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娇娇女

第四十二章 娇娇女

时间:2021-11-02 13:42:16来源:

“大姑娘,接您的马车就在外头等着,您也快些拾掇吧。”苏嬷嬷貌似没心里想要问一问解时雨的意见。有什么可问的,南街解家依附着他们玉兰巷,不知道得了多大的好处,还和文定侯府结了亲,这可都是他们玉兰巷的功劳。解时雨站着,重新审视了嬷嬷几眼,爆出点笑容:“节苏嬷嬷倒是没想着要问一问解时雨的意见。。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娇娇女

“大姑娘,接您的马车就在外头等着,您也快些收拾吧。”

苏嬷嬷倒是没想着要问一问解时雨的意见。

有什么可问的,西街解家攀附着他们玉兰巷,不知得了多大的好处,还和文定侯府结了亲,这可都是他们玉兰巷的功劳。

解时雨站着,审视了嬷嬷一眼,放出点笑容:“节姑一向不爱和我玩的,再说府上也有别的姐妹,我便不去了吧。”

苏嬷嬷不容她拒绝:“府上那些小姑娘年纪都小的很,我们节姑眼看着也是在说亲的人了,请的教养嬷嬷都拘不住她,跟您在一块儿,也能耳濡目染的文静一些,我还带了两个小丫头来,可以帮着您一块收拾东西。”

解时雨听了,便知道这一趟非去不可。

她心想这到底是心血来潮呢还是另有打算呢?

要说另有打算,她身上能图谋的,无非就是一桩未定的婚事了。

只能边走边看了。

“那请妈妈稍等,我东西不多,不用人帮忙。”解时雨告辞回去,让小鹤先将鱼缸里那三条小鱼捞出来放到小缸子里。

她一走,西院也会被解夫人扫荡一空。

东西不多,很快就收拾齐全,马车晃晃荡荡离开西街去了玉兰巷,解时雨坐在马车上,忽然掀开帘子回头望了一眼。

解家小门紧闭,无人相送,唯有后院那颗大香樟树招摇着枝叶,仿佛是在和她告别。

明明只是去陪伴节姑一段时间,不知为何,她却有种再也不会回来的感觉。

无能懦弱的解正,贪婪的解夫人,冷宫似的西院,都将离她远去。

到了玉兰巷,她先去见了解大夫人,但是大夫人日理万机,无缘得见,她只在门口遥遥行了个礼,就去了住处。

她所住的屋子,就在节姑的“锦绣园”西侧,还带左右两间耳房,正屋是节姑的住处,此时寂静无声,因为节姑正在午睡。

院子里一片八仙花盛开,开的喜庆又吉祥,树下架着一架秋千,还有一只大水缸,里面种着荷花,廊下还挂着一只无所事事的鹦鹉。

就连打帘子的两个小丫鬟,都穿戴的漂漂亮亮,一言不发的抿着嘴,很有规矩。

小鹤见了,感觉自己是进了什么深宫大院,这样严肃,也紧紧的将嘴闭上,绝不发出一点多余的声音,吭哧吭哧的往房里搬东西。

廊下那两个小丫头一人递了一个眼神,笑嘻嘻的把她当猴看。

进了屋子,解时雨已经将屋里摸了个透彻。

这边给她准备的东西很齐全,仿佛她要天长地久住下去似的。

桌上还放着一盆大李子,李子青翠欲滴,看一眼就能把牙给酸倒。

小鹤擦了擦额头的汗,小声道:“姑娘,我看院子里也有个大水缸,我们和时节姑娘说一声,把鱼养那里面吧。”

“用这个,”解时雨指着屋子里一个小缸,上面飘着两片睡莲叶子,“挪到窗边去。”

她既然是寄人篱下,就要有寄人篱下的样子,处处小心谨慎,免得被人抓了把柄。

节姑这样天真烂漫的少女才是最可怕的。

她从不懂自己一言一行会给他人带来什么后果,就算你因为她而上了吊,她也不会想到是自己的错。

更为可怕的是,她身边的奶娘和丫鬟们,对她的约束只对上,不对下。

小鹤不懂其中差别,但她知道听解时雨的准没错,迅速的给鱼换好了水缸。

“别忙,这些活有人干,”解时雨拦住她去擦洗桌椅:“把银子都按照一钱一个的铰碎称好,你再装荷包里,遇着丫头嬷嬷就赏,有头有脸的就多赏两钱。”

“那多破费啊。”小鹤心疼不已。

她这个小管家婆,在西街,一两银子也都是掰开了揉碎了花,忽然要她成一个散财童子,她就很是不舍。

解时雨对着镜子梳头:“破费才能一团和气。”

半个时辰后,节姑醒了。

她一醒,院子里午后慵懒的寂静立刻被打破,锦绣园仿佛是一个庞然大物被惊醒一般,丫鬟嬷嬷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忙的不可开交,就连廊下的鹦鹉也适时的开了嗓子。

鹦鹉尖着嗓子,只会说三个字:“好姑娘、好姑娘、好姑娘。”

它聒噪的有声有色,屋子里立刻传来节姑的笑骂声:“还不快给它剥瓜子吃,烦死人了。”

廊下的小丫头立刻上前去给这鹦鹉剥瓜子仁。

小鹤在西侧廊下看的有趣,悄悄对在窗口看书的解时雨道:“这鹦鹉可真有意思。”

节姑在自己屋子里闹腾了片刻,就一阵风似的卷进了西厢:“解大,你还真来了啊。”

解时雨放下书,迎着太阳光看她露出来一截胳膊,客气一笑:“小心着凉。”

“热着呢,”节姑大摇大摆的参观一通,见这屋里连一个好玩的玩意儿都没有,不禁大为失望,走到解时雨跟前坐下:“走,我们去荡秋千去。”

她一边说,一边拿了个李子“咔嚓”一口,酸的挤眉弄眼,呸呸呸吐了一气,将吃剩的半个扔下。

“这哪里来的东西,这么酸,我那里有早桃,甜着呢,苏妈妈,拿两个来给解大尝尝。”

解时雨谢过她:“我就不去荡秋千了,我看会儿书。”

节姑立刻举起拳头,作势要打她:“你还想去考状元不成,难怪你跟个呆子一样,原来是看书看多了,不许看,跟我出去荡秋千去。”

解时雨握住她的拳头:“外面这么大的太阳,脸上会晒出黄斑。”

节姑连忙摸了摸脸:“当真?”

不等解时雨回答,她忽然笑了起来:“难怪陕南来的那个魏总兵的女儿,生了一脸的斑,听说她自幼就跟着她爹东奔西走,他们还说这是蒙脸纱,大了就好了,要我说,那就是一张麻子脸嘛。”

一想到自己也可能生出斑来,她也不惦记着出去了,拉着解时雨和她玩羊拐骨,玩了没片刻,她就腻了。

这么好的天气,她怎么能呆的住。

“我们戴上帷帽不就晒不着了吗,走嘛,我们出去钓鱼去。”

解时雨陪了她小半日,累的她头晕脑胀,脑子里突突直跳,一颗心也跟着不得安生,好不容易躺到床上,她心想莫非真是接她来陪节姑的?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