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知道我不好惹 0004 人家怎么舍得让你费心劳力,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过心中默默吐槽,大佬初面部表情惊讶过后又恢复淡定。心里面说服自己:为了钱,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厉司丞:呵呵。她忍气吞声:“司丞,你能不能坐起来,这样不好喂。”【我现在装作手抖...

不过心中默默吐槽,大佬初面部表情惊讶过后又恢复淡定。

心里面说服自己:为了钱,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厉司丞:呵呵。

她忍气吞声:“司丞,你能不能坐起来,这样不好喂。”

【我现在装作手抖把水泼他身上,他会不会一下就跳起来?】

“我自己喝。”

厉司丞猛地坐起身,伸手将水端了过来。

初迢:“你不要人家喂了吗?”

【完了这做作的语气改不回来了……】

厉司丞扫了她一眼,喝了一口水,语气淡定:“哦,我想起来我手能动。”

初迢:“……”

【这不是神经病谁是?】

厉司丞听见别人老在心里骂自己神经病也忍不了,但此时他不能不忍。

他也好奇自己为什么偏偏能够听见初迢的声音……

嗯,是从他刚进来开始?

想到这,厉司丞忽然起身:“你就在这,我出去有点事。”

初迢下意识问了句:“你去哪啊?”

厉司丞:“和你没关系。”

他不是多冷漠,但对于陌生人都不假以辞色,尤其脾气也不算好。

要是初迢是其他人,早就被他骂走了。

只不过他听得见初迢的心声,这是他觉得有趣的地方,暂且就没动她。

他出门当然是要试验,自己是突然多了个能力,还是只能听得见初迢的。

通过初迢的表现来看,他不觉得那是自己的幻听,他很清楚自己,精神状况一切都正常。

走出门去逛了一圈,很显然,周围的保镖的心声,他都听不见。

看来是只能听得见初迢的。

回到病房,初迢正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当然,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如果不是厉司丞一看见她,就听见她心里面说了一句。

【哎,啥时候才能继承这人的遗产,愁人。】

初迢从沙发上站了出来,声音依旧甜的令人发腻:“司丞,你回来啦?我有乖乖等你哦~”

【呕,爸爸都快吐了】

厉司丞:“……”

遗产?

他眼眸瞬间眯了起来,他这还没死呢,这就惦记上他的遗产了?

何况还是以一个未婚妻的身份。

哪来的继承权。

当然,要是最后发展到结婚就不一样了,家里人打的主意还真是够天真的。

只是这人也天真,他要真死了,哪怕就是结了婚,那遗产也绝对落不到她手上。

他心底很是不爽,毕竟面对着一个在心里面惦记着自己遗产的人,谁也爽不起来。

不过……

他嘴角微扬,低沉的嗓音很有质感,“那你知不知道,身为一个未婚妻,你的职责是什么?”

初迢:“?”

她睁着眼睛,懵懵的样子又纯又惹人怜爱:“司丞,你需要我履行什么职责呢?!”

【你需要我履行个大菠萝!敢不轨老子揍的你喊爸爸!】

“……”

厉司丞一滞,差点被她的心声搞的崩塌。

“我想……”

他蓦然伸手抓住初迢的腰,语调暧.昧:“你是我的未婚妻,那你应该和我……”

下一秒,初迢猛地把他推向枕头,柔软的被褥,却让厉司丞感觉自己像是被砸出了脑震荡。

“嘤,你身体不好,人家怎么舍得让你劳心费力,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