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祭司喜欢殷离

原来祭司喜欢殷离

时间:2022-01-15 20:51:05来源:

殷离听的皱起眉,秦疏言果真参与其中进去了,但是么羽林军首领也明白了自己和柊羽的关系了吗?为什么会说这件事与他也相关,难不成是……“她们开往的方向,恰恰殷府。”羽林军首领语气平平淡淡无波,说着之后就弯下腰不动。而殷离竟再也没有没看他,更有甚者来还来多说半句话,只禁军首领语气平淡无波,说完之后就俯身不动。。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章节目录<<<

原来祭司喜欢殷离

殷离听的皱起眉,秦疏言果然参与进来了,可是难道禁军首领也知道了自己和柊羽的关系了吗?为什么会说这件事与他也有关,难不成是……

“她们去往的方向,正是殷府。”

禁军首领语气平淡无波,说完之后就俯身不动。

而殷离竟再也没看他,甚至来不及多说半句话,只匆匆向宋微生行了个礼,“陛下,臣先行告退。”

殷离说完就转身,疾步走出殿内。

宋微生此时还不明所以,但看到殷离那样的反应,转念一想,也立刻色变,当即吩道:“快,跟上去,去殷府,不论发生了什么,朕要你保护柊姑娘平安。”

“臣领命。”

……

可是等禁军首领快速点了一队精锐出宫的时候,早就连殷离的影子都看不到了,他竟然连马车都等不了了,内城禁止骑马,他就直接提气飞身而起,运起轻功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殷府。

但一炷香前出发的祭司,此时早已到达了殷府。

“怎么回事?”祭司虽然带了很多人,大张旗鼓地过来,可是实际上进府的时候,只有她孤身一人,并且还是用了障眼法潜进来的。

扶乐殿的人在外面围住了殷府,却好像按兵不动,尚且等在门口,就连上前交涉的管家,也不知道没有露面的祭司其实已经潜进了殷府。

其实殷离的府上,说安全也安全,说危险也危险。

若是有外人入侵,即刻就会被发现,迅速拿下,可是因为他接触的势力实在太多,自己都是在危险之上游走,所以府里连暗卫都没有设,毕竟要是被他们发现殷离居然与对立阵营的人也有联系,那事情就麻烦了。

他府里有守着的人,但是每个方向进来的人都不一样,有些暗卫在他府里当差一年半载,都没有办法知道另一个方向到底会进来什么人,而府里的下人们也完全是鱼龙混杂,他挑选下人的时候完全不在意她到底是哪一家派来的探子,只要能力出众,能够为他办好分内之事就行了。

这样的殷府,对于殷离自己来说是铁桶一块,可是他现在不在,对于柊羽来说,就是个四处漏风的筛子。

祭司很快进了殷离住的院子,从空中落下来,站到了折枝身边,观察着四周沉声问:“人呢?”

“我下了结界,应该就在这里吗,可这丫头太能藏了,我几乎把这个院子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

折枝眼里有些焦躁的戾气,额间泛着薄薄的汗珠。

祭司看了看四周,从怀里掏出一块罗盘,“我来。”

她抬手将一道灵力注入那罗盘中,从她指尖倾泻出的一道仿佛白色雾气的力量,这就是人类术士可以修炼出来的力量,与妖天生的灵力不同,但他们也将之称为灵力。

可是那纯粹的白色雾气注入到那罗盘的瞬间,却瞬间变成了邪气的灰黑,在其中盘旋一圈,随即分散到四面八方。

随着黑色雾气的蔓延,那罗盘终于开始有了动静,指针不停地颤动,待那黑色雾气蔓延到一定距离的时候,指针突然重重一颤,而后指向了一个方向。

“那是什么地方?”

祭司顺着指针的方向看过去,皱起眉,有些疑惑。

她虽然时常到殷府来,可是也只进过殷离的书房,其他地方,她一概是不被允许踏足的,而她自己也不允许自己过分探查殷离的私事,因此并不知道他府内各处的分布。

折枝顺着她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又仔细确认了她手里指针所提示的方向,迟疑道:“那是公子的卧房。”

祭司提步往那个方向走的脚步顿住,站在原地,一时有些进退两难。

迟疑半晌,她低头重新看了看手里的罗盘,深吸一口气道:“走吧,等殷离哥哥回来,我向他解释。”

祭司小心翼翼地将门推开,此时罗盘开始飞快转动,但很快停住,指向了殷离床帐的方向。

她暗骂了一声,“这东西真是大胆,但还是一边观察着屋中的陈设,一边慢慢靠近。”

柊羽从听到她们靠近的时候开始,就一动不敢动,屏住呼吸,凝神听着她们的动静。

祭司看着殷离的床,明明干净整洁一尘不染,但只要一想到这是殷离的卧房,她就脸都烫起来,而她心神一不稳,手里的罗盘也就不稳了,开始胡乱转起来。

折枝并不知道祭司的想法,她只是看着那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异常的罗盘,疑惑地看向祭司。

祭司立刻稳住心神,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她回过头去,罗盘的方向重新稳住,可这次竟然换了个方向。

祭司心里陡然一惊,刚刚进来的时候指的明明是偏右的方向,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发生了变化呢?她明明丝毫没有察觉到任何动静,如果柊羽果真移动了位置,在这么小的空间,她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呢?

她这样一疑惑,心里就不自觉地慌起来,即便她已经尽力让自己冷静,可是本能的反应还是骗不过罗盘。

祭司深呼了口气,再次定睛看去,罗盘这次转的不是很快,但停下来的过程却很缓慢,过了好一阵子,才重新停了下来。

但这一看,祭司又是一惊。

位置再次移动了,可是,罗盘是不可能骗她的。

那么只能是……

祭司直接大步靠近,慢慢观察着这里的环境。

殷离卧房里的东西很少,她面对的方向,只有一张床,一个紧紧贴着床的柜子,房梁不高,床幔的高度正好碰到房梁。

她一靠近,就看到了殷离床上的那个小床,眼睛瞬间瞪大,指着那一大一小两套枕头被子,几乎崩溃地问道:“她、她、那只鸟,睡这儿?”

折枝也面色难言地闭了闭眼,一副不愿意接受的样子偏开了头,她完全是没有办法理解的样子,知道那金丝雀居然是……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办法直视殷离的床,简直难以想象。

祭司感觉呼吸都急促起来了,柊羽简直怀疑她下一秒就能背过去,她在黑暗中无声地翘了翘嘴角。

原来这祭司喜欢殷离啊……

97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勤勤恳恳打工挣钱人柊羽一夕心梗,居然穿到自己的漫画世界!但是……说好的作者是世界意志呢?为什么这个世界和她本来想像中完全不像?最最重要的的是,谁能说她穿成一只金丝雀,为什么会每日被人暗害?是她咸鱼的姿势不对吗?求问:成了全文唯一反派的宠物,该怎么在夹缝中活一直这样?事关一只超强神兽的性命,挺急的!就在早上,她弟弟自杀了……。……

作者:温风仪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