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夜

第四十四章 夜

时间:2021-11-02 13:42:17来源:

苏老嬷嬷一下子想起自己说错话了,但也没当回事,急着去管教节姑:“姑娘,您怎么能......”节姑不搭理她,专心致志的望着小五爷的反应。她手劲也没那么大,珍珠在逼近马车的时候坠下,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已发出一声轻脆的响声,接着趁势滚了过去的。小五爷也看见她手劲没有那么大,珍珠在接近马车的时候坠落,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顺势滚了过去。。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夜

苏嬷嬷一下子想到自己说错话了,但也没当回事,急着去管束节姑:“姑娘,您怎么能......”

节姑不理她,专心致志的看着小六爷的反应。

她手劲没有那么大,珍珠在接近马车的时候坠落,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顺势滚了过去。

小六爷也看到了凭空跑出来的珍珠,弯腰拾起,随手扔给身后的小厮,说了句什么,也没有要四处查看的意思,转身就上了马车。

节姑白白赔了一粒珍珠,连一点反应都没得到,顿时沉了脸:“无趣,回去吧。”

跟这样的人过日子,她岂不是会活活憋闷死。

这一次相看,相看的十分不得她的心意,她也没心思再去玩耍,无精打采的回了府。

回到家里,没想到又是一个噩耗,来拆秋千的花匠顺便修剪一下过于浓密的树枝,不小心将屋瓦给砸了。

廊下的鹦鹉受到惊吓,炸了毛,眼下换了地方,正在西厢廊下叽叽喳喳的破口大骂。

节姑无力骂人,只嚷嚷着今晚换个地方住,因为今天跟解时雨说了几句心里话,就把她当了暂时的知心好友,将她也一起带走了。

解时雨心想这倒是稀奇,一个花匠修剪树枝,还有砸了屋瓦的时候。

凡是异处,必得留心。

她回屋让小鹤守住房门,又将自己那一盒子银票藏了又藏,唯独贴身藏了一根金凤钗,才跟着节姑出去。

节姑要换个地方住,并没有大换,直接去了解大夫人的正房中,那里原本就有一套暖阁,是节姑幼年时候住的,一直都留着。

解时雨处处小心,时时留意,一直到了晚上,也没发现任何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不仅没有异样,整个解府都是一副平静安详之相,解家大少爷晚上还来请了安,解时雨正好在屏风后挑线,听他们说的也都是家常闲话。

节姑围着这位哥哥聊的热闹:“大哥,你现在在哪里观政?”

“工部。”

“那以后你岂不是就到工部去当值了?”

“不见得,不过怎么也是在六部之中吧,不在六部,那用处就不大了,这都是小事,父亲打打招呼就行了。”

“还是爹厉害。”

“你也厉害,一个人能把家里闹的天翻地覆。”

“胡说,我才没有呢,大哥,你什么时候娶亲啊,要娶的是哪家小姐?你见过镇国公家的人吗?”

解大少爷一听这种闺阁之谈,就笑着岔开了话:“之前在望月湾建了阁楼,眼下有了萤火虫,挺好看的。”

“真的?”节姑来了兴趣。

不论真假,她当即就张罗着要去望月湾住一夜,看萤火虫去,那里的阁楼不比这里齐全,连被褥都没有,要过去住,又闹了个人仰马翻。

嬷嬷丫鬟这些自不用说,拉出去能绕着解府围上一圈,解大夫人还不放心,又拨了许多护卫过去。

解大夫人的面目和节姑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夸起自己的儿女来也是口若悬河,但是论精明,能甩节姑十条大街。

就连西街那位夫人,也只从她身上学走了个皮毛。

至此,解时雨没有从中嗅出阴谋的味道,虽不至于彻底放心,但也不再防备。

大晚上的睡在水边阁楼里,本来有无数烦恼,蚊子飞虫数不胜数,外面点了熏蚊虫的香炉,作用也不大。

解时雨独坐一楼,用团扇给自己赶蚊子,看着外面节姑打着灯笼捉萤火虫。

半个时辰后,节姑累了,将装了萤火虫的琉璃罩子扔给解时雨,上二楼睡了。

灯火熄灭,一片寂静,蛙鸣声不敢此起彼伏,只偶尔叫几声,烘托一片田园气氛。

解时雨在一片黑暗中盯着萤火虫也熄了灯火,依旧没有睡,而是靠在床上等着,怕发生什么事。

她等的很疲倦,不知不觉就闭了眼睛,睡了过去。

然而半夜的时候,她忽然惊醒,扭头看向了门口。

屋子里多了一股烈酒的气味,浓烈的呛人,一个歪歪扭扭的高大人影正从门口进来。

月光清亮,让她看清楚了他,也让他看清楚了她。

他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

解时雨望着这个陌生中年男子,惊出一身冷汗,起身就要跑,却发现自己软绵绵的动弹不得。

她脸上露出一片苍白,一颗心开始狂跳,浑身的血都仿佛是凉了,想喊喊不出,两只手试图用力,这点力量却只够抓住床铺被褥。

而那个男子却越走越近,欣赏了一番解时雨,伸手在解时雨的眉心狠狠抚摸了一番。

“观音菩萨啊。”

解时雨慌了神,恶心的想要作呕,惊慌的不知如何是好,却不似平常女子那般流泪,而是从眼睛里冒出了两团火。

她脑子里是斧钺刀兵齐响,连眼神都含着杀意。

然而她的狂怒毫无用处,因为不能动弹,连同归于尽都做不到。

男子的手从眉间往下滑,摁住了她抖动的肩膀,另一只手从她的袖子往里钻。

女人的衣裳,哪怕在炎炎夏日也十分繁复,但他轻车熟路,手指享受似的划过解时雨冰冷而且苍白的皮肤。

他眯着眼睛,哼着小曲,手指从解时雨的衣袖里退出来,放到鼻尖轻轻一嗅,转头就握住了她的脚踝。

这还是个小姑娘的身体,脚踝很细,皮肉很嫩,再往上是很纤细的小腿,小的恰到好处,是小荷才露尖尖角。

越看,他就越觉出来美。

月光落在她身上,是一层害羞的纱,乌黑的头发浓密,铺开成瀑布,怒火让她苍白的脸鲜活起来,眼珠子很黑,很亮,胸脯很鼓,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能吮出清甜饱满的一口汁水。

然而就在他的目光意犹未尽之时,解时雨忽然从扬手就是一巴掌。

姑娘们指甲尖利,男子笑嘻嘻的躲过这软弱无力的一巴掌,解时雨的指甲正好刮了他的脸。

他下意识的闭了眼睛,可是随后他左眼忽然一阵剧痛,忍不住一阵哀嚎。

解时雨抓着血淋淋的金凤钗,甩掉上面血淋淋的眼球,连滚带爬下了床,她立刻感觉到一阵眩晕。

不能留在这里。

她看着男子扭回身来,用另一只眼睛盯着她,立刻在地上蠕动两下,随手抓起一个花瓶砸了过去。

这下,全都安静了。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