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司筠长得实在太丑了

殷司筠长得实在太丑了

时间:2022-01-15 20:50:48来源:

“据说柊小姐是被殷离企图送回府的?我这个弟弟啊,自小就蛮不讲理蛮横,最爱抢别人的东西,拆撒人的事情,他可没少做啊……”柊羽听见这话眉梢轻轻地动了动,搞了半天殷司筠会觉得她和伯言是一对,殷离拆撒了他们,那他可就错了。实际上,殷司筠这样想完全没问题,而已根据其实,殷司筠这样想完全没问题,只是根据事实的合理推断罢了,毕竟她和伯言小时候就认识,青梅竹马,现在来京城找伯言,含义不言而喻。。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章节目录<<<

殷司筠长得实在太丑了

“听说柊小姐是被殷离强行带回府的?我这个弟弟啊,从小就蛮横霸道,最爱抢别人的东西,拆散人的事情,他可没少做啊……”

柊羽听到这话眉梢轻轻动了动,敢情殷司筠觉得她和伯言是一对,殷离拆散了他们,那他可就错了。

其实,殷司筠这样想完全没问题,只是根据事实的合理推断罢了,毕竟她和伯言小时候就认识,青梅竹马,现在来京城找伯言,含义不言而喻。

可问题就在于,柊羽对自己的身世,还没有殷司筠了解地多,是在柊羽被殷离带走之后,伯言才为她紧急编造了一个身份。

他祖父家的确在淮南,他也去住过,也确实存在李家富商这么个世交,柊羽母亲的身份经历也并非伪造,只不过……她女儿还好好地住在淮南,从没有来过京城。

柊羽微微一笑,“少府大人对我很好。”

“哦?是吗?”殷司筠突然回过头看她,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柊姑娘啊……”他突然语重心长道:“你从淮南来,还不清楚京城的局势,这不怪你。可有时候,人得尽快看清风向,好寻找最合适的归宿啊,你说对不对?”

柊羽看着他,没说话。

殷司筠也没生气,而是继续道:“殷离身为少府,确实风光,可少府大人这个位置到底是什么啊?不过也是替皇室打杂的罢了,又能风光到几时呢?”

他凑近柊羽耳边,“如今在显贵,也不过只是摄政王的义子罢了,若是朝中风云搅动起来,他可就是……第一批被开刀的呀。”

柊羽睫毛微微一颤,就算面上再怎么维持镇定,心下也不免迅速沉下来。

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直面,这些真实的刀光剑影。

皇权富贵,从来少不了流血,而此时,她也不可避免地被裹挟在其中,亲眼见证这惊心动魄。

“殷公子这话是何意?”柊羽抬眼,视线略带凌厉地看着他。

柊羽的关注点在于他说要对殷离动手,难道他们已经开始行动,而摄政王做好对殷离不利的准备了吗?

还是……这个废物故意在诈她?

殷司筠却显然不这么觉得,柊羽的美貌为她加上了一层滤镜,至少在殷司筠眼里是这样。

他似乎认为柊羽在欲拒还迎,只是美人惊慌之下的逞能,像是只警惕的小野猫,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自认为锐利的爪牙。

而等她属于自己了,就会立刻变成乖顺的小猫咪。

他们总是喜欢这样认为,只要这个女人属于他了,就连驯化都省事,或者根本不用,那女人就会识时务,乖乖听他的话。

——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而柊羽更不是什么欲拒还迎的小野猫,若是让她知道殷司筠此时到底在想什么,她准会找机会让她知道,她不是什么小野猫,她的爪子,要尖利百倍,能抓的人遍体鳞伤,不得善终。

但殷司筠显然没有这样的意识,见柊羽沉默,还伸出手来,试图将自己的爪子覆在她的柔荑上。

柊羽安静看人的时候,脸上表情淡漠,更显得肌肤雪白,长长的睫毛搭下来,遮住眼底的嘲弄,因为过于黑亮的瞳仁,只会给人一种干净纯粹,想要占有的感觉。

——即使对于柊羽来说,这实在是妄想,而对她的外表的这种感觉也实在是错觉。

是,柊羽识时务,这没错。

可有时候忍一步风平浪静,有时候忍一时蹬鼻子上脸,就比如现在……

“啪——”殷司筠正要伸过来的手被狠狠拍开,发出一声脆响,他难以置信地皱眉,脸都扭曲了,正要发怒。

柊羽刚要说话,伪装的面具差点崩掉。

无他,殷司筠长得实在太丑了。

就算是再华美贵气的锦袍,在细致用心的发饰,都掩盖不了他相由心生出来的那张油腻可怖的脸,简直让柊羽看一眼就要反胃。

按理说她以前还不能靠自己挣钱,生活窘迫的时候,见过的油腻普信男更多尤其她刚刚带着弟弟出来租房子住的时候,遇见的房东是个油腻恋童癖大叔,他以为柊羽年纪小看不出来。柊羽那时候手头实在是不宽裕,还是跟他装了一段时间,那时候她脸上笑着,其实每次见他,周岁时候吃的东西都快吐出来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就算再怎么粉饰,也没办法遮掩他那颗污浊的心。

更何况殷司筠根本不必掩饰,眉目间纵情声色的疲惫简直遮都遮不住,笑起来的猥琐劲儿真是倒尽胃口。

柊羽此时无比痛恨从前的自己,为什么要搞这么一个玩意儿来恶心自己。

可实际上,柊羽在最初构思这个人物的时候,她并没有将殷司筠的人设定死,还是有反转的可能,毕竟他原本是摄政王府嫡子,万千宠爱中长大,忽然自己的一切被殷离抢走,觉得心理不平衡也是应该的。

——虽然殷离比他聪明一万倍,就算没有殷离,他也走不到那样的高度。

但既然殷离出现了,还那么风光,他自然就认为没有殷离的话,那些风光无限都只会是自己的。

原本柊羽还是给了他一丝机会的,可是等她真正下笔,画出这么一个倒尽胃口的油腻男,眉目间带着从前现实中那些让她恶心之人的影子,没办法,他立刻就被打入死牢,永世不得翻身,而工具人的命运,也就这样定下来了。

而柊羽亲自进入这个世界,亲自见到他,不仅没有改变当初的想法,甚至希望他死得更惨一点。

若是世上再无普信和油腻,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会不会变成美好的人间尚待商榷,但不用面对这样的一张脸,还是很值得庆幸,让眼睛解脱的事情。

然而事实是,这些人对自己永远没有一个正确的认知,此时面对柊羽,一脸生气,觉得对方不识抬举,眼睛微微眯起,里头满是不悦。

柊羽心里百转千回,可面上竟能轻轻笑出来,这可不是她的表情管理有多好,也并非她其实是笑面虎,城府有多深,实在是生活所迫。

“殷公子误会了,柊羽此次上京,只是年少好奇,想要来游玩一番罢了,此前已经和伯言哥哥说好了,不日他就会送我回淮南去。”

97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勤勤恳恳打工挣钱人柊羽一夕心梗,居然穿到自己的漫画世界!但是……说好的作者是世界意志呢?为什么这个世界和她本来想像中完全不像?最最重要的的是,谁能说她穿成一只金丝雀,为什么会每日被人暗害?是她咸鱼的姿势不对吗?求问:成了全文唯一反派的宠物,该怎么在夹缝中活一直这样?事关一只超强神兽的性命,挺急的!就在早上,她弟弟自杀了……。……

作者:温风仪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