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005 姐控苏星(加更二合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张妈闻言倏地愣了,竟然被发现了……苏也忽略她愚蠢的反应,继续道:“张妈,聪明点,我妈就算再嫌弃,我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而你身为下人搬弄是非,竟妄想挑拨主子间的关系,如果我把这事...

张妈闻言倏地愣了,竟然被发现了……

苏也忽略她愚蠢的反应,继续道:“张妈,聪明点,我妈就算再嫌弃,我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而你身为下人搬弄是非,竟妄想挑拨主子间的关系,如果我把这事告诉他们,你觉得他们会向着你,还是我?”

张妈瞪着眼睛看着眼前之人,张着嘴,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

是大小姐没错啊?怎么一天不到竟像变了个人?从前的大小姐,荒唐成性,破罐子破摔,下人们经常背后甚至当面议论,她从来都是充耳未闻,正因如此,张妈才会越来越放肆。

可眼前的大小姐,不但精明善辩,甚至还有种不知从哪来的威严感,刚刚那点到为止的话无异于给了她当头一棒:是啊,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自己真是太蠢了。

半晌后,张妈面色难堪地道:“大小姐,这,这都是误会……您点的菜,明日就命后厨准备,以后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 ̄ε(# ̄)——

翌日,苏也凌晨5点就起来晨跑,路上人烟稀少,只有早餐铺飘着香,大老远就闻到豆浆的香气。

老板从大锅里拉出盛着豆浆的汤勺,勺下溢出的热豆浆跟白绸缎似的,扬起来又落下去。

“刚出锅的豆浆,1元一杯!”

以现在的物价来看,这价真心便宜,可惜侄孙女也是真心穷,苏也一会儿还有别的事要办,没带闲钱。

这时,静静躺在街角的一枚花纹特殊且别致的硬币朝她眨了眨眼。

不多不少,正是1元。

两分钟后,苏也心满意足地喝上了豆浆。

若改日知道失主是谁,大不了百倍奉还。

喝完豆浆,她找了间药房给林盏抓了服药去送,不出意外的是,林家管家连句让她进屋坐坐的客气话都没有,直接伸出一只手把药拿了进去,道了句‘恕不远送’,就把她打发了。

苏也不以为意,在从前,她的药方万金难求,不吃不知道,一吃吓一跳。

尽情装吧,等药吃完了,还得找她配。

早上9点,回到苏宅。

张妈将凉拌木耳、山药冬瓜汤以及刚出锅的早点整整齐齐地端上餐桌,今天她乖多了,一句废话都没有。

苏锦阳正好要出门,路过餐桌时,看见埋头吃饭的苏也明显怔愣了一下,现在是暑假,苏也每天都要睡到中午才醒,今天倒是反常了,他扫了眼颇为丰盛的餐桌,摸了摸苏也的头,哑然失笑:“是不是昨天爸爸罚你不许吃晚饭,所以饿了?”

头顶突然降下的一片暖意让苏也执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有那么一瞬间,她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

苏锦阳继续道:“今天我和你妈会回来的晚一些,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张妈给你做。”

苏也平复了下情绪,不动声色道:“烧鸡。”

徐焕英换了身最拿得出手的礼服,急匆匆地从里屋走出来,对苏也道:“正好你弟弟今天出院,你去医院接他回来,”说着,她眸光突然一凛,警告道:“如果再敢让你弟弟受伤,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昨晚睡了个好觉,苏也回忆起些许侄孙女的记忆。

苏家一共有两个孩子,随着苏也长大,徐焕英觉得苏也这个号练废了,准备开新号重练,谁知一举得男,甚是高兴。

苏也的弟弟名叫苏星,年仅5岁,前几天苏也骑机车载弟弟兜风,不料出了个小事故,好在护具齐全,只有几处轻微擦伤,今天是伤愈出院的日子。

苏也觉得能被徐焕英宠上天的弟弟绝对是个骄纵到不像话的混世小魔王,但好歹是苏家的血脉,她便应下了。

京都医院。

苏也按徐焕英说的到达苏星所在的儿童专用病房,一共四个床位,躺着四个穿着相同病号服的小男孩,差不多的年纪,留着差不多的发型。

差不多的苏也,漫不经心的目光在病房内囫囵一扫,然后走向靠窗的四号床。

她有脸盲症,但自己不承认。

站在床前,语气很是笃定:“星星,跟姐回家。”

四号床的小男孩瞪着紫葡萄般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脑子不太好使的漂亮大姐姐,头顶缓缓升起一个问号。

苏也唇角微抽,猜错了。

随即,隔壁三号床上的正版苏星用一声“卧槽”成功引起了苏也的注意。

面对面却认不出自己弟弟的姐姐,全华国怕是只有她了。

苏也挺淡定地回身,这次先扫了眼床尾名牌上写着的‘苏星’二字,确认过后,才轻咳一声:“姐刚跟你开玩笑呢。”

不得不说,这苏星真真是个小正太,生的漂亮极了。

苏星表情僵硬了两秒,片刻后,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姐,我想死你了!”

‘你了’二字还未出口,他激动地掀开被子,一把抱住了苏也,软乎乎、肉嘟嘟的小手直接环住了她的腰:“姐,这里都是小孩,我最讨厌跟小孩一起玩了!你是来接我出院的吗?”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苏也有些不适应,她干巴巴地笑道:“嗯,接你回家。”

谁知苏星并不满意这个答案,撅着小嘴撒娇道:“姐,才几天你怎么就变了?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小老弟,去哪玩都带着我吗?我不要回家,我要跟姐姐在一起!”

几回合后,苏也发现苏星很黏侄孙女,还会问她累不累、饿不饿,说要拿零花钱给她买烧鸡,活脱一个姐控。

“姐,你还骑机车带我吧,我不怕摔,男子汉大丈夫留点疤算什么?而且为我姐留疤,是我的荣幸!”

苏也摸了摸他的头,心道:这娃,有前途。

“机车就不骑了,咱们今天打车。”

死而复生,她可惜命了。

正不知要带他去哪儿玩,侄孙女的手机一连收到5条短信,全是不同银行发来的贷款逾期警告。

四十年前,当苏也还在用‘大姐大’的时候,就预测到了未来手机的发展趋势,所以她适应得很快,用起来畅通无阻。

她算了一下,侄孙女大概欠了45万。

竟然为了这点钱想不开……

重生后要做的事情很多,今天先从最简单的做起,帮侄孙女把债还了。

她将苏星的衣服扔给他:“换好衣服,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