到她头上。

二姑娘也不是省油的灯,除了让她自己心动,谁又能哄得动她。

夜渐渐深了,所有灯火都已熄灭,一向乖巧的解时徽却没有睡。

借着月光,她悄悄将文郁的披风抱在怀里,轻轻一嗅。

她嗅到了很淡的香气,夹杂在她的衣裙中,相得益彰,仿佛本来就是应该在此的。

这淡淡的香气也袅袅的勾勒出一个温柔的人来。

她忍不住用手指摩挲披风,披风不华贵,还是件半旧的,领口上磨出了一圈细细的绒毛,可见是文郁的爱物,常穿的。

上面沾着的全是文郁的气息。

她又低头深深的嗅了嗅,快乐的像是偷油的小老鼠。

经过刘妈妈一事,解家的人入夜也不敢乱走,早早的熄灯休息,然而解时雨敢。

她就站在树影里,从留出来的窗户缝隙中往里看。

解时徽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入了她的眼中。

她像个游魂一般,在黑暗中窥探着一切秘密,此时此刻,她已经从解时徽身上猜测到了许多。

文家已经不肯再更换人选,对她是非得到不可。

世子文郁必定就在更衣处的某一个地方,只是进去的是解时徽,不是她,所以解时徽全身而退了。

不、并没有全身而退,也许落下了某些东西,譬如一颗少女心。

解时雨在黑暗中露出一个冷冰冰的笑容,摊开自己的双手看了看。

接下来,这双手就可以推波助澜了。

手上空空荡荡,可是月光冷冷一照,却像是握了刀一样,锋利的足以回击任何人。

悄无声息地回到屋子里,她也不着急睡,先用帕子将鞋底的泥擦干净,用将这条帕子点了,最后再将灰烬洒到樟树下,只要一场雨就能将这些东西都冲干净。

她毁尸灭迹一般的细致,干完之后又像是攥刀似的握紧笔,在纸上写下许多名字。

节姑也名列其中,这上面写的都是玉兰巷解家出嫁或是未出嫁的女子。

今天那个疯疯癫癫的女子会是谁呢?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划去,最后落在了解召召上面。

解召召是节姑最小的姑姑,出嫁时,解时雨才五岁,嫁的是出过帝师的书香世家朱家。

年龄上只有她最相符。

但是解时雨没有见过她,只听人提起过,之所以提起,是因为解召召两年前过世,解夫人还去吊唁了一番。

一个本应该烂在棺材里的人,却疯疯癫癫的出现在解府,可真有意思。

这也许就该是一个不眠夜,同样没睡的还有文花枝。

她跪在阴森晦暗的祠堂里,祠堂里铺的是石板,又硬又冷,片刻就足以让她膝盖疼痛,更何况她从解府回来就开始跪。

滴水未沾,她嘴唇干涩,膝盖已经麻木,在石板上生了根,要跪到天荒地老。

她没办好事,所以得跪。

肚子里饥饿,心里也难受,她默默的想,这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门外响起脚步声,这脚步声一来,她就哆嗦一下,是怕的,也是恨的。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