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这山寨到底有多有钱

不知道这山寨到底有多有钱

时间:2022-01-15 20:50:59来源:

但是昨天宋晴和去早朝了,她的话直接把和这位姑姑说自己想要单独的待一会儿,她是会听的,并且软硬不吃。早晨,柊羽带着月宴,说要出去走走,那位姑姑不出出乎意料地跟进了。她们在宫里转了一圈,柊羽在一处,没什么人的凉亭停下来,后说自己想饮茶,顺道给月宴使了早上,柊羽带着月宴,说要出来走走,那位姑姑不出意外地跟上了。。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章节目录<<<

不知道这山寨到底有多有钱

可是今天宋微生去上朝了,她如果直接和这位姑姑说自己想要单独待一会儿,她是不会听的,而且软硬不吃。

早上,柊羽带着月宴,说要出来走走,那位姑姑不出意外地跟上了。

她们在宫里转了一圈,柊羽在一处,没什么人的凉亭停下,之后说自己想喝茶,顺便给月宴使了个眼色,故意大声道:“也辛苦姑姑大热天陪我出来,帮姑姑也端一杯茶来吧。”

月宴看到她的眼神,不动声色,但回来的时候端了两杯茶,分别递给了柊羽和站在另一边的姑姑。

姑姑也没有丝毫推辞,只是微微抬着下巴道了谢。

柊羽也捧着自己手里的茶,不过并没有喝,只是小口吹着,悄悄抬眼看向那姑姑。

姑姑刚刚那杯沿抹了下茶叶的浮沫,抬起手腕喝下去,柊羽就忽然站起来,朝前走了几步,好似十分兴奋地指着前面,“哎?看那边的云!”

她站的离姑姑还有段距离,可是等她一抬手,轻轻碰了一下姑姑的胳膊,她手里的茶水直接倾倒,泼在了自己的腿上。

“哎呀!真不好意思……”

柊羽一脸抱歉地拿着手帕当抹布想帮她擦,被姑姑拦住了,她一脸晦气地拍了拍自己湿掉的衣服。

“奴婢先行告退,柊姑娘可要注意规矩,别往不该去的地方跑,也别冲撞了贵人。”

柊羽趁她低着头大大翻了个白眼,差点把面对着她,站在姑姑身后的月宴逗笑。

“知道了姑姑。”但柊羽嘴上还是十分乖巧地应下了。

姑姑回头看了月宴一眼,仿佛正要张口说什么,但月宴只是慢慢抬眼,安静地直视她,就让姑姑将话憋了回去。

她仗着自己是宫里的老人,还是太后身边的人,朝着柊羽发脾气可以,毕竟她还只是一个无名无分的庶人,家里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家族。

可是月宴……她是唯一能近身伺候陛下的宫女。

宫里总有些人,就算同样也奴才,也是即使你再生气,都不能甩一丝脸子的。

姑姑面色不太好,朝着月宴飞快福了一下身,而后转头迅速离开。

刚刚柊羽在帮她擦的时候就摸到了,茶不烫,是温热的,看来月宴看懂了自己的眼色,并执行地很好。

她坐下来,瞬间放松,简直是半趴着倚在桌边。

月宴见了什么都没说,也没问柊羽将姑姑支开做什么,还是安静地在一边候着,存在感都很低。

但柊羽伸了个懒腰,很快回过头来,“月宴,我能问你件事吗?”

月宴走近一步,微微弯腰,“姑娘要问什么?”

“我想知道最近陛下到底在烦恼什么?”柊羽问的时候,小心观察着月宴的表情,心里也有些紧张。

她不敢问的太明显,怕被怀疑自己别有目的,可是她实在很想知道这个时间点发生的大事到底是什么,或者说,她在确认,这到底是哪个时间段,那些信息是宋微生知道的,那些还隐藏在水面之下。

而她……又可以为他透露那些信息,才不至于让他措手不及,又不会大幅度影响剧情,造成一些未知的危险。

果然,在她问出这话之后,月宴又仿佛回到刚刚那种状态,原本垂着的眼皮慢慢掀起,眼神沉静地和她对视,眼神清透,仿佛没有任何深意,可就是拢了一层雾,什么都看不清。

同样也就像刚才那样,月宴只是安静地盯着她,只把柊羽盯得浑身发毛。

“你……你就说能说的就好。”她小心翼翼打破了安静。

月宴突然展颜微笑,“没什么不能说的。”

“来,那你做这儿,快跟我说说。”柊羽招了下手,示意她坐下。

月宴摇摇头拒绝,朝柊羽道谢,而后凑近她身边,腰背微弯,几乎贴近她,低声将最近这个案子告诉了她。

她当然不可能将其中的利益纠葛告诉柊羽,可是就只是客观地将事情说出来,就已经足够柊羽理清整件事情的脉络了。

来宫里之前,事情还没有发生,她也完全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自己将整个剧情重新推演了一遍,但具体的发展如何,她还不清楚,而在宫里的时候,宋微生也从来不会对她讲这些,对他自己算是烦心事的话题。

因此柊羽此时才知道这几天在剧情里的具体时间线。

在创作中,故事时间和话语时间有时候会出现很大的偏差和错位,所以柊羽只知道大概,太具体的她还是必须依据现实。

也就是此时,她才听到青泽山这个名字,证明剧情已经开始正式推进,或者说,权谋篇正式开始了。

这部漫画说起来,其实可以算是成长升级流,剧情从上一代,贵妃的逝世开篇,经历两位主角的相遇,在宫中举步维艰中互相扶持,一步步扩大自己的力量。

成年之后经历了几个坎,此时是整个朝廷的风云正式开始翻涌的时候。

此时的宋微生以为自己的羽翼渐丰,已经可以开始慢慢动手,一步步蚕食压在头上两座大山的力量了,可是现实告诉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宋微生彻底站起来的道路上,还躺着两位拦路虎,而且两位都是隐藏在暗处,前期几乎看不到潜在威胁的大boss。

一位就是大反派殷离,至于另一位……就是青泽山副本的关键人物了。

月宴大概说完,就静静候在一边,柊羽坐在凉亭边沉默了很久很久。

一阵清风吹过带着一丝夏日将至的燥热,也引得她回过神来。

“走,月宴,我们回去。”

下朝之后,殷离就要来接她了,在此之前,她必须为宋微生留点东西。

——

议政殿,今日留下的人也不少,主要是讨论青泽山事件之后的处理情况,官兵将那里翻了个底朝天,没发现什么机密或者其他线索倒是发现那山头真是很富裕,逃跑的时候似乎已经带走了很多重要东西,很多地方都空了,可是还是留下了不少细软。

他们搜的时候,发现一些银镯子,金首饰,都随意扔在地上,也不知道他们这山寨到底有多有钱。

97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勤勤恳恳打工挣钱人柊羽一夕心梗,居然穿到自己的漫画世界!但是……说好的作者是世界意志呢?为什么这个世界和她本来想像中完全不像?最最重要的的是,谁能说她穿成一只金丝雀,为什么会每日被人暗害?是她咸鱼的姿势不对吗?求问:成了全文唯一反派的宠物,该怎么在夹缝中活一直这样?事关一只超强神兽的性命,挺急的!就在早上,她弟弟自杀了……。……

作者:温风仪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