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有喜有忧

第四十一章 有喜有忧

时间:2021-11-02 13:42:16来源:

节姑攀住解清的胳膊,扭成一股糖似的撒娇卖萌:“爹,那个陆大人,究竟是什么人啊,他是怎么说和的?”在一旁的文花枝也都忍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文郁。“好好的说话的,”解清宠溺的拍她的头,又看向文郁,“贤侄,冤家宜解宜结,以后你们和承恩伯府上是亲家了。“好好说话,”解清宠溺的拍她的头,又看向文郁,“贤侄,冤家宜解不宜结,以后你们和承恩伯府上就是亲家了。”。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有喜有忧

节姑攀住解清的胳膊,扭成一股糖似的撒娇:“爹,那个陆大人,到底是什么人啊,他是怎么说和的?”

在一旁的文花枝也忍不住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文郁。

“好好说话,”解清宠溺的拍她的头,又看向文郁,“贤侄,冤家宜解不宜结,以后你们和承恩伯府上就是亲家了。”

“哎,”文郁无奈的冲文花枝一笑,“可不是冤家吗,还没嫁,胳膊肘就往外拐。”

文花枝听了这消息,立刻垂下眼睛,将脸上的表情收敛起来,沉默着一言不发。

在心里,她已经笑开了花,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快意。

离开文定侯府,应该是她长这么大最痛快的事。

至于承恩伯府,她和庄景是有感情的,她相信自己能把庄景哄得回心转意。

旁人看着她那一垂头,都以为是羞和怯,解清哈哈一笑:“这些个小丫头,比我们那时候主意可大多了,都不知道怎么管教才好,我们家节姑,已经惯的不成样子了。”

节姑立刻伸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爹!”

解清又是哈哈哈的笑,顺便冲着解时雨一点头:“侄女儿沉稳大方,回头接你到家里住几天,也好把节姑给带的稳重点。”

节姑连忙摆出个求饶的样子:“那您还是饶了我吧,解、世子夫人,你常年跟解大在一起的,你说是不是。”

解时徽突然被点了名,迷茫的抬头,一时有些无措,不知该说什么。

好在文郁牵着她的手,替她解了围。

解时徽被他温暖的手握着,心里越发痛苦起来,觉得自己拿文郁没有办法,因为这个时候,她又对文郁爱了起来。

这些日子,她被文夫人带着去了许多场合,那些个夫人,家中各个都是妾室一大堆,夫君又不体贴,家中人口复杂,相比起来,文郁除了会动手,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

原本只要解时雨来做妾,文郁仅有的这一点瑕疵也能迎刃而解,眼下却是不能了。

解时雨含笑看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寒暄,知道这场客套会在节姑忍无可忍之前结束,所以一派安然。

果然不出她所料,三言两语之后大家就各回各家,解时雨带着小鹤回到西街的时候,家里已经掌了灯。

花木繁茂的东院自从解时徽出嫁就空着,然而日日有下人洒扫修剪花枝,反倒是西院,只有一缸子鱼,莫名的显出几分寂寥。

点亮灯,小鹤去端饭菜,解时雨空着肚子坐在桌前吃葡萄,葡萄还带着点酸,她一边吃一边皱眉,吃着吃着,她忽然捏着一颗葡萄不动了。

桌上的砚台下面,多了一叠东西。

她的东西,少一样不打眼,但是多一样就会变得格外醒目。

擦干净手,将砚台拿开,她将那一叠纸张取在手里,然后开始发愣。

这是一叠银票。

银票分了十张,每一张都是一千两,每两张就是一个钱庄,总共是一万两银子,分别存在不同的五个钱庄里。

望着这一叠银票,她目瞪口呆,再眨眨眼睛,她露出了一副傻像。

她知道陆卿云一向神出鬼没,不可琢磨,可没想到陆卿云能给她送一万两银子来。

没错,她是个俗人,她爱死了钱。

这一万两足以让她轻飘飘的飘到云里去,或者将脸埋在银票里,狠狠嗅一嗅气味。

然而不等她实施自己的想法,小鹤的脚步声在外响起,她连忙将银票藏好,只留下一张一千两在外面,交给小鹤这个小管家。

一千两就足以把小鹤吓一大跳,将饭菜放下,她拿着银票颠三倒四的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她也傻了眼。

解时雨不是没弄回来过钱,最多的一次也有四百两,可那都是零零碎碎的,这么大的面额,她也是头一次见。

“姑娘,”小鹤小心翼翼将银票收到盒子里,“您卖画儿了?”

解时雨摇头:“做了回媒人。”

小鹤很快就想到了庄景和文花枝,这两人确实是因为解时雨而产生的误会,拿一千两也是可能的。

想到这里,她心头一松,看着桌上的青菜豆腐道:“姑娘,明天我就去买吃的,外面起了好大的风,这雨不是今天下就是明天下。”

有了这么一大笔银子,她也高兴,解时雨买东西,剩下的零碎,都是让她自己拿着。

解时雨手里的钱多,她才能为自己攒出一份家私来。

吃饱喝足,大雨倾盆而至,噼里啪啦作响,解时雨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

这天夜里,她做了个梦,梦里是大雪,地上的冰冻了又冻,没个化的时候。

而解家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个她,她坐在寒凉刺骨的凳子上,看着对面喝茶的陆卿云。

陆卿云的茶杯不冒热气,在冰天雪地里想必喝下去也是透心凉,但他不在意。

他的头发被冰雪冻住,湿漉漉的束在一起,额头眼睛毕竟嘴唇,全都是坚毅的线条,利落干脆,眼睛大而美丽,并未随着冰雪沉寂,是个强大可靠的模样。

她的心事全都被他给抚平了。

她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因为心中前所未有的安宁,她希望夜晚不要过去,太阳永远不要升起,然而美梦只此一夜,黎明自顾自的降临了。

天一亮,满地都是残花落叶,碧空如洗,空气清新到醉人,水缸里那三条鱼全都浮了上来。

在这样一个好天气里,玉兰巷解府派人上门,请解时雨前去小住一段时日,陪伴节姑。

就连把玉兰巷当成自己家的解夫人都知道,这可是件苦差事。

节姑脾气骄纵,并且骄纵的不讲道理,在外人面前,也从不给西街解家脸面,陪伴她,少不了受气。

玉兰巷一位庶女曾经为了巴结嫡母,曾经奉承过节姑一段时间,后来被节姑在男子面前笑话尿裤子,回去就上了吊,现在魂估计都在排队投胎了。

解夫人十分干脆的将解时雨叫了过来,让玉兰巷的人亲自跟她说。

解时雨看到请人的嬷嬷,认出来这是节姑的奶娘,都叫她苏妈妈,玉兰巷让她来,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苏嬷嬷见了解时雨,并未从椅子上起身,而是客客气气打量了她一眼。

见她哪怕是在家里也装扮整齐,不谄媚不胆怯,便在心里满意的一点头,觉得解时雨倒也配得上给节姑作伴。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