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真

第二十六章 天真

时间:2021-11-02 13:42:06来源:

疯女人立马抬起头,翻弄眼睛望着解时雨。太阳底下,她的眼珠子颜色轻浅,在那空桑麻的眼眶里,放佛玻璃珠子,动作略大一点就能滚出。眼珠子随即轻轻旋转一下,鼻孔抽搐,随即她猛然站出来,一个晃动,又坐倒一直这样。“是也不是六郎派你来救我的!六郎来了吗?他在太阳底下,她的眼珠子颜色浅淡,在那空落落的眼眶里,仿佛玻璃珠子,动作略大一点就能滚出来。。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天真

疯女人立刻抬头,翻动眼睛看着解时雨。

太阳底下,她的眼珠子颜色浅淡,在那空落落的眼眶里,仿佛玻璃珠子,动作略大一点就能滚出来。

眼珠子先是微微转动一下,鼻孔抽动,随后她猛地站起来,一个摇晃,又跌坐下去。

“是不是七郎派你来救我的!七郎来了吗?他在哪?”

她太虚弱,略一激动就喘不过气来。

解时雨注视着她:“朱七郎吗?”

“呸!”解召召狠狠吐一口唾沫,“姓朱的算什么东西,给七郎提鞋都不配!我那时候是没办法才嫁给他,姓朱的穷鬼一个,要是没有我,他能考得上进士!”

说完,她又恶狠狠的盯着解时雨。

“我知道了,你是姓朱的穷酸派来杀我的,他知道我没死,你告诉他,有七郎在,他就是阎王爷也取不了我的性命,他想逼死我,我偏不死。”

气急败坏的发了一通火,她气竭躺在草丛中,低声的呢喃。

“七郎什么时候来?我要出去,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他们都被姓朱的买通了,不肯好好对我,我有好多朋友,等我出去了一定要把姓朱的真面目说出去......我好饿。”

肚子应和着咕噜一声,她干脆闭了眼睛,开始假寐。

解时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对这个疯子没动感情,既不怜悯,也不痛恨。

因为心中毫无波澜,她还能冷淡的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七郎是谁?”

这个七郎不简单,和解召召通丨奸被发现,不仅能全身而退,还能让朱解两家都吞下这颗苦果,偷偷让解召召活下来。

解召召彻底不说话了,经血汹涌而出,像是将她沉在了血海中。

解时雨思绪在她脸上兜兜转转,末了出了这冷宫,穿过小门,回到花园,找了个隐蔽的石台坐下。

小鹤一直紧绷着的心松了口气:“姑娘,要不再往前坐,在这里恐怕看不到李旭。”

“不用,”解时雨揉碎垂在自己脸旁的一朵海棠,“我不爱晒太阳。”

李旭是她的钓饵,不用看她也知道是什么模样。

眼下她想的还是解召召。

她想解召召是在装疯卖傻,又或者是半疯半傻,绝不会疯到不知人事的地步。

一个疯子,不可能还如此爱惜自己这张面孔。

也不可能再见到她,眼里就闪过一丝熟悉的神色。

她在这边阴凉处闲坐,解时徽孤零零坐在花棚下,艰难的扯起嘴角应对节姑。

节姑一听说是解时徽要相看李旭,二话不说,就过来凑热闹。

她既无忧无虑,又没心没肺,衣裳穿的锦绣耀眼,脑袋上插戴的金碧辉煌,身上也是零零碎碎的金玉,将一旁的解时徽衬托成了一朵小白花。

“你瞧我这簪子,上面是个琥珀,好看不好看,等我戴腻了,就送你。”

解时徽听着她叽叽喳喳,眉飞色舞,从头上说到手上,从手上说到脚上,又从脚上说到李旭,她不搭腔,只垂着头一声不吭,等着“走错路”的李旭过去。

她心想自己要看李旭,李旭也必然会看她,有节姑在,李旭未必能看得见她。

若是李旭看上了节姑,那不知节姑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玉兰巷解家家世清贵,积蓄颇丰,又有实权在手,节姑要嫁的人,不是旗鼓相当就是王公贵族,若是被李旭缠上,那可就有意思了。

可惜事不遂人愿。

节姑虽然智勇双缺,但身边的丫鬟和嬷嬷都不是吃素的,在关键时刻,立刻将咋咋呼呼的节姑拉到花从后。

片刻之后,一名身穿蓝色直裰的男子从前方小路上慢慢过去。

他一边走,一边回望解时徽所在之处,这一看,就见花下站着个云雾迷蒙的美人,秀眉微蹙,一双眼睛正水光盈盈的看了过来。

美人美景,他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等回过神来,才发觉不妥,匆匆的离开。

而解时徽,揪着帕子,觉得日光太盛,晒的她心慌。

这就是她能够上的最好的人了吗?

一瞬间她甚至觉得有点绝望,想把解时雨脑门上那颗红痣挖出来贴到自己脸上。

人一旦站过了富贵地,尝过了燕窝鱼翅,穿过绫罗绸缎,再要往那肮脏地方去,就去不得了。

不仅去不得,连闻着味道都觉得污秽。

看人也是如此,美人不分男女,总归是难得,看惯了文郁那般温润如玉的世家公子,解时徽看这举人,就觉得他是泥塑的一般,个子高,却是傻高,看着简直就是个傻大个。

风雅两个字更是无从谈起。

就算前程远大,那也是将来的事,可将来的事谁做的准?

从家世到面貌,从谈吐到风度,样样都不如文郁。

她那一腔爱意,原本还不觉得有多炽热,如今这么一对比,就真的是覆水难收,全泼文郁身上了。

节姑兴冲冲从藏身之处出来:“解二,怎么样,不错吧,我看配你是正好,他个子大,你个子小,互补!”

解时徽被她拉的东倒西歪,依旧是不发一言。

她知道在节姑这一大家子眼里,自己能找个李旭这样的,就已经是天大的福分。

节姑摸着手腕上的宝石镯子,“你没看上啊?难不成你想跟解大一样,走个狗屎运,嫁到侯府里去啊,就算有人要冲喜,你也没那一副菩萨像啊。”

她脸上露出一副天真烂漫的神情,因为娇憨,说出来的话再不好听,也只能说她是对人太亲热,有口无心。

然而这种口无遮拦,也像是一种优待,只有比西街解府能享受。

“你爹就是五品小吏,在京城跟芝麻官有什么区别,李旭他爹可是候补三品,真补上了,还没你什么事呢。”

解时徽手脚冰冷,想笑笑不出来,嘴和脸全都僵硬成一块,心里想把节姑撕碎。

她从牙齿了挤出来几个字:“文世子身体不好,并非良配。”

节姑立刻翻了个硕大的白眼:“你是不是傻,解大是那吃亏的人吗,文郁真要死了,她头一个就不会嫁。”

“难不成你想嫁的比解大还好,那你最差也得嫁到镇国公家里去,他们府上是开国公,从一品,世代袭爵,食万户呢,不过你只能做妾。”

她的话如同一个强而有力的耳光,在解时徽的心坎上甩出来五指分明的巴掌印。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