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章 相见

014章 相见

时间:2022-01-15 16:25:44来源:

第二日,章含秋也没再主动说起,表情上却整体表现出了期待……之色。章俏儿拿了好一阵侨,到了晚饭后才抬着小下巴见状挽着大姐的手,“走吧,今天晚上我们一同睡。”章含秋的欢欣显而易见,这让章俏儿更为不满意。吴氏这会也觉出女儿说的有道理了,相对于疏离,将人拿捏得当在手心岂章俏儿拿了好一阵侨,到了晚饭后才抬着小下巴上前挽着大姐的手,“走吧,今晚我们一起睡。”。

>>>《锦绣生香》章节目录<<<

014章 相见

次日,章含秋没有再主动提起,表情上却表现出了期待之色。

章俏儿拿了好一阵侨,到了晚饭后才抬着小下巴上前挽着大姐的手,“走吧,今晚我们一起睡。”

章含秋的欢喜显而易见,这让章俏儿更加满意。

吴氏这会也觉出女儿说的有道理了,比起疏远,将人拿捏在手心岂不更好。

这么一想,吴氏便露了笑,“知道你们姐两感情好,去吧,不留你们了。”

“爹,娘,女儿告退。”

章泽天微微点头,神情舒展,看着心情不错。

这个女儿唯一让他觉得满意的大概就是听话乖巧了。

洗漱好双双上床,章俏儿抱着汤婆子不撒手,眨巴着眼看着睡在外边的章含秋。

章含秋笑得温柔,“怎么这么看着我?”

“这不是好些天没和大姐睡一个被窝了嘛,这么近一看,觉得姐姐更漂亮了。”

“刚才也没给你吃糖,嘴巴怎么跟抹了蜜似的。”章含秋给她按了按被角,心里琢磨着怎么套话。

章俏儿眼神闪了闪。

在心里已经做出决定后,她好像有些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大姐对她的好了。

初知道娘的打算时她并没有心动,她自是知道嫁妆要多一些才会被婆家看重,但是爹娘疼她,等她出嫁时爹娘岂会不给她置办丰厚的嫁妆?

大姐的娘亲给她留了再多,她也没有什么感想,当时她还反驳了娘。

可是当那人在心里的份量越来越重时,她的心便偏了。

她可以不为财帛动心,可要她将那个人拱手相让,她不愿。

可是就因为如此就要那般狠毒的对大姐,她也有些下不来手!

要是……能让大姐自己放弃就好了,到时她再去求一求娘亲,让娘帮着寻一门好亲,她们姐妹两就都有好姻缘了,这样不是更好吗?

念头一转,章俏儿凑得更近了些,低声道:“大姐,你有想过以后的夫君长什么样吗?”

章含秋笑容一凝,若无其事的回她话,“这哪是我自己能决定的,你就是让我想我也想不出来啊。”

“你平日里就没有过一点想像?”

章含秋羞赧的红了脸,把头蒙进被子里不说话。

章俏儿一看有戏,哪会许她躲,兴奋的坐起来将被子一把扯开,两个人都露出半截身子,“肯定有是不是?快说快说。”

“快将被子盖上,会着凉。”章含秋忙扯过被子将两人盖严实了,鼻子以下埋在被子里,只露出眼睛在外面。

这样,她就不用装笑装得那么辛苦了。

“大姐,你别想糊弄过去,快说,不然我挠你痒痒了啊。”

“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拉下被子的那一刻勾起嘴角,章含秋抿了抿唇,轻声道:“哪个姑娘不怀春,我肯定也想过的,高大英俊,笑起来很温柔,对我很好……大概就这样的吧。”

齐公子便是高大英俊的,笑起来也很温柔,章俏儿悄悄想着,一下子觉得心里头什么兴致都没有了,要是姐姐见到了齐公子,哪里还会相让给她!

娘说的是对的,要是不心狠一些耍些手段,有些人根本就不会是她的!

“俏儿,你呢?你希望你的夫君是什么样?”

章俏儿笑了,再不是之前哪怕是心有算计却依旧算真诚的笑,而是实实大大的多了层隔阂,“大姐,我们不愧是姐妹,连对未来夫君的想像都是一样的呢!”

要不一样才奇怪了,章含秋心头冷笑,她就是按着脑子里齐振声的模样形容的,那个男人若真有心对一个人好,能把人疼进骨子里,哄到天上去。

她曾有幸尝过那种滋味,也曾隔着阴阳见过他哄别人,体会深刻,永生难忘。

两人相视一笑,心思各异,不约而同的都淡了说话的心思。

“不早了,睡吧。”

“恩。”

章含秋很晚才睡着,脑子里各种片断交织,再想到罪魁祸首之一就睡在自己身边,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几次伸出手去想将人掐死在床上。

那太便宜她了,章含秋说服自己,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她一样死后会在阳世徘徊五十年,在那五十年里,她没见过一个鬼魂,一个都没有。

