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湿的衣带

沾湿的衣带

时间:2022-01-15 20:50:50来源:

但是在殿上摄政王问的时候,陛下只说是回去去游玩,而殷离也丝毫没提郊外那地方,只说在城外遇见了的陛下。宋微生母妃当然为他做了周详的准备,他手底下如用的人但是不多,但各个都很可信,因为他始终以来做的事和他的行踪也并也没完全曝露给摄政王和太后。摄政王宋微生母妃毕竟为他做了周全的准备,他手底下可用的人虽然不多,但各个都很可靠,所以他一直以来做的事和他的行踪也并没有完全暴露给摄政王和太后。。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章节目录<<<

沾湿的衣带

不过在殿上摄政王问的时候,陛下只说是出去游玩,而殷离也丝毫没提郊外那地方,只说在城外遇见的陛下。

宋微生母妃毕竟为他做了周全的准备,他手底下可用的人虽然不多,但各个都很可靠,所以他一直以来做的事和他的行踪也并没有完全暴露给摄政王和太后。

摄政王只是盯着殷离看了一会儿,不知道信了还是没信,但终究没有继续问下去。

不过陛下倒是提到了柊羽,表示与她很投缘,让殷离把她带到宫里来,殷离当即就领命辞行了。

摄政王殷安平知道柊羽这么个人,毕竟殷离是他的义子,当初带回来的时候阵仗还不小,不过他并不关心柊羽的动向,因此也不知道她人被带到了摄政王府。

可是同样关注柊羽的殷离和宋微生却是知道的。

西月国早朝结束之后,有大概半个时辰的休息,之后肱骨大臣随陛下在议政殿开始议政。

在休息的时间里,殷离和宋微生几乎同时得到了消息,随后闲聊中摄政王就提到了陛下出宫的事,陛下顺势要求殷离将柊羽带到宫里,殷离当即辞行。

算算时间,等柊羽换好衣服,赶到宫里的时候,应该刚好是议政结束的时间。

为了进宫,殷离还特意嘱咐折枝将前几天做的衣服都拿出来,好好给柊羽挑一身,他从没有担心过柊羽穿的会不会太招摇,她的相貌气度就该配最贵气华美的衣服。

折枝连连应下,给柊羽找了一间非常繁复的红色百褶石榴裙,柊羽不习惯别人帮她穿衣服,刚开始的时候她的衣服都是自己幻化出来的,后来以人形进了殷府,她也拒绝了折枝帮她更衣,自己挑了款式简单的衣服穿。

不过就算是最简单的短襦长裙,她也自己摸索了好半天呢。

但终究是看上去正确地穿好了,她自以为这次应该也没问题,可是她这次拿着衣服在那里比划了半天,却始终没有找到衣带到底该怎么穿,总不能直接系在腰上吧?

屋外,殷离刚刚低声教训了折枝,让她下次机灵点,他把她指派来伺候柊姑娘,以后柊姑娘即使她的主子,折枝恭谨地应下,而后领命去吩咐马车了。

殷离看了一下日头,发现时辰不早了,再晚的话,议政都结束了,还要陛下等他们,虽说他其实无所谓会不会让皇帝等,他要是这么恭敬懂礼数,也就不会是幕后boss了,只不过现在他的身份限制,对外就是翩翩公子,知礼守礼。

再者,摄政王殷安平也在等着,听说了柊羽之后,他也表示想要见见这位姑娘。

可是柊羽在里面一柱香的时间了,还是没有半点动静,殷离几乎没什么犹豫,直接上前轻轻敲了两下门。

“换好了吗?我们该出发了。”

他话音刚落,里面就传来“咚”地一声闷响,殷离眉头一皱,当即就想伸手推门,但手伸出去又顿住,紧握成拳,深呼吸了两下,接着有些焦急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柊羽没回答,但有些奇怪的脚步声却渐行渐近,“吱呀”一声,柊羽直接打开了门。

殷离下意识抬眼看去,可是视线落在柊羽身上的一瞬间,还没有完全看清,心头就重重一颤,瞳孔慢慢放下,瞬息之间手心就出了层薄汗。

但殷离丝毫没有感受到,事实上,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柊羽没法说话,嘴里叼着一根金色的腰带,上面似乎点缀了些闪闪发亮的东西,衬得她更加白皙如玉,眉目如画。

而她的裙子大半都拖在地上,衣襟处也穿的歪歪扭扭,还没来得及整理。

因为裙子有些厚,又长又拖沓,她甚至还抱了一大半在怀里,嘴里叼着东西没法说话,就将自己手里的一个披帛递给殷离,似乎想让他帮忙拿一下,丝毫不觉得自己衣衫不整站在随时会有人过来的门口又什么不妥。

可是殷离反应过来之后,却眉目间有些焦躁地迅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四周没有下人经过才略微松了口气,而后不待柊羽反应,他就一手揽着她的腰将人提起来,走进屋内,反手将门关住。

柊羽没抱起来的时候猝不及防,居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唔”了一声,被放下之后,殷离还没来得及不自在,她自己就在那里咳得惊天动地。

而且因为嘴被衣带堵着,憋得脸通红。

殷离赶紧将衣带从她嘴里拿出来,柊羽终于得以背过身去疯狂咳嗽,而殷离一脸担忧地看着她,手指却不自觉地摩挲着那根衣带,直到摸到上面的湿润时,像是被狠狠地烫了一下,手瞬间紧紧握住,而那片湿润就被包裹在他手心。

柊羽其实还好,很快就恢复了,刚刚看着眼中,只是因为嘴被堵住了的原因。

她回头来,感觉狼狈极了,连看也不敢看殷离一眼,但却扯着他的袖子道:“你快帮帮我,我真是搞不会这个衣服。”

她一回头,和殷离的距离就拉近,殷离控制着自己不把视线落到她身上。

“待会儿折枝就回来了,让她帮你穿。”

“啊?我不要,我不好意思。”她一脸没办法接受地扯着殷离拒绝。

其实柊羽确实比较没有安全感,她对陌生人的防备心很重,不过也着实没有到完全不能让人帮她换衣服的地步,只不过不习惯而已。

所以此刻……她只是在逗殷离而已。

看着一贯风轻云淡,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中的人突然浑身不自在,耳廓都红透,实在是……太可爱了!

殷离也确实狠狠皱起眉,似乎想要教训她,就算伺候了她半个月的折枝还是陌生人,但是不能让陌生的婢女帮忙换,就能让一个大男人帮她换吗?

可是他还没说出口,柊羽就开始扯自己的衣服。

“你……你等一下……”殷离情急之下直接按住她的手。

其实殷离可不是什么酸腐书生,被调戏一下就会面红耳赤,要是换做别的女人,就算是在他面前脱衣服,他都能面不改色地看着,晃晃手里的酒杯,然后冷静出声让人把她拖出去。

97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勤勤恳恳打工挣钱人柊羽一夕心梗,居然穿到自己的漫画世界!但是……说好的作者是世界意志呢?为什么这个世界和她本来想像中完全不像?最最重要的的是,谁能说她穿成一只金丝雀,为什么会每日被人暗害?是她咸鱼的姿势不对吗?求问:成了全文唯一反派的宠物,该怎么在夹缝中活一直这样?事关一只超强神兽的性命,挺急的!就在早上,她弟弟自杀了……。……

作者:温风仪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