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001 祖宗显灵(求收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完了,全完了……”8月炎夏,窗外蝉鸣声不绝于耳,苏家别墅四层的祠堂里却泛着森森冷意。大小姐苏也醉醺醺地闯入,瘫坐在供奉祖宗牌位的桌子前,口中振振有词:“本以为跟薄云礼订婚...

“完了,全完了……”

8月炎夏,窗外蝉鸣声不绝于耳,苏家别墅四层的祠堂里却泛着森森冷意。

大小姐苏也醉醺醺地闯入,瘫坐在供奉祖宗牌位的桌子前,口中振振有词:“本以为跟薄云礼订婚就能彻底翻身,结果骗他喝了药都不愿意碰我……都怪我妈出的馊主意!”

她倏地起身,将整齐摆放在牌位前的香炉、贡品胡乱划到地上。

“我爸天天供奉这些破牌位有什么用?说什么祖宗庇佑,庇佑个屁!我欠的钱,祖宗能帮我还吗?”

说来也怪,她长臂乱挥,所有东西都被砸的乱七八糟,唯有一盘烧鸡,依然端端正正地躺在中央。

她面目陡然狰狞,抓起烧鸡直接撕成两半摔在地上:“连烧鸡也跟我作对!”

随着烧鸡落地,置于角落的一个蒙有灰尘的牌位剧烈晃动了一下,苏也茫然看向牌位,以为自己喝多眼花了。

那牌位上刻着的也是‘苏也’二字。

这个跟她同名同姓的人,论辈分,是她的姑奶奶。

她没收回视线,干脆对着牌位骂了起来:“我最恨的就是你!你跟你爸当年做的那些事我早就听说了!简直把苏家的脸都丢尽了!你倒是挺会的,无儿无女,20多岁就死了,一了百了。”

“可我呢?我爸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给我起跟你一样的名字!这就算了,他竟说我连长得都跟你很像!因为这,所有人都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这下联姻泡汤,钱也没着落了,我妈要知道我在外面欠了那么多钱一定会骂死我的!”

她仰头猛灌了一口酒,酒瓶砸到地上,一地狼藉。

起身转向窗边,完全无视掉身后那剧烈晃动到快要裂开的牌位,晃悠悠地垂首看向窗下。

风将她齐肩的半长发卷起,时间仿佛定格。

“你们不都想让我死吗?好啊,我就如你们所愿!”

话落,她纵身跃下。

同时,空无一人的祠堂中回荡起一道略低沉的少女音:“长得像我是你的荣幸!要不是姑奶奶我留给你们遗产,你们能有现在的富贵?听信外人传言污蔑祖宗,枉为苏家子孙!”

……

听到那声厚重的闷响,正在阳台晾衣服的张妈,突然反应过来刚刚窗外落下的黑影是什么,赶紧冲了出去,远远就看到大小姐苏也正趴在花园中心的水泥地上。

“大小姐……”张妈一张脸瞬间没了血色。

可她还未来得及反应,下一秒,又眼睁睁看着大小姐自己站了起来……

O.M.G

张妈险些原地去世。

苏也拍了拍身上的土,姿态很飒地蹭掉流下的鼻血。

竟然是脸着地,下落姿势毫无技术可言。

她转了转脖颈与肩头,确认肉身无损后,拇指指腹迅速从肩峰肩髎穴压至锁骨天突穴,被酒精迷醉的大脑渐渐清醒。

她抬手抵在眉间,适应了好半天才睁开眼睛,终于从那乌漆嘛黑的木牌里出来了。

原本只是想阻止侄孙女寻短见,没想到竟进入了她的身体。

这是重生在侄孙女身上了?

天意……

“傻孩子,你的死惩罚不了任何人,姑奶奶帮你,活着看他们所有人哭。”

张妈见作精大小姐似乎是没事,便收回视线,继续晾衣服。

一句关心都没有。

苏家上下谁人不知,苏大小姐生来就是个惹祸精。

上课骂老师,下课打同学,当面顶撞,背后扯谎,小偷小摸,损害公物,夫人厌弃,夫家嫌弃,十九有余,才上高三!

