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姐她超酷哒 第3章 搬到隔壁的邻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说的就是林柯。开始是他非要听真话,听完之后又不顾场合地把自己喝大。徐槿一给他找了代驾,让人直接给他送回去,自己直接开车回公寓。离开餐厅的时候,天色就暗了...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说的就是林柯。

开始是他非要听真话,听完之后又不顾场合地把自己喝大。

徐槿一给他找了代驾,让人直接给他送回去,自己直接开车回公寓。

离开餐厅的时候,天色就暗了下来,等到了小区天色已经完全变黑。

把车停好之后,徐槿一想到家里的猫粮该补货,去了小区超市选了猫粮又带上几包鱿鱼丝。

选完东西到了结账的柜台,准备出示付款码,手机突然黑了屏。

在小区公寓已经住了一年多,来超市的次数只多不少,售货员基本上都认得徐槿一,也知道她人冷话不多。

但看徐槿一出糗可不是件令人轻松的事。

尤其在空气尴尬的静止中。

收回了手机,徐槿一将已经扫码标价的东西推了回去,“一会儿我再来买!”

一句话让售货员心底里松口气,面上保持微笑,“好的。”

“我来吧!”

声音是从她身后传来的。

回头看过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米色长款风衣,气质清贵的男人。

他身形挺拔修长,生了一副极好的相貌,就连音色都是陶醉的稳重。

有人帮忙解决问题固然是好事,但徐槿一不想欠人情,也很确定不认识对方。

毫不迟疑地拒绝,“不用。”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收款的提示音。

售货员歉疚一笑。

她不想顶受徐槿一的注视压力,只想尽快完成工作。

没办法,徐槿一只能将视线转移到面前男人身上。

对方莞尔一笑,下一秒温然开口,“出门在外难免会有不方便的时候,况且同在一个小区,也算是邻居。”

徐槿一坚信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所以,即便对待陌生人的好意,她客气的同时也保持了警惕。

“你可以把联系方式留给我,一会儿我转钱给你。”

对方率先做自我介绍,“郑嘉平。”

郑嘉平……

徐槿一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来是在那里看到或是听到过。

可再看面前人的行装,难道……她在咖啡店看到的那个人是他?

郑嘉平感受到她的打量,接着开口,“或许徐小姐没有印象,我和徐小姐先前有过一次交集。”

徐槿一等着他把话继续说下去。

确实,她对他说的话完全没印象。

郑嘉平面上保持了微笑,“先前你预约了我的心理咨询,但没有来。”

经他这么一提醒,她想起来确实有这回事。

不过,距离现在有段时间了。

当时,突发奇想地预约了心理咨询。

手机上显示成功预约后,她又觉得自己冲动的行为太荒唐,果断给取消了。

随后把手机扔在了一边,也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为此,她还一再地鄙夷过自己情绪上的反复无常。

可,她没想到和当初预约的心理咨询师还会有见面的一天。

徐槿一瞧了眼郑嘉平。

长得好看,看着挺正经的。

不过,对方既然是心理咨询师的身份,接触到的来访者肯定不在少数。

“取消预约的只有我一个?怎么你就单记住我了。”

郑嘉平浅笑,“先前看过你的作品展,我很喜欢。”

徐槿一扯了扯唇角,“哦。”

合着,她赶巧还遇到了一个粉丝。

难道,她已经火到这种程度了?

从超市出来,走了一段路两人都是同行。

徐槿一没想到,住在一个小区也就算了,居然还是同一栋楼。

同乘了一部电梯,看到郑嘉平按下27层,徐槿一懂了,“原来搬我对面的人是你。”

这片小区,公寓里每层只有两家住户。

“好巧,这么说来我们是邻居。”

徐槿一唇角动了动,但没再开口。

她觉得这样挺好,一会儿她可以直接把钱还给郑嘉平,省时省力。

回到公寓后徐槿一先找来充电器给手机充电。

在家待着的Lucky虽然懒洋洋,但听到公寓门口的动静就迎了上来,随后就充当小跟班一路跟在徐槿一身后。

摸了摸Lucky的脑袋喂了些猫粮和鱿鱼丝,想着等它吃完准备再给它梳理毛发。

这里要提一句,Lucky之所以被叫做Lucky,是因为它曾经是一只流浪猫。

虽然它是一只金渐层,但不能否认它曾经被遗弃过的事实。

不过,最初把它捡回来的时候一点看不出金渐层的影子。

浑身脏兮兮,身上的毛发掉了大半,瘦成了猫干,眼睛糊上睁不开,可怜巴巴地缩在草地里窸窸窣窣地颤抖,要不是正好碰到徐槿一,肯定没救了。

于是等把小生命抢救回来后,徐槿一就收养了它。

徐槿一也没想到,原本病态孱弱的猫从死亡的边缘线上救回来后,食量不断地增加,性格更是温驯黏人,几个月后就脱胎换骨重新变了模样。

如今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两年的时间。

等把一切忙完,她想到对门的邻居。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画展的宣传册,她拿起一份去敲了公对面的公寓。

郑嘉平闻声过来开门。

门外的徐槿一将宣传册递过去,“后天我有画展,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看。”

“荣幸之至。”

徐槿一深看他一眼,送完册子后往自己公寓走。

她觉得郑嘉平待人接物的方式太……正。

郑嘉平这个人和人说话时声色温和的却不失郑重,目光虽然会看过来,表达了真诚情感又不会给人造成不适,还给人种被充分尊重认真倾听的感觉,让人对他说的话莫名产生种信服力。

不过,就他这行云流水的姿态来看,不像练个一时半刻就能装出来的,倒是从小到大被教导出的好教养。

可是,这样的好,莫名其妙地激发起人的破坏欲。

公寓里的郑嘉平打开徐槿一送来的宣传册,却发现宣传册里除了作品的图样还夹着一叠现金。

将宣传册放在了桌子上,低眉间眸光潋滟,他的邻居还是老样子,不喜欢欠人情。

不过,他的手却落在了画家介绍专栏。

上面印着的照片正是她的照片。

眼神有些冷,但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好看。

指尖轻触,眸光潋滟。

忽然间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修长的手将手机拿过接听。

还未出声,先听到对方兴致勃勃说了一句,“搬家了,可算见到心上人啦,心情激不激动?”

给他打电话的人是何屹安。

他的好友,平川医院金牌外科医生。

起身站到了阳台,夜色中远处的灯光亮起,灯火阑珊。

隔壁的阳台上亮出一抹光线。

郑嘉平视线望向隔壁的同时,挂断了电话。

何屹安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心疼,“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