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她的谋划

第三十六章 她的谋划

时间:2021-11-02 13:42:12来源:

文郁捏着茶杯,脸上的柔和之意彻底消失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解时雨听他的语气咄咄逼人,自然而然也会不甘示弱,立马反唇相讥:“怎么,我不不愿意去做妾,你就会觉得被我扫了面子?”“胡说八道!”文郁嚯的一下站出来,将桌上的茶杯扫落在地,摔了个被粉碎。小鹤被他小鹤被他突然发火吓了一跳,解时雨却是纹丝不动,她知道文郁本就不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才会使出那么多花样来。。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她的谋划

文郁捏着茶杯,脸上的温和之意彻底消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解时雨听他的语气咄咄逼人,自然也不会示弱,立刻反唇相讥:“怎么,我不愿意去做妾,你就觉得被我扫了面子?”

“胡说八道!”文郁嚯的一下站起来,将桌上的茶杯扫落在地,摔了个粉碎。

小鹤被他突然发火吓了一跳,解时雨却是纹丝不动,她知道文郁本就不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才会使出那么多花样来。

自己不过是稍微刺中了一点他敏感自卑的内心,他就原形毕露了。

她自顾自的说:“世子,没有人非得做你的姨娘不可,嫁给一个天阉好还是不好,你心知肚明,你要是非揪着我不放,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文郁捡起一片碎瓷片,恶狠狠的就要往解时雨身上掷,好在他还残存着一丝理智,将瓷片攥在手里,攥出满手的鲜血。

他气的变了嗓音:“好,那咱们就走着瞧。”

三言两语,他就对解时雨生出了无穷无尽的恨意。

天阉是他乃至整个文定侯府的禁忌,现在这两个字竟然毫无顾忌的从他欣赏的姑娘嘴里说出来,让他更是恨上加恨。

他不在意自己手上的伤口,也不管解时雨明确的拒绝,只是铁了心,要把这个人弄到自己家里去。

临走前,他还特意去找了一趟解夫人,做了一番密谈。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密谈,对于文定侯府,若是解正自己是个女的,文郁要把他抬到府上去,他也会同意。

他气急败坏,解时雨却是一片平静,还颇有闲情逸致的给鱼喂食。

甚至还安排着第二天要去普陀寺烧香。

如今这家里已经完全无人管束她,将她遗忘的很彻底,所以她要去趟普陀寺,也无人问津。

天气依旧是好,解时雨早早的到了,站在高处往下张望,天气渐热,前来烧香的女眷衣衫轻薄,宛若一片锦绣云彩。

在这一片云彩里,她找到文夫人、文花枝、解时徽。

前面两位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前呼后拥,而解时徽却隐隐的比从前不一样起来。

她短短几天,就被蹂躏成了枯枝败叶,身上的衣衫华丽,裹着的却是她枯瘦的身体,偶尔拘谨的往后一躲藏,更像是受了极大的苦楚。

谁要是跟她说什么,她下意识的就露出一个腼腆的笑,低垂着头,只留给别人满头珠翠。

但在这苦楚后面,解时雨还在她乖巧低调的面目中窥到一点黑暗。

解时雨没有在她身上做太多的停留,她让小鹤将匕首拿给她,准备去拓印。

普陀寺上有一块石碑,上刻着一篇狂草,虽不算特别出名,但也可以拓印下来研究一番。

因为不太出名,前去观赏的人少之又少,石碑所处之地也算得上是一片荒野了。

正是个幽会的好去处。

解时雨抢先一步占据了这个幽会圣地,用小匕首裁出一张薄纸,正准备往石碑上敷的时候,庄景到了。

他兴致缺缺的前来,在见到解时雨之后立刻高兴起来,挽起袖子就来帮忙。

笑容本来就在他脸上生了根,此时更是恨不得一刻不停的放送给解时雨。

“解姑娘,没想到你今日也来了这里,”他从水中捞出浸湿的纸,“没想到你还有这方面的才学。”

解时雨拢住头发,轻轻一笑:“这算什么才学,献丑罢了。”

她伸出纤细的手,将纸张捏着敷在石碑上,开始拿刷子轻轻敲打。

“我来,”庄景连忙抢过刷子,“我是个粗人,你教我怎么弄。”

“轻轻的,纸入字口就好了,等纸干了我再刷墨。”

“这样行吗?”

“再轻一些。”

解时雨的脸近在咫尺,额间和嘴唇一样殷红,让他忍不住心猿意马。

他想这一次,他恐怕要爱的长久一点了。

解时雨的声音不温婉,但是冷清中带着一种安定人心的东西,让他很着迷。

然而着迷的时间不长,还未将所有的纸都嵌入字口,文花枝来了。

谁也不知道她站了多久,总之她的脸已经被太阳晒出了一层红晕,神情却是阴森森的,两只眼睛更是尖刀似的看向解时雨。

让人渗的慌。

庄景猛地站起来,下意识挡在解时雨身前,因为站的久了,一下起来,就开始眼冒金星的发晕。

这一晕,落在文花枝眼中就成了心虚的把柄。

她咬牙切齿的骂解时雨:“贱、人。”

一边骂,一边上前就要厮打解时雨。

庄景看她这个恶狠狠的样子,惊讶的张大了嘴,感觉自己是认识了一个新的文花枝。

从前那个文花枝是娇软的,开口羞涩,行动婀娜,而现在这个,是个幽怨而痛苦的怨妇,从言语到行为,都冷森森的叫人害怕。

一面震惊,他一面去拦文花枝,又让解时雨躲开,两只手忙的不可开交,场面也是一片混乱。

小鹤在一旁急的冒汗,只见解时雨灵巧的躲闪,就是不从这战圈中出来,正要上前去拉她,忽然就僵住了。

文花枝不知怎么将那把裁纸的刀拿在了手里,那把刀此时已经扎进了庄景的左胸。

血慢慢溢出来,滴落在草地上,她吓得失了声,瞪圆了眼睛。

庄景也是懵的,一只手忍痛往上,抓住了匕首。

“松开。”

文花枝松开手,立刻又捂住嘴,将自己的尖叫一点一点咽了回去。

她从指缝中挤出来几声哭声。

完了。

她杀人了。

一时间,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巨大无比,能将自己都粉碎,气息哽在喉咙里,堵塞了她的耳朵和嘴巴。

解时雨的声音听不到了,庄景的声音也听不到了,她茫茫然的盯着血滴,什么都察觉不出来。

庄景厌恶的推开她,着急要走,这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好刀不长,死不了,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得尽快去处理。

然而文花枝追着他,连滚带爬的拉扯,将她踢开也没用,她一边滚一边爬,不明所以的将他往下拽。

“别、别走。”

她摔出一身泥土,闹出不小的动静,山间再清净,也架不住这般闹法,很快就有人前来查看。

庄景越发着急,两人拉拉扯扯之间,心烦意乱,脚下一个踉跄,从陡坡上滚了下去。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