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破绽

第三十三章 破绽

时间:2021-11-02 13:42:11来源:

“明白了。”“我再给你个嬷嬷和两个丫鬟跟你一同回家去,文定侯府有的是好东西,你要吃要穿,虽然去和文夫人说,这都是面子上的东西,你婆婆会薄待你的。”“嗯。”“受了委屈,别和侯府的人发脾气,晋王是自己有主意的人,他强,你就得弱,要多多的敬他,爱他“我再给你个嬷嬷和两个丫鬟跟你一起回去,文定侯府有的是好东西,你要吃要穿,尽管去和文夫人说,这都是面子上的东西,你婆婆不会亏待你的。”。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破绽

“知道了。”

“我再给你个嬷嬷和两个丫鬟跟你一起回去,文定侯府有的是好东西,你要吃要穿,尽管去和文夫人说,这都是面子上的东西,你婆婆不会亏待你的。”

“嗯。”

“受了委屈,别和侯府的人发火,世子是自己有主意的人,他强,你就要弱,要多多的敬他,爱他,把他当成你的顶梁柱。”

解时徽还略有些糊涂:“那我还能经常回来吗?”

解夫人笑着给她顺头发:“做人媳妇,哪里能常回来,有什么事,就让丫鬟给娘带个话,娘也能去看你,还有这嫁妆,娘再给你补上许多好东西。”

母女两个说了半晌,解时徽总算冷静下来,觉得日子也不是那么绝望。

就算是泥潭,也有解时雨挡在她身前。

她想母亲说的很有道理,自己已经是世子夫人,日后前途自然是光明而又无限的。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总算是有了点笑模样,在解夫人的安排下去小睡片刻。

至于小鹤,才一进门,就溜回了西院,只当自己从没出过这个家门,不肯再去伺候二姑娘。

那文定侯府是龙潭虎穴,她还是愿意忠心着大姑娘。

解时雨这里也没人给她重新配个丫鬟,冷冷清清,小鹤一回来,便轻车熟路的干起了活,一边擦桌椅板凳,一边絮絮叨叨的和解时雨说文定侯府的事儿。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甚至都没有人来叫解时雨,仿佛她是不存在的,彻底的被这个家给遗忘。

直到解时徽和文郁要告辞,解夫人身边的嬷嬷来请解时雨前去送一送。

从花园往外走,解时雨没见到解时徽,却先见到了独自一人的文郁。

这倒是奇怪。

解时雨若有所思,带着三分好奇打量一眼四周,没有看到解时徽。

而文郁见到她,本等着她开口,哪怕是随便说句话,他也能揣摩出一点她心中所想。

也可以不说话,只要她掉几滴眼泪,或是怒气冲冲的瞪上那么一眼,也可以透露出一丝情绪。

然而她是真的很撑得住,在家里也穿戴的整整齐齐,连胭脂都涂抹的恰到好处,笑容端庄,不露痕迹。

文郁微微一笑,和和气气请和和气气的请她坐下:“岳母说是忘记了东西,让我在花园里等等。”

解时雨这才坐下,依旧是一言不发,避嫌的紧。

有人上了茶,文郁喝一口茶:“方才我在外走了走,看到有个卖细果的张五姑和人说闲话,说咱们两家要成亲家她去年就知道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去年我们两家都不曾来往过。”

解时雨的脸默默退了血色。

好在她脸色一向苍白,血色退与不退,都有足够的胭脂掩饰,不至于让文郁看出破绽。

她不再沉默,无懈可击的笑了笑:“妹夫尊贵,没见过多少市井中人,无聊之人的马后炮,威力极大,恐怕连前朝之事都能早知道的。”

文郁笑道:“你说的也是,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卖细果的小贩如今都这么富有,头上还插的起金簪。”

解时雨平静的很:“旁人的家底,我倒是不清楚。”

文郁再要说什么,解夫人已经带着解时徽走过来了。

他站起来,意味不明的一笑,低声道:“你撇的再干净,我也不傻,既然有人早知道,那自然就能知道一些其他的秘密。”

解时雨跟着站起来,脸上既没有慌张也没有气愤,轻声道:“妹夫说的对。”

两人都在对方脸上看到了虚伪。

解时徽期期艾艾的走了过来,并未看解时雨,而是迅速跟着文郁离开。

她觉得这件事自己是有错,但是解时雨也有错,所以她纵然心虚,也认为解时雨应该要原谅她。

文郁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脚步声一轻一重,仿佛是要敲打什么。

而解夫人看解时雨一眼,冷笑一下:“文夫人和世子看来还是喜欢你。”

解时雨冷着一张脸,不再和她装个母女情深,黑沉沉的眼珠子一转,冷笑一声:“是吗?”

冷笑一出,解夫人立刻走了个无影无踪,边走边想,做妾而已,一顶轿子抬走的事,她在这里啰嗦什么。

只不过眼下还是新婚,时候不到罢了。

花园里只剩下解时雨和小鹤,很冷清,也安静的很得人心,小鹤照例的嘟囔两句,跟着解时雨往回走。

这种无人打扰的安静,让解时雨有一种从里到外的清净之感。

事情到此,她也感觉到了久违的快乐。

她想这些人还是不够怕,竟然还在打她的主意。

就因为她弱小,没有人可以依靠,这些人便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她。

哪怕她已经给了一点反击,他们还是觉得可以任意的搓揉她。

还想把她再次的拉进淤泥里去。

可这又凭什么呢。

她难道不是肉体凡胎吗,难道不怕疼不怕苦吗?难道就一定得陪着解时徽在泥潭里呆着吗?

可恨。

对待她的敌人,她自然有许多办法,不会任人摆布。

这个时候,她又想起陆卿云来了,看陆卿云在遇仙楼的手段,她想打蛇打七寸,她得彻底让文定侯府乱起来,没功夫搭理解夫人和解时徽。

她摸了摸怀里还剩下一半的药瓶,莫名觉得这一个小瓷瓶都很温暖,能给她带来一点力量。

第二天一早,解时雨出了门。

她带着小鹤,说自己要去看看脑后的伤,再去看看教她画画的女先生,小鹤便给她收拾好衣裳点心,让马车在门口等着,和她一起出了门。

外头天气越发明艳起来,甚至已经带上了热丝丝的空气,一大早天就蓝的厉害,显然是个大艳阳天。

在西街街口,解时雨让马车停下,去了张五姑的摊子,随意指了一袋炒瓜子:“拿一包。”

张五姑正要笑出一朵花来,却一抬头,就被她的冷脸吓了一跳。

“解大姑娘——你这是......”

这样的解大姑娘,让她感觉很陌生。

“买点打发时间,”解时雨说的很随便,“你知道我们府上的刘妈妈吗?”

张五姑连忙去舀瓜子:“知道知道,听说没熬过去啊,太可怜了,这凶手是不是还没抓到,一想到这事,我心里都有点不安,也不知道她怎么就招惹了这种歹人。”

她利落的将瓜子包好,系好麻绳,递了过去。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