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春光

第二十二章 春光

时间:2021-11-02 13:42:04来源:

不明白是补汤的功劳但是婚事的功劳,解时雨的脸色好像也跟随白里透红了出来。她越是白里透红,解时徽就越惨白,她越开心,解时徽就越不开心,她越神清气爽,解时徽就越萎靡不振。到了纳吉那日,居然是文郁亲手前去收礼。那就了订亲,他也也可以无须太过避讳,便在花园她越是红润,解时徽就越苍白,她越高兴,解时徽就越不高兴,她越神清气爽,解时徽就越萎靡不振。。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春光

不知道是补汤的功劳还是婚事的功劳,解时雨的脸色似乎也跟着红润了起来。

她越是红润,解时徽就越苍白,她越高兴,解时徽就越不高兴,她越神清气爽,解时徽就越萎靡不振。

到了纳吉那日,竟然是文郁亲自前来送礼。

既然已经订亲,他也可以不必太过避嫌,便在花园里见解时雨一面,而解时雨竟然害羞起来,一定要拉着解时徽一同前去。

文郁脸色不是很好,眼睛下面还有些许乌青,人也瘦了许多,衣裳从肩膀上往下荡,显出一种病弱的儒雅。

站在花园里,他笑着向两姐妹拱手:“二姑娘是来监督我的吗?”

解时徽连忙摇头,腼腆一笑,又紧紧抓住解时雨的手。

她今日头上戴的是珍珠,身上穿的是月白色衣裙,越发容秀可爱,小巧玲珑,莹莹放光。

反倒解时雨穿的是秋香色的旧衣裳,打扮的也十分朴素,头上只插了一根素银簪子。

饶是如此,文郁的目光并没有看向解时徽,他越是不看,解时徽就越觉得他非同一般。

他温声道:“这些日子我一直病着,也不知道母亲居然去普陀寺求了……委屈大姑娘了,我如今身体渐好,大姑娘放心。”

言下之意,便是让解时雨放心,他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解时雨也不愿意他死,因此笑的和和气气:“世子说笑,无论如何,都是我高攀了。”

文郁从袖中取出一个黑漆首饰盒,递给解时雨:“我不能亲自去捉一对雁来纳吉,除了那些小礼,这算是我自己的一点小心意。”

首饰盒不重,解时雨拿在手中,一边道谢,一边十分诚恳的和文郁敷衍。

他们两人都是礼貌有加,说的话也是平淡如水,毫无趣味,把站在一旁的解时徽听了个头晕眼花。

偏偏这两人你来我往,好似要永远这么寒暄下去一样。

解时徽恍惚了一下,看着他们两人像是相敬如宾了几十年,打从心眼里发出一种疑惑:“他们两人的八字为什么会合的来?”

她想要是自己,此时必定要让文郁坐下,问他身体如何,吃的什么药,看了几个大夫。

母亲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八字也送过去给文定侯府合一合呢?

兴许她的八字比解时雨的更好啊。

她很想去问问解夫人,可她不能去,她乖巧谦虚,怎么能因为嫉妒姐姐的婚事就跑去质问母亲。

正在她遐想之际,相敬如宾的两人已经寒暄完毕,文郁也准备告辞。

解时徽随着解时雨茫然的往前走,准备送文郁出垂花门,脚下不知怎么一个踉跄,整个人都扑了出去。

解时雨惊呼一声,小鹤和青桔离的太远,一时间也赶不及,好在文郁就在一旁,拦腰将人揽了起来。

人还没站稳,文郁就已经将手收了回去。

美人多心计,他不想节外生枝。

而解时徽被他这轻轻一揽,心已经跳成了擂鼓,天气日渐暖和,她为了漂亮,穿的也不多,文郁手上的温度直接透过薄薄的春衫,传到了她的皮肤上。

甚至这短暂的触摸都是有香味的,

这一刻她真是嫉妒的要发狂,一把火从心里往上烧,是嫉妒之火和爱意的混合,烧的她面红耳赤,两眼放光。

文郁太好了,这样一个有礼有节的世家子,除了他再找不到第二个。

她垂着头,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解时雨似乎并没注意到她的心思,将文郁送出去之后,她自然而然的领着妹妹回后宅,顺便将花园中拦路的石子踢进石堆中。

花园里铺的清一色灰色小石子,踢进去的这一枚要大上不少,显得格格不入,也不知是从何而来。

回到东院,解时徽请解时雨再坐坐:“大姐,文世子送的你什么啊。”

解时雨大大方方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根碧玉荷叶莲花簪,小巧精致,莲花上还有两粒珍珠做的露珠。

她拿出来递给解时徽:“你看如何?”

解时徽小心翼翼接过,在手心里摩挲:“嗯,好看。”

看了半晌,她不舍的放回盒子里:“大姐,能不能借我戴一天啊。”

小鹤站在解时雨身后,眉头紧皱,见解时雨一点头,更是气了个七窍生烟,心想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二姑娘得逞,说好借一天就是一天多一个时辰都不行,时间一到她就讨回来。

然而不等她来讨,还没吃晚饭,解时徽便哭哭啼啼来西院赔罪,说玉簪子被她失手打碎了。

小鹤气的差点吐血。

解时徽赔了罪,怏怏不乐的去了解夫人处,解夫人搂着她又安抚了一番。

“不过是一根玉簪花,不值钱的东西,文定侯府多的是,还值得你哭一场。”

解时徽小声道:“母亲,我以后……以后会嫁个什么样的人啊?”

“放心,”解夫人志在必得,“母亲还能给你挑差了,以后你大姐出去玩,我让她都带着你,凭借着文定侯府的关系,必然是个好人家。”

解时徽默默回屋,熄灯休息,才悄悄将那根玉簪拿出来,和披风摆在一起。

凭借文定侯的关系,那就是说她嫁的人,肯定是不如文郁的了。

为什么永远都是这样?

解时雨仿佛就是她的克星,一直以来都要踩住她,压住她,让她无法伸直了腰杆。

她有时候真想大杀一场,摆脱解时雨的围困,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

白天没有烧完的火焰再次升腾,让她忍不住尖声大叫,将被子枕头都扔到地上,狠狠踩了几下。

严嬷嬷从梦中惊醒,想进去看看,刚推了一下门,就听到里面解时徽柔柔弱弱的声音:“没事,我做了个噩梦,不用进来,睡吧。”

一夜风平浪静。

婚事来的急,时间定的更急,就定在四月二十八,就好像文郁随时都会死,必须得立刻用解时雨这尊菩萨压一压。

然而这一切都和解时雨不相干。

她游离在这一场婚事之外,冷眼旁观,不管去哪里都带着解时徽。

哪怕是见文郁。

文郁也并没有马上就要去死,还有余力避开众人带着她们增进感情。

春意越来越浓,阳光明媚到了流鼻血的地步,人和动物全都躁动不安。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