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的厨房

废弃的厨房

时间:2022-01-15 20:51:24来源:

在妖族渐渐地聚居地出来,行成家族和等级后,家族小辈的天赋就特别受关注更多,有时候候更有甚者直接很大影响到整个家族的地位,就例如镜鸾。她实际上是族里的天才少女,化神时间为二十年,这在本族了算十分很厉害的了,而她是第一个也可以住到浮罗山这么高位的族人,虽然只她其实是族里的天才少女,化形时间为三十年,这在本族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了,而她也是第一个可以住到浮罗山这么高位的族人,尽管只是在少主的院里做婢女,对她来说也是无上的荣耀。。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章节目录<<<

废弃的厨房

在妖族渐渐聚居起来,形成家族和等级之后,家族小辈的天赋就尤其受到关注,有时候甚至直接影响到整个家族的地位,就比如镜鸾。

她其实是族里的天才少女,化形时间为三十年,这在本族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了,而她也是第一个可以住到浮罗山这么高位的族人,尽管只是在少主的院里做婢女,对她来说也是无上的荣耀。

毕竟在这里她可以见到少主,在少主身边伺候还可以历练自己,接触到更多的强者和资源。

原本镜鸾在这里干的心甘情愿,即使是做琐碎的活计,也没有什么抱怨,也是因为这样才被管理下人的姑姑派去伺候柊羽。

可是到她知道自己要去伺候一只金丝雀,还是感到非常地不甘心。

金丝雀这个种族,在妖界真的查无此人,就像是后宫里各种美人争奇斗艳,有些美貌倾城,有些家世显赫,无一例外光鲜亮丽,通身贵气,甚至还一直明里暗里较劲。

可是就在这样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灰扑扑,脸没洗干净,衣服也全是破洞的小乞丐,而这小乞丐转头就被封为皇后,毫无理由地占据了所有人觊觎争抢,打的头破血流都坐不上的位置,可想而知,这些人是什么心情,真是杀了她的心都有。

除此以外,还凭空生出荒诞与怨恨来。

她不服,更不甘心。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就算是镜鸾现在知道了柊羽的天赋不过尔尔,她也依然没有丝毫办法,只能转过头的时候抱怨一句,而后露出讨好的笑问左诗云,“左小姐你说是吧?”

左诗云没搭话,她似乎甚至根本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只是神色莫测地皱着眉看着台上,视线盯住那金池上的水晶柱,而后又转到柊羽身上。

半晌才垂下眼睑,似乎自言自语地开口:“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

柊羽在妖界的第三天,修整地差不多了,环境也熟悉了,她是个十分能适应环境的人。

只不过现在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她的零食吃完了。

柊羽的生活习惯一直不怎么好,熬夜,把零食当饭吃,饥一顿饱一顿……不过她身体一直还不错,没给自己折腾出什么胃病了。

也正因如此,她也没留心自己猝死的风险。

到了这边,柊羽即使有心吸取教训,一时间也有些做不到。

之前在西月国,不管是做鸟还是做人,无论是殷府还是宫里,每天的三餐都有人伺候着,按时按点端上来。

柊羽是既来之则安之,准备了她自然就吃,也没那么不识好歹地挑食。

她不爱吃的东西很少,毕竟以前生活困难的时候,吃一顿饱饭都难,别说挑食了。

她只是要么吃很多,要么就不吃,挑的不是口味和食材,而是吃饭这件事本身。

也幸亏前世今生两辈子都没人管她,才让她如此任意妄为,要是给她父母知道了,非要抽她一顿不可,不过要是她父母没有早早走了,她或许也不会养成这样的坏习惯。

但无论如此,她现在面临的事实就是,零食库存告罄了,这意味着她需要自己去搞点吃的,后院里那位丫鬟比她还大牌,想必是使唤不动的。

不过既然镜鸾能安分地待着,不主动来招惹柊羽,她就已经该烧高香感谢她给自己一个清净了。

柊羽自己摸到厨房,看了看整个厨房的环境。

食材,无;调料,无;餐具……有是有,可惜上面积了比米缸里的米还厚的灰,根本没法用了。

平心而论,柊羽住的这间小院,已经算是伯言这里顶好的了,伯言自己住的自然是主院,不过一应物品都很简单低调,而柊羽这里,就是和左诗云住的西院平分秋色的地方了。

虽说妖族的建筑看起来都很简单,即使是整个妖界的少主,住在浮罗山第二高的位置,这一片院子也就只是像人界那些富商家一样,基本都是低调简单的小院子,最多花些心思,可很少有人会弄得极其华丽贵气。

相反,他们在另一方面十分看重。

妖界实力为上,住的地方自然也以灵力充沛为上乘,柊羽住的院子风水就很不错,环境清幽,寂静阴凉,不说滋养,倒是很能够让人静心,对修炼也是大有帮助的。

可惜柊羽此时并不再热衷于修炼,一大早的,她饿了。

既然没有吃的,她自然也宅不下去了,很快收拾好自己,出门去找伯言。

这里和殷府又不太一样。

伯言和殷离的气质大不相同,以前柊羽刚认识的时候尤甚。

柊羽刚见到伯言的时候,他可能是刻意收敛了自己的存在感,周身只有一种十分寒凉的冷淡,就像是在极深的冰窟里呼出的热气,瞬间就被冻住,而且还是一种奇怪的、仿佛能消弭一切,无视一切的冷淡。

而等他恢复妖族少主身份之后,身上的气息自然外放了些,不会再让人注意不到他,此时的身上又仿佛多了几分戾气和血性,明明他的心看起来也是冰封的,却好像在层层的坚冰之下,藏着一颗滚烫的,剧烈跳动着的心脏,一切仿佛被暂时掩埋在冰下的岩浆,总给柊羽一种奇怪的感觉。

殷离则截然不同。

他本来气息就在外露和内敛之间,把握得刚刚好。喜怒不形于色,可偏偏性格并不偏执,在外还能装出一副寻常佳公子的模样,骨子里更是有说一不二,果断狠辣的霸气。

单看他们的气质和行事,或许会以为殷离是很能够八面玲珑,游走在众人之间的人,而伯言则是孤僻冷漠的性格。

可事实却并非如此,殷府好歹是少府大人,身份显贵,可他的府上却非常地低调,殷府冷清地不像话,殷府里不是没有下人,实则人数还不算少,只不过殷府规矩不少,下人基本都被限制在后院,殷离和柊羽活动的这部分范围,一般的下人没事的时候根本不允许进入。

伯言的院子倒是另一番样子,浮罗山建筑全是划片儿的,他独占一大片区域,光是每天的打扫都需要不少人。

97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勤勤恳恳打工挣钱人柊羽一夕心梗,居然穿到自己的漫画世界!但是……说好的作者是世界意志呢?为什么这个世界和她本来想像中完全不像?最最重要的的是,谁能说她穿成一只金丝雀,为什么会每日被人暗害?是她咸鱼的姿势不对吗?求问:成了全文唯一反派的宠物,该怎么在夹缝中活一直这样?事关一只超强神兽的性命,挺急的!就在早上,她弟弟自杀了……。……

作者:温风仪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