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心计

第五十章 心计

时间:2021-11-02 13:42:22来源:

解大夫人对解时雨这个旁听者生也很和善,心中所思所想一丝一毫都不往外漏,只认真地的教节姑。节姑活这么大,始终都是无忧无虑,望着那几笔买鸡蛋买树苗的钱就头痛,撅着嘴提了条件:“娘,我饿了。”解大夫人没办法放下自己账本:“行行行,许你短暂休息。”她让人上点心,节姑活这么大,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看着那几笔买鸡蛋买树苗的钱就头疼,撅着嘴提了条件:“娘,我饿了。”。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心计

解大夫人对解时雨这个旁听生也很和气,心中所思所想一丝一毫都不往外露,只认真的教节姑。

节姑活这么大,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看着那几笔买鸡蛋买树苗的钱就头疼,撅着嘴提了条件:“娘,我饿了。”

解大夫人只能放下账本:“行行行,许你休息。”

她让人上点心,管事嬷嬷从外面进来,对着解大夫人一通禀告,解大夫人一听连忙站起来,让节姑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她出去看看。

原来是镇国公府来人了。

节姑顿时来了精神,往嘴里塞了块山楂糖,挤眉弄眼的冲着解时雨道:“你说镇国公可真了不起啊,这么多年一直屹立不倒。”

开国之时,曾大封过外戚功臣,国公封了六位,侯爵十位,伯爵十二位,最尊贵的就是国公,到如今,这六位国公已经只剩下三位了。

解时雨一味的笑:“屹立不倒不好吗?”

节姑瞪着眼睛:“我嫁过去,那自然好咯,不过嘛......”

解时雨眼里闪着光:“哪有什么不过,那小六爷一看就是个老老实实的读书人啊。”

“你懂什么呀,”节姑狠狠锤了她肩膀一下,“木头人似的,正配你这种呆子,可惜你攀不上。”

她打人手劲不小,又不知收敛,这一下就将解时雨打的摔了茶杯,泼泼洒洒一桌子。

屋子里吵吵闹闹的,解大夫人过了许久才回来,脸上带着喜色。

“文定侯府摆宴那日,镇国公府的小六爷也会去,娘给你再重新裁过衣裳。”

这便是小六爷也要趁机相看相看节姑,这桩婚事,十有八九是要成了。

解大夫人喜不自禁,连账本也不看了,忙着挑首饰选布料。

节姑是她的心肝宝贝,爱吃爱玩,一天都要换无数个花样,说话不经脑子,她看在眼里,也只觉得自己女儿天真娇憨,活泼可爱。

苏嬷嬷等人爱屋及乌,也觉得节姑是个有福气的人。

这屋子里唯独小鹤觉得节姑欠揍,动不动就对着自家姑娘打上一拳头,这样厉害的人,怎么没嫁给文定侯世子去?

她闷着头想这两位男女打手若是结成一家,是文定侯世子追着节姑开揍呢,还是节姑将世子的裤衩子都打飞了去?

想到这个画面,她顿时在心里乐开了花。

解时雨看小鹤抿着嘴傻乐,肩膀一抖一抖的,显然是在憋着笑,又见节姑母女说的热闹,自己也不去讨人厌,告辞离开。

出了正院,无需再给人看她的笑容,她端着的笑脸就骤然消失,成了个面无表情的冷脸,往花园走去。

小鹤撑着伞跟着她,遮一下越来越刺眼的日头。

解时雨问她:“你刚才在笑什么?”

小鹤就别别扭扭的将她刚才所想说了出来,解时雨听了也忍不住一笑:“不许再说了,要是让人听见,你少不了挨板子。”

是啊,文郁和节姑倒是天生一对。

小鹤连忙保证自己不会乱说:“姑娘,您要去西边的大花园吗?”

解家没分家,解家老二和老三在解清的阴影下,活的像是两窝影子,轻易不在大房的地盘露面,唯独大花园正好在三房中间,应有尽有,小桥流水,四季花开不断,是个好去处。

解时雨点头,从小鹤手里接过伞:“你回去守着吧,我去走一走就回来。”

她袖子里团着一个纸球,是从解大夫人的账本上撕下来的,解大夫人已经对过这一本帐,缺一页她一时半会也发现不了。

解时雨在正房呆了一会儿,节姑打翻茶杯的功夫,就足够她悄无声息的将这一页纸给撕下来,团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走进大花园,她站在小桥上往下看,下面是睡莲和锦鲤,波光粼粼,煞是好看,只是天气炎热,周遭无人,只有她一人欣赏。

她欣赏了片刻,将那一团纸放在桥边,不论是从哪里出来的人都不会错过,她才收了伞,将自己当做个幽灵,藏进了郁郁葱葱的树影中。

这时,从小路上又走出来一个妇人,身后跟着两个丫鬟。

她是解家二夫人,因为体寒,只要不下雨,就要这么走上一阵,一直走到身上出了层薄汗才会离去。

左边的丫鬟撑着伞,笑道:“这里要是再有架秋千就好了,等太阳落了山,有火烧云的时候,荡起秋千来真是又好看又好玩。”

二夫人语气淡淡的:“你才来不知道,这里也不是没有过秋千,为了这秋千,不知道淘了多少气,大嫂就让拆了。”

另一个丫鬟就道:“什么淘气,分明是节姑太霸道了。”

二夫人迈步登上小桥:“只有他家的女儿才是女儿呢,别人家的都是粪土一样。”

刚说完,她忽然“咦”了一声,看向桥面上那一团纸:“什么东西丢这里了,捡起来我瞧瞧。”

丫鬟将纸团捡起,三两下展平,递给二夫人。

二夫人先是随意看了一眼,忽然发觉不对,这竟然是账本子上的一张纸,再一细看,脸上已经是一团怒火。

“过了个年而已,这怎么卖了一顷祭田!”

二夫人不当家,也不缺银子使,可这中公的东西那就是他们三家的东西,现在大房一言不发的就给卖了?

要真是落魄到要卖田地的地步了,她也没话可说,可这分明就是有人要中饱私囊啊。

她气的脸红眼睛红,不必再多走动,就已经发了一脑门子的汗,若不是还有理智,就该冲去解大夫人那里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了。

丫鬟看解二夫人气的胸脯起起伏伏,生怕她气出毛病来,宽慰道:“兴许是误会呢,夫人,咱们去问问。”

二夫人冷笑一声:“你去问了那自然就是误会了,现在这东西丢在这里,显然是想毁尸灭迹,不料老天开眼,被我给捡到了,去,我们把这东西给三弟妹送过去!”

等他们离开,解时雨才慢吞吞的从树荫下出来,懒洋洋的回了西厢。

接下来,她就等着看戏了。

一大家子人过日子,本来就是各自心里有一大堆怨气,碍于实力,不好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发作,眼下有了个泄洪的口子,自然是要痛痛快快的厮杀一场。

果然不出她所料,第二天一大早,解三夫人就气势汹汹的杀到了正房。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