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魁诗云

花魁诗云

时间:2022-01-15 20:51:02来源:

他皱着眉,没说话的,而那姑娘也也没任何惊慌,自顾自自抚弄着头发。“太仆大人明鉴。”一位装扮得花枝招展,脸上的粉扑了无数层的女人突然站出,她左右四五十岁,脸上有些较为明显的笑纹,但看得出来始终精心日常保养,身上的衣服有些艳俗,但首饰却都是材质极佳。“我“少府大人明鉴。”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的粉扑了无数层的女人突然站出来,她大约三四十岁,脸上有些明显的笑纹,但看得出来一直精心保养,身上的衣服有些艳俗,但首饰却都是材质上佳。。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章节目录<<<

花魁诗云

他皱着眉,没说话,而那姑娘也没有任何慌乱,自顾自拨弄着头发。

“少府大人明鉴。”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的粉扑了无数层的女人突然站出来,她大约三四十岁,脸上有些明显的笑纹,但看得出来一直精心保养,身上的衣服有些艳俗,但首饰却都是材质上佳。

“我是这清苑楼的老鸨,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就在楼上。”她笑的媚俗,但眉目之间自有一种从容在。

殷离的确没了解过这家青楼,但他只打眼一看,就大概猜到,她背后应该也是有人的,而且对方的身份很有可能足够与殷司筠抗衡,因此她站出来的时候,才如此镇定自若,讲述的时候也条理清晰,有条不紊,和那姑娘一样,眉目间自有一种稳操胜券的镇定。

这让殷离不禁对这青楼背后的主人好奇了起来。

“这是我这儿的花魁,名叫诗云,是新来的,不懂事,性子也倔不肯委身,但绝对没有想要伤害殷公子的意思。”

“我们清苑楼虽然受殷公子青睐比较少,可是每次都是谨慎客气,从来不敢有半分慢待,这次在清苑楼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也是万分惶恐。”

这老鸨虽然话说的漂亮,但罪责没有半点揽到自己身上,而且她似乎并不护着那个叫诗云的姑娘,而对方面无异色,仿佛根本不在意她的话一般。

殷离沉吟片刻,“无论如何,义弟的死,这位诗云姑娘都脱不了干系,今日我暂时只将她带走,暂时不找清苑楼的麻烦,不过若是被我查出来这件事与清苑楼还有关系……”

老鸨福了福身,“少府大人调查中如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清苑楼绝不推诿。”

殷离扫了她一眼,起身离开。

他身后的人将那位诗云绑走,但即便是被人五花大绑,她也依旧没有任何惊慌,就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盛怒的摄政王杀了给殷司筠陪葬一般,毕竟这件事牵扯到她,就不可能善终。

殷离没有把人带回摄政王府,而是关到了大理寺,他一方面想看看这个诗云到底还有什么后招,能让她如此从容不迫,另一方面,这件事说到底是殷司筠咎由自取,如果自己将诗云关进摄政王府的暗牢,她就真的没办法活着走出来了。

而就在殷离亲自押送诗云的途中,他身边的人才上前来向他汇报一个消息。

殷司筠今天还遇到了一个人。

——柊羽。

殷离一听到柊羽,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要赶快处理好这边的事,然后立刻去宫里接她,今天的时间好像过的太过漫长,他总感觉有些心慌。

他刚一下马车,亲信就过来跟他汇报这件事,殷离挥挥手让大理寺的人将诗云带进去,而后自己与亲信站到了角落。

“他怎么会遇到柊羽?”

殷离皱着眉问道,柊羽住在宫里,前几天不都在后宫玩吗?怎么今天突然跑到前面来了。

“那边的人说看到柊姑娘好像要给陛下送什么东西,就跑到前殿,说是东西都收拾好了,似乎准备直接和主子离宫的。”

殷离听到这儿忍不住微微翘起嘴角,嘴上还抱怨她着急什么。

亲信明智地没有答话,顿了下之后继续道:“柊姑娘在等的时候,刚好遇到下朝的殷司筠。”

殷离都不用想,就猜到殷司筠肯定是远远看到柊羽,自己跑过去的,从内宫过来和出宫的路完全是两个方向,但那中间很空旷,是一大片铺着青色石砖的地面,两边小路隔得很远,但是能够远远望到。

的确,柊羽一过去就被殷司筠眼尖地看到,随后就走过去跟她说话。

殷司筠见柊羽住在宫里,身后还有宫女伺候,以为她是那种游走在男人之间的人,之前好不容易攀上殷离,这次倒好,直接借了跳板,直接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他说得话很难听,几乎可以称作不堪入目,跟在柊羽身后的宫女月宴当即就站出来不卑不亢地将他的话顶回去,并且表示柊羽是陛下的贵客。

而柊羽难道就是逆来顺受的人吗?她怎么可能忍气吞声,若是之前不明情况,她忍就忍了,现在发现殷司筠就是个草包,还是个恶行累累的家伙,这样的人,这样辱骂她的时候,她怎么可能不呛回去。

好歹她以前也跟其他男人斗志斗勇过,最明白怎么气普信男了,将殷司筠全身上下批驳了个遍,专踩他的痛脚。

还拉出殷离来跟他做对比,殷司筠长得也不算丑,但跟殷离那样的天神脸比起来,那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柊羽将殷离大夸特夸,帮他拉满了仇恨值,若是今天殷司筠不死,说不定明天就要找殷离的麻烦。

不过柊羽虽然感到有一丝小小的愧疚,但并不为殷离担心,因为他的那些手段,实在是跳梁小丑,不足一观。

殷司筠被她羞辱之后,气得拂袖而去,只不过他的小厮没法进宫,不知道这一幕。出去之后殷司筠打起精神,准备去外面一振雄风,讨回面子,因此他完全没有察觉到异常,只看到殷司筠因为入仕而春风得意的样子。

可是正因为柊羽在出宫前见过殷司筠一面,而他们之前还曾经有过过节,因此柊羽竟然也被列入了怀疑对象,并且没有经过殷离这边,直接要去宫中扣住她审问了。

殷离听后直接上了马车,吩咐车夫立刻往宫里赶,若不是京城明令禁止当街纵马,他说不定要自己亲自骑马赶过去了。

可问题怪就怪在,消息不是从宫里传出来的,而是来自扶乐殿。

——去抓人的,是祭司。

但他并不知道,此时的殷府门口,也有一辆马车缓缓停下,拢着袖子的伯言从马车上下来,面色如常地进了殷府。

……

柊羽在遇见殷司筠之后,还没来得及见到宋微生,就被赶过来的伯言带到一边。

自从进宫以后,柊羽也再没有见到伯言,被拉到一边的时候,还以为他只是问她在宫中的情况,没想到伯言避开月宴后,第一句话就是:快跟我走。

97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勤勤恳恳打工挣钱人柊羽一夕心梗,居然穿到自己的漫画世界!但是……说好的作者是世界意志呢?为什么这个世界和她本来想像中完全不像?最最重要的的是,谁能说她穿成一只金丝雀,为什么会每日被人暗害?是她咸鱼的姿势不对吗?求问:成了全文唯一反派的宠物,该怎么在夹缝中活一直这样?事关一只超强神兽的性命,挺急的!就在早上,她弟弟自杀了……。……

作者:温风仪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