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逃

第四十五章 逃

时间:2021-11-02 13:42:18来源:

瓷器碎片在撒落的四处都是,喝了酒的中年人男子摇摇晃晃一甩甩,软倒在地上。血从他左眼往外冒,血腥味混合在一起着驱散蚊虫的味道,浮浮沉沉,让解时雨一阵阵头痛。望月湾在这种奇特的香气中深陷一片静寂。解时雨用劲一咬舌尖,心说不能够离开玉兰巷。一个很陌生男子,能血从他左眼往外冒,血腥味混合着驱除蚊虫的味道,浮浮沉沉,让解时雨一阵阵头疼。。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逃

瓷器碎片在散落的到处都是,喝了酒的中年男子摇摇晃晃一甩头,软倒在地上。

血从他左眼往外冒,血腥味混合着驱除蚊虫的味道,浮浮沉沉,让解时雨一阵阵头疼。

望月湾在这种奇异的香气中陷入一片死寂。

解时雨用力一咬舌尖,心想不能留在玉兰巷。

一个陌生男子,能穿过重重楼台,到新建的望月湾,还不惊动任何守夜的人,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是一凉。

不知道是解大夫人还是解老爷做的局,又或者是解大少爷,不过这都不重要,只要她出不去,她这辈子就被这个恶心的中年男子给毁了。

她昏头昏脑的靠着椅子,只迷糊了片刻,随后使劲一搓自己胳膊上被抚摸过的地方,爬到屋子角落的冰盆里,一头扎了进去。

“无论如何也要出去,待在这里只能任人摆布,陆卿云可以帮我。”

想到这里,她昂起头,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一捋,伸手点亮了灯。

不是要照亮,而是要将整个望月湾都烧了。

这个男子她不知道珍贵不珍贵,但至少节姑是珍贵的,既然不让她过好日子,那就都别过。

而且到时候烟熏火燎的烧起来,府里一片混乱的时候,谁又有功夫去管她去了哪里。

将灯油带火星一起丢在床上,她大步走了出去,外面的空气温热而潮湿,夹杂着一股土腥气,很快土腥气就被烟气冲散了。

解时雨做贼似的跑了。

她去的地方是囚禁解召召的地方,夜深人静,照顾解召召的人早已经睡了,对那一点零星火光毫不知情。

解召召倒是没睡,袒胸露乳的躺在野草中,头发油腻,衣服脏乱,手指上乱七八糟的缠着凤仙花。

她侧头看一眼闯进来的解时雨,眼神茫然:“我见过你。”

扫视一眼解时雨,她又自顾自了然的点头:“哦,我知道了,你也跟我一样,被人给害了,被人给抛弃了。”

解时雨此时狼狈不堪,裹了一件长披风,里面只穿了里衣,连鞋都没穿,脚上是一片沙砾和绿色的野草汁液。

大约是觉得同病相怜,解召召坐起来,冲着解时雨招手,给她传授经验:“你要听话,不听话就会被关起来,七郎会来救我,可没有人来救你。”

她说的话很有几分条理,半疯半傻。

解时雨没空和她胡说八道,言简意赅的告诉她:“我要出去。”

她不指望解召召会告诉自己一个逃生通道,而是赤着脚迈进草丛中,不管里面的虫蛇鼠蚁,一路摸到了墙角。

有狗洞她就钻狗洞,没狗洞她就爬墙,反正解召召这里,冷清的只剩下孤魂野鬼,不会有人发现她。

凡是大宅,狗洞都会开在后宅门左边,寓意金榜题名加官进爵,玉兰巷的解府并非一开始就如此大,在不断扩建的过程中,总会遗留下一些狗洞。

很快,解时雨就摸到了一个小洞。

双手拔起野草,一条小蛇从草丛里被带了出来,吐出红信子恐吓两个女子,然而解时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将它和野草一起抛了出去。

狗洞很小很潮湿,上面生长着苔藓,蠕动着地龙,一片碧绿。

解时雨脱下披风,包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一言不发的爬了过去。

小院中很快就剩下解召召一个,她看着狗洞发愣,试探着躬腰往前爬了一步,但是很快她又退了回来。

牢笼有时候并非有形的,而是无形的刻进了人心里。

月黑风高,只有解府一点火光照亮,解时雨睁大双眼,裹紧披风,两只赤脚一刻不停,在黑暗中沉默的狂奔。

她已经形同游魂,支配她的不是虚弱的身体,而是理智,她知道自己必须要跑。

解府的人很快就会发现她失踪,会派上许多孔武有力的人寻找她。

此时此刻,也许她身后就坠着人影。

跑的太快,她的心和肺都撕扯着仿佛是要爆炸,张大嘴,离水的鱼一样疯狂呼吸,喉咙里布满铁锈气味。

但她完全没有停下。

她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命是可以任人摆布的,踩着脚下冰冷的泥地,已经完全察觉不到有多崎岖,地上并不干净,横着许多肮脏之物,也都被她踩了过去。

凭借着这一股气,她一直跑到了遇仙楼外。

遇仙楼后头也关着门,她收住脚步,用纤细的手无力的敲了一下门。

“大人。”

这一声因为是从嘶哑的喉咙里挤出来的,所以十分的轻,不仅轻,还很嘶哑。

然而这么小的一声,竟然将陆卿云的随从引了出来。

拎着刀的随从蹲在墙头上,诧异的看了一眼疯婆子似的解时雨,打开门将她放了进去,一直把她带到陆卿云房门面前。

陆卿云随意的套了身衣服,出房门立在台阶上,也愣了一下。

解时雨头发蓬乱,脸上沾着已经干涸的血渍,露出的手脚上不是擦伤就是泥土。

她看到陆卿云,梗着的那口气一松,张了张嘴,什么都叫不出来,眼泪滚烫的往下掉。

委屈,她实在是太委屈了。

连眼泪都是带着血的,哭到最后涕泪横流,没了个好模样。

姑娘家有多娇贵,平日里连叫人多看一眼都不行,更何况是叫人从头到脚摸了个遍。

她恨不得换掉自己一身的皮。

陆卿云大步上前,用帕子给她胡乱擦了把脸,又拿自己的披风将她一裹,一阵风似的将她卷进了屋内,然后吩咐人去了玉兰巷。

他看着解时雨泥糊的双脚,思索片刻,又让人去找了厨娘来,自己退到了院子里。

不到片刻,厨娘就将解时雨洗刷干净,连带着衣裳都换了一身,还给她倒了杯热茶,送来了清粥小菜。

就连细小的伤口都给她抹上了药。

解时雨冰冷僵硬的身体这才慢慢的回了温,捧着热茶小口小口的喝,喝完一杯,她想自己是活过来了。

她平静下来,只有红肿的眼睛才显出几分可怜,叫了一声“大人”。

房门打开,陆卿云面无表情的坐在院子里,旁边还五花大绑着一条独眼龙。

他是个有本事的人,自然也能在短暂的时间里审问出来龙去脉,此时此刻,他冲着解时雨一招手:“这是吏部尚书张宣的儿子,张闯。”

解时雨明白了。

解清这是拿她当做升官发财的垫脚石了。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