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情敌的长姐 第1章 我的手不干净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昏昏暗暗的天光里。谢姒沅躺在床上,偷偷眯起眼睛看向坐在床边暗自垂泪的女子,乌发雪肤,身段纤细,这一哭更是带有几分任何男人都要为之心痛的楚楚可怜。猫哭耗子。惺惺作态!“金解...

昏昏暗暗的天光里。

谢姒沅躺在床上,偷偷眯起眼睛看向坐在床边暗自垂泪的女子,乌发雪肤,身段纤细,这一哭更是带有几分任何男人都要为之心痛的楚楚可怜。

猫哭耗子。

惺惺作态!

“金解语,你又来矫情什么?”她冷笑着开口,然后才发现嗓子肿痛得离开,说出口的话含浑模糊,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谢姒沅记得,自己去应了摄政王的邀约,看在儿时情分上,没有设防他递过来的一颗青枣,一口咬下,胃里便似着了火一样灼痛,喷了口血后便人事不知。

没想到天可怜见,自己没被毒死。

但一睁眼就看到抢了自己未婚夫的女人,也真是够恶心的。

“姐姐。”

金解语听见床上传来的声音,猛地抬头,露出哭得红肿的双眼,起身将帷幕挂起,坐到床边,拉着她的手哭道:“你可吓死我了。”

姐妹情深装得倒挺像。

如果不是浑身无力,谢姒沅现在就跳起,结结实实给金解语一个大嘴巴子。

让你冤枉我!

半月前,金解语的演技还不如现在这样熟练,但也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她,谢姒沅不耐烦应付,转身要走,结果金解语拉着她不放。

几个回合拉扯下来,金解语忽然倒地,捂着脸哭泣:“姐姐打妹妹也是应该的。”

谢姒沅根本就没动手!

抬眼一看,对上满眼震惊的未婚夫何玉章,才知道这是金解语借位设下的局。

她相处了二十年的竹马何玉章,就这么飞了,宁可违背父母之命,也要悔婚,谢姒沅当时气得几乎吐血,只恨当时没配合金解语,把她扇成陀螺。

后来金解语怕被她报复,一向躲着她走,不知怎么今天又撞上来了?

“门外有人?”

谢姒沅一字一顿挤出四个字,讥讽的问道,不知道她又想演给谁看。

“没有。”

出乎意料的是,金解语跟看不出她的脸色一样,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摇了摇头,一把拉过她的手,泪水莹莹的说道:“姐,那些银票是怎么来的我不再管了,只要你以后千万别再做傻事。”

什么银票乱七八糟的,你金解语还能管到我的头上?

谢姒沅皱了皱眉,她得找摄政王报仇,得借着自己中毒一事大做文章,与弟弟商量怎么对付那几个有不忠之心的臣子,没那个时间跟金解语飙戏。

双肘用力,勉强撑住身体想要起来。

“啊!”

还没等坐起身,又重重摔回了床上,脑袋里七荤八素,简直像浆糊一样,她一时间紧闭双眼,说不出话来。

“姐姐!”

金解语惊呼一声,竟诡异的能听出几分情真意切,她泪水肆意,一边伸手替谢姒沅揉着脑袋,一边扭头喊道:“云儿,快去请周大夫。”

自己连宫里的御医都能请来,要用你的周大夫,献什么殷勤?

况且自己现在就算不在家里,也该是在皇宫,哪个地方都不是金解语能随意进出的,更不可能自己的身边只有她一个人,这到底怎么回事?

纷杂的思绪涌进脑海,谢姒沅只觉得头更疼了,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

脚步声来来去去。

她迷糊间,只知道大夫来了又走,过了一会儿,金解语便端来一碗药,想喂给她喝,谢姒沅哪儿会信她,死不张口。

金解语似乎又哭了一阵,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周围总算安静下来。

下午。

谢姒沅睡足了,总算感觉身上有了些力气,脑子里也清明起来,扫了眼周围的环境,再一回想昏睡之前金解语的表现,终于察觉不对。

抬手准备将帘幕拉起时,忽然愣住。

“这手,怎么不是我的?”

她垂死病中惊坐起,低头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从肩膀摸到了脚尖,总算确定了一件事:不仅手,这具身体也不是她的。

一鼓作气穿鞋冲到了铜镜前。

铜镜光滑,映出一个清冷淡雅,带着病气的美人,五官轮廓与金解语有三分相似。

这谁啊!

“吱呀”一声。

屋门忽然被人打开,金解语端着饭盘进来,见到她坐在铜镜前后,把饭盘放下,立刻拿了件衣服给谢姒沅披上。

心疼的说道:“姐姐怎么起来了,不多躺会儿?”

两人离得如此之近,谢姒沅十分确定,凭两人你死我活的关系,金解语对她就算是装,也装不了这么像。

“妹妹?”

“哎,姐姐怎么了?”

金解语抬眼看她,杏眼水润,满是疑惑,仿佛树林里从未见过人,所以也毫无防备的小鹿一样,怪不得叫何玉章爱得如痴如醉。

谢姒沅默默的退后两步远。

她见过金解语嚣张虚伪、充满攻击性、恶毒又愚蠢的样子,现在猛地发现她的另一面,还有些不适应。

“我是你姐姐?”

她坐到桌子旁,喝了口水后,随便找了个话题,她只知道金解语是青楼出身的花魁,便下意识的以为此人无父母,无兄弟姐妹,没想到是自己想当然了。

“当然了,姐姐,你不会还怪我吧?”

金解语说完,眼眶又盈满泪水,坐到旁边握着她的手说道:“妹妹保证以后再也不多过问姐姐一件事情了,只求你能原谅我。”

卧槽!

我的手不干净了!

谢姒沅一瞬间想切断自己与手的联系,浑身僵硬的用力抽出手,连忙起身背靠着墙,对向金解语结结巴巴的说道:“你先等一下,我对你倒是挺熟的,但是我没有其他记忆了。”

“姐姐失忆了?”

金解语本来还被她的动作,伤得满眼委屈,听见这话后,信以为真,歪着头问道。

“嗯,对,就是失忆!”

谢姒沅慌忙点头,看金解语又要朝自己走来,连忙伸出一只手表示阻拦,然后半真半假的说道:“我只记得你叫金解语,其他什么也不知道了,甚至连我自己的名字也忘了。”

“怪不得姐姐对我的态度如此冷淡。”

金解语自言自语说完,再次抬头,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姐姐,你叫金迎春,在家中排行第一,我是你的二妹妹金解语,三妹金招弟、四妹金盼弟,还有五弟金宝宝,你能想起来吗?”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