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夏日鸣蝉

第五十三章 夏日鸣蝉

时间:2021-11-02 13:42:25来源:

卢姑娘是个药罐子,也明白自己寒碜,寒碜之余,她心明眼亮,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自己这个身体,好人家嫁不过去的,穷点的人家自己扛忍不住,不想死,就得自己为自己筹谋着。解时雨不答话,大步流星的走了,这一走,并也没走远,不是另找寻了一个灰暗之处,打坐着自己这个身体,好人家嫁不过去,穷点的人家自己扛不住,不想死,就得自己为自己谋划着。。

>>>《寒门亦锦绣》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夏日鸣蝉

卢姑娘是个药罐子,也知道自己寒酸,寒酸之余,她心明眼亮,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自己这个身体,好人家嫁不过去,穷点的人家自己扛不住,不想死,就得自己为自己谋划着。

解时雨不回话,大步流星的走了,这一走,并没有走远,而是另寻觅了一个阴暗之处,静坐着看戏。

没过片刻,就听到了卢姑娘落水的消息。

小六爷既然是个死板的人,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救了也不能撒手不管,相看都得放在一边,先处理此事。

等节姑赶到的时候,卢姑娘和小六爷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只余下几个丫鬟婆子传话。

节姑就算一万个不喜欢小六爷,但一个卢姑娘竟然敢觊觎她的东西,那就是罪该万死!

“不要脸!”她气的面红耳赤,在马车上跟鹦鹉似的骂个不停,连苏嬷嬷都劝不住,“等我嫁过去,早晚卖了她!”

回到府里,她便直奔解大夫人处,不知是去诉苦还是去讨主意去了。

而解时雨回了西厢,躺在贵妃椅上,闭着双眼,将腰间丝绦在手指上缠绕。

小鹤端上来一杯热茶,问她:“卢姑娘真能去做妾吗?”

解时雨睁开眼睛喝茶:“嗯。”

小鹤忙忙碌碌的去给鱼换水,满脸写着欲言又止,止了半晌还是止不住,忍不住道:“姑娘,您为什么要告诉她那是小六爷啊?”

她虽然后知后觉,但也明白过来卢姑娘那一声谢的含义。

解时雨漫不经心的晃动团扇:“不过是给大夫人开个玩笑罢了。”

解大夫人不会因为这点小瑕疵就放弃这门婚事,只不过会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这比起他们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灭顶之灾,实在只能算个小玩笑。

小鹤听了这话,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心想自己这辈子,要是敢对解时雨有一丁点外心,她光是回想解时雨的丰功伟绩,就能自己先把自己吓死。

她嘟囔一句:“不知道大夫人会不会怀疑咱们。”

解大夫人何止是怀疑,直接就给解时雨定了罪,在屋子里气的要呕血,参茶都多喝了二两。

“这个小兔崽子,简直就是从鬼肚子里爬出来的!邪气!”

她的心腹李嬷嬷也跟着咬牙切齿:“您就是太仁慈了,早该把她送出去了事。”

解大夫人哼一声:“要是能动她,她还有命在这里蹦跶,怕的不是她,是她手里的东西和背后的人,先把她看管起来,不许她随便出去。”

李嬷嬷点头:“那要是外头有人找她呢?”

解大夫人又喝一口参茶:“那最好,钓一条大鱼出来,不过谁会明目张胆的来找她呢?”

结果还真来人了。

来的是个十来岁的小子,面黄肌瘦,穿一身满是灰尘的短卦,卦子上破了个大洞,一看就是个没吃饱过的跑腿小子。

他人小胆却不小,单枪匹马往解府门口一站,搂着一个大画轴,大大咧咧的就要见解时雨。

等他入府见了解时雨,板着自己的小身板,毫不客气道:“您姑娘自己订的画,又不去拿,连累我西街到玉兰巷的两头跑。”

解时雨并未订过画,也不认识这样大的小子,但她的心思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不会因此小事就动了声色。

抓了一大把酥蜜塞在小孩手里,她连哄带笑:“辛苦你跑一趟,你叫什么?”

小孩立刻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口,咀嚼的有声有色,舌头还从百忙之中抽空回了话:“陆鸣蝉,我大哥也姓陆的。”

解时雨听了一个“陆”字,心中便是一动,看向画轴的目光便郑重起来。

陆鸣蝉将糖都吃了,还舔了一遍手指,意犹未尽道:“大哥说让您看看真假,别回头赖我掉了你的包。”

解时雨让小鹤把碟子里的酥蜜都包了,再给他一捧零钱,笑道:“那要是假的,这画是你大哥来取吗?”

陆鸣蝉还未答话,节姑已经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小六爷纳妾之事,最多让她烦恼三天,已经算是烦恼的很长了,此时此刻,她听闻来了个小伙计,就跑出来逗乐子。

“什么画,我看看!”

她伸手就将画夺去,只要在这个家里的,都是她的,也用不着谁同意不同意。

打开一看,是一副花团锦簇的百花图,浓墨重彩,在纸上开的十分热烈。

节姑立刻一撇嘴:“解大,你怎么买这样一副画,亏你还是学了许久画的,竟然连观赏都不会了。”

这样的画太俗气,不仅俗气而且无趣,满目望去都是花红柳绿,毫无观赏的价值。

她随手将画扔到桌上,转头又问陆鸣蝉:“喂,你小子胆子可真大,一个人就敢往府里闯,也不怕别人把你抓起来。”

陆鸣蝉不明所以:“我又没犯法,为什么要抓我。”

见着大户人家的姑娘,他连看也不多看一眼,一心一意去吃糖,吃的嘎嘣作响,一口接一口,两个腮帮子都鼓满了。

节姑没见过他这种馋像,笑嘻嘻道:“这样的糖有什么好吃的,你家住哪里的,我让人给你送十斤更好吃的去。”

“真的?”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我住王各庄,进了庄子一问就知道了。”

节姑忽地一拍手:“啊,苏妈妈,王各庄外面是不是有我们的庄子,不如我们去庄子上玩几天,这个时候庄子上是不是很凉快?”

她听风就是雨,就在解时雨屋子里兴致勃勃的安排起来,连陆鸣蝉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只一味的乱喊乱叫。

末了,她还要带上解时雨一起去。

“你去过庄子上没有?”

不等解时雨回答,她自己就做了回答:“你们家没庄子,肯定没去过。”

解时雨很为难的蹙起了眉毛:“我不想去。”

她并非没去过庄子上,是真的不喜欢。

荒郊野外,天高地阔,天地会骤然放大,其他的东西会自动的变得渺小,让人从心底里觉出一股孤单。

尤其在夜晚,虫鸣鸟叫,她躺在黑暗里,就有一种切切实实的被抛弃感,无依无靠,只能自己一步步往前走,捱过一个个夜晚。

但是她越是为难,节姑就越是来劲,认为她是没有见过世面,非得带她去见识见识不可。

97

寒门亦锦绣

解时雨一无所有,的美丽端庄大方,生的一颗观音痣,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泥菩萨,不是无所顾忌的恶女。旭日东升,金光在云层之中落下,宛如笔直的箭矢,落在山中上百株梅花树上,幽香仿佛有了形,在光中浮浮沉沉。。……

作者:坠欢可拾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