难怪跟她那个姑奶奶长得那么像,绝对不祥。

想罢,又十分嫌弃地瞥了眼苏也,这一瞥可不得了,薄家少爷和林家少爷什么时候来了?

张妈赶紧净手、摘了围裙,小跑迎了上去,恭敬颔首道:“薄少爷、林少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我这就去禀报夫人。”

薄云礼淡淡“嗯”了一声,透着寒芒的目光重新落向站在眼前的苏也。

他声线很低,即便同时有很多人说话,也会第一时间捕捉到他的声音,带着沙沙的喉音,乍一听温润柔和,细品,后调却是冷淡又疏离。

苏也不卑不亢地回看他,心道:哪里来的牛郎?有几分姿色。

她同前世一样,对情情爱爱没有任何兴趣,但看看又不要钱,不看白不看。

男人身材欣长挺拔、相貌惹眼,高挺鼻梁上架着一副轻薄眼镜,透着股禁欲、优雅的气息。

镜片后那双狭长的眸子生得甚是好看,眼角深邃,眼尾微垂,如同幽邃而危险的深海,微抬下巴时整张脸庞阴郁而冷峭,气场强大。

他旁边那个,单看也称得上俊美,可与前者相比,就逊色多了。

逊色多了的林盏,眼神惊恐的从上到下将苏也看了个遍:“表哥,我发誓,我刚刚真的看到她跳楼了,还是四楼!太TM神奇了……”

薄云礼依旧面无表情。

林盏对向苏也道:“我告诉你!别说跳楼了,你就是上吊也没用!竟然连下药这种下三滥的事都做得出来!我们今天就是来退婚的!”

苏也从称呼中反应过来二人的身份,没有半分怒色,浅浅勾唇,道:“二位家中爷爷可安好?”

林盏警惕:“我爷爷前年去世了,你要干吗?”

苏也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可惜了。”

想当年父亲苏宸硕被冤,全世界都与苏家为敌,薄湛和林正恩却是竭力在帮她,也就是眼前二人的爷爷。

林盏微怔了一下,然后立刻道:“你什么意思?”

若换做其他人说这话,那是真的惋惜,可从苏也口中说出来,绝对是某种诅咒!

苏也习惯性忽略长相逊色之人的话,看向薄云礼,似在等他回答。

薄云礼微微蹙眉,操着又冷又好听的嗓音,语速缓缓:“明知故问。”

林盏抢着道:“就是,要不是薄老爷子逼着表哥跟你订婚,你觉得凭你们苏家的实力,能配得上薄家?”

说来也怪,薄老爷子向来慧眼如炬,最厌恶趋炎附势、肤浅空洞之人,可不知为何,单单就偏心苏也。

苏也撑了撑眉心,祖上均是仁义之士,可这两个后生言语却如此不得体。

四十多年前,她苏也在京都商圈里堪称第一女枭雄,文武全才,苏家的实力甚至一度超过薄家。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算了,依辈分看,这就是两个毛都没张全的小乖孙,跟他们一般见识做什么?

苏也指着林盏,淡定开口:“面色蜡黄、舌苔厚白,”她鼻翼微微动了动,蹙起眉心:“口中有些许异味,乃肝火过旺、胃火虚顶之症。”

刚刚林盏说话时她就注意到了,毕竟是挚友的孙子,理应提醒。

林盏闻言脸刷的红了,疯婆子现在骂人都不带脏字了?这是在拐着弯骂他有口臭?怎么可能?!

苏也没管他的反应,继续道:“明日我送你一副药,你一日三服,不过也只能暂时缓解,无法根治。”

林盏不知是不是被她气傻了,竟接了一句:“怎么才能根治?”

问完秒悔。

苏也:“你这病灶起因,俗称就是……憋得,早日成亲,汲阴泄阳,便可不药而愈。”

林盏直接气笑:“就知道你在装神弄鬼!绕来绕去还是绕回来了,不过你说错人了吧?你应该是想劝表哥早点结婚,这样你就能得逞了!”

本以为这下苏也该露出真面目了,谁知她丝毫没有被戳穿后的紧张感,面色平平道:“他不必,他面色白中泛冷,看样子应该很久没有想过那事了,不然不会连情药都不顶事……”

❤️

ฅ՞•ﻌ•՞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