她得让她活着,活着才能体会到痛苦的滋味。

时间转眼便到了年关。

下过一场雪后,天气好了许多,风依旧是凉的,太阳高悬在头顶,没有多少热度,却让人心情愉悦。

章家亲戚不多,以章泽天现如今的地位,只需在家等着其他人上门拜年即可。

初一不出门。

初二,除章含秋外,章家人都去了吴氏娘家。

往年章含秋也会去,今年她将自己折腾一番,成功将自己折腾病了,不用她开口,章泽天便一脸不高兴的将她留了下来。

章俏儿早就跑得不见人影,倒是章家宝很是担心的安慰了姐姐一番,还承诺会给她带好吃的回来。

“小姐,您就是不愿意去装装病就好了,何必真病上一场。”看小姐鼻头都撮红了,汝娘心疼得不行,“老爷那心都偏得没边儿了,您病了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还怪您病得不是时候,您可是他的嫡长女。”

“在他心里章俏儿和家宝才是嫡子女。”面不改色的一口气将黑糊糊的汤药喝尽,推开汝娘端着糖罐子的手,和心里的苦比起来,这点苦算什么。

“小姐,您吃点糖压一压,水是不能喝的,免得冲散了药性。”

“放着吧。”不想掰扯这点事,章含秋转了话题,“你问过阿九没有?她愿意随我离开还是留下来?”

汝娘将糖罐子放到小姐手边,回话道:“老奴琢磨着我们还要在章府呆上好一段时间,不敢将实情告诉阿九,就敲了敲边鼓,说小姐您要是嫁人,她愿不愿意跟过去,她想都没想便点头,说她是您的丫鬟,当然是您在哪她跟去哪。”

意料之中的答案,章含秋依旧觉得心头温暖,“你拿五两银子给她,让她去买身新衣裳穿,记得避开那对母女。”

“是。”别说是身粗布衣裳,五两银子都能买锦袍了,虽然觉得小姐给得多了些,汝娘到底也没说什么。

“过几天府里人客多,你逮个机会将要带走的东西送去莲溪寺,到时我们离开时只要带着银子即可,顺道看看那三个人如何了。”

“是。”汝娘应下,犹豫了下,又问,“这事……不和夫人说一声吗?”

“不用,静一师太不会瞒着她这事,但是静一师太不会知道得太详细,我娘……朦朦胧胧的知道就行了,这点事,我担得起,她在城主府并不轻松,汝娘,我不能那么自私,她不止我一个女儿,还有个儿子,我失了她的庇护不会如何,我那个弟弟失了她的庇护却有可能被人吃了。”

汝娘心疼这样懂事的小姐,“您……认那个弟弟?”

“他若是认我的话我自然认他。”那个孩子她是见过的,在梦里,长得和娘不像,浓眉大眼,板起小脸教训人时很像那么回事,对娘很孝顺,娘将他教得很好,她不知道现在他知不知道有个姐姐,但是在她死后他是陪娘去给她上过香的。

这样的弟弟,她想认下。

接下来几天,章家中门大开,客似云来。

章含秋偶尔会和章俏儿一起被叫去给客人见礼。

初六这日,小梅又来相请了。

章含秋没有多想,换了身新衣裳便随着去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来客是他!

齐振声!

和梦里所见一模一样的英俊眉眼,这是他少年时的样子。

她见过他青年时,壮年时,甚至老年时的模样,不得不承认,他的皮相占尽优势,就是到老了也是儒雅的。

不能怪她在初见时便将心交了出去,任他践踏。

这样一个人,明明做尽了肮脏事,却还能养出儒雅的气度来。

心里天翻地覆,章含秋面上半点不显,对着爹娘屈膝行礼,“爹,娘。”

吴氏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又看了眼捏紧了拳头,眼现不甘的女儿,满意的笑了,“大姐儿,还不快给任先生见礼。”

任先生,名任重,齐振声的恩师。

因为有任重才有齐振声的一切,说是他的恩人都不为过。

事实上,齐振声一直都极孝敬他,任重死时他去做的捧灵孝子。

眉眼低垂,章含秋朝着任重盈盈一礼,“任先生大安。”

任重笑得真心实意,“这一礼我受得,以后说不得……哈哈,快起快起,振儿,还呆站着干什么,给你章妹妹见礼啊。”

齐振声收回落在章俏儿身上的视线,打量垂首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女子。

长相如何尚不知,只是这木头桩子一样的性子和俏儿妹妹差远了,一想到以后相处的画面,齐振声的神情更淡了几分。

在师父催促的视线下推手一揖,“章妹妹。”

章含秋依旧垂着头回了一礼。

外人只道她害羞了,却不知她是不想在齐振声面前露了马脚,这个男人太聪明,她没把握在他面前能瞒过去。

PS:后台一直打不开,好吐血。

97

锦绣生香

而已过了一个早上,章含秋就塌了。那到底而已她做的一个亢长的跨越了两辈子的梦,但是那是她曾经历过过的两辈子?章家虽算不上世家名门,规矩却极重,小姐平日从不赖床,今儿也不知怎么了,怎么都叫不醒,摸着额头也不烫,气息也挺稳,不像是病了。。……

作者:鬼鬼梦游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