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情敌的长姐 第4章 添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虽说金解语对她的态度简直是柔情似水,但毕竟有前世的恩怨纠葛在,谢姒沅跟她相处总是觉得不自在,一些问题,还不如问金招弟。“五弟奸污了柳家的姑娘,被隔壁的徐家公子打了一顿,他心...

虽说金解语对她的态度简直是柔情似水,但毕竟有前世的恩怨纠葛在,谢姒沅跟她相处总是觉得不自在,一些问题,还不如问金招弟。

“五弟奸污了柳家的姑娘,被隔壁的徐家公子打了一顿,他心有不甘,便趁夜色把那姓徐家公子,还有那柳姑娘都捅死了。”

“柳家孩子多,死个闺女不是大事,拿钱也就打发了。那徐家三代单传,儿子死了,闹着要告官,让五弟赔命。”

金招弟冷冷淡淡说完。

谢姒沅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出震惊,这金家到底是什么家庭啊?

原主金迎春装病,从金解语那里骗钱,金招弟当初为了不被卖进青楼,又抢了金解语的婚事,害本来有婚约的金解语成了青楼女子。

现在这个五弟金宝宝又做出如此禽兽之事。

祖上不积德啊!

“那,我刚才听二妹说,徐家来接人,是要接五弟过去赔命吗?”谢姒沅问道。

听到这话。

金招弟嗤笑一声,语带恨意的说道:“爹娘哪儿舍得让五弟赔命,他们跟徐家说好了,把四妹嫁给那徐公子。”

“徐公子不是死了吗?”

“所以叫配冥婚,等把四妹接过去成完亲,晚上子时,便杀死四妹,与那徐公子葬在一处,也不算打着光棍死了。”

谢姒沅沉默了。

她往常觉得自己练过武功,进过兵营,上过战场,入过皇宫,见识不可谓不多,如今只是重生一天,仅仅是在金家,这一件又一件的事,简直在刷新她的三观。

金招弟停下脚步。

冷笑道:“你以为我今天这么着急找你要钱干什么?我要带四妹走,要不然她今天必死无疑?”

谢姒沅更震惊了,没想到其中还有这层缘故,皱着眉问道:“那四妹,她是怎么想的?”

“她是怎么想的?”

金招弟重复了一遍她说的话,忽然扭过头来,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直到谢姒沅心里发毛时,她才狐疑的问道:“你真失忆了?”

“我真没骗你。”

谢姒沅语气无奈。

金招弟沉默一下,才淡淡说道:“我说呢,凭你不关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性子,今天怎么会帮我,原来如此。”

她没管对方阴阳怪气的态度,直接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我求二妹开口,毁了这桩冥婚,救下四妹,能不能管用?”

“她?”

虽然刚才还被金解语收拾了一顿,但金招弟的态度仍然十分硬气,摇头道:“她也就是对付我了,对上爹娘、弟弟一点用都没有。”

“她说话不管用?”

谢姒沅有些吃惊,即便没有记忆,但她也能猜出,金家上下的花销,应该都是靠金解语在青楼里挣出来的,她的话语权应该很大才对。

“不管用。”

金招弟给了肯定的答复。

这倒麻烦了,谢姒沅也忍不住头疼起来,和金招弟边走边说:“看你对我那么凶,没想到你还挺关心四妹。”

“呵,咱们家里,除了四妹还有干净人吗?况且我跟她是双生子,她就跟另一个我一样,我当然要护着点。”金招弟理所当然的答道。

谢姒沅顿了顿。

问道:“那二妹对我是怎么回事,你说的那些话应该不是作假,我都信了,她怎么会中邪似的信我。”

“废话,你虽然骗她的钱,但比起爹娘、我、弟弟,还有青楼里的那些男人,你已经算对她最好的了。她不自欺欺人又能怎么办,跟你决裂吗?”

金招弟已经有些不耐烦回答她的问题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带着幸灾乐祸的语气,接着说道:“她十二岁就进青楼接客,当时家里都以为她会早早死去,你那时大概真存了善心,经常偷偷给她送饭。大概也是这层缘故,她对你格外依赖些。”

谢姒沅听着难受。

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门口,她心中也有了主意,带着金招弟便往一个方向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

“谢家。”

谢姒沅解释道:“二妹抢了谢家小姐的未婚夫,你应该知道吧?谢家肯定正愁怎么报复回去,五弟的事,不正好给他们递上一个把柄吗?”

主要是她想去探听一下情况。

闻言。

金招弟眼前一亮,顿时明白过来话里的意思,兴奋道:“对对对,只要把这事告诉谢家,那谢家小姐为了对付二姐,一定不会姑息五弟的。”

两人各怀心思,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

转过一条街,却见前方重兵把守,两个杀气凛凛的小兵横枪于胸前,冷然道:“此路不通!”

谢姒沅朝前方望了一眼,再转过两条街就是摄政王萧胤的府邸,瞧面前两个士兵的装扮,是她谢家的兵马无疑,那就也是说——

弟弟带兵围了摄政王府!

她倒吸一口冷气,恨不能现在就冲进去看看情况,然而自己现在是金迎春,纵使心急如焚,也毫无办法。

面色沉重的慢慢退离后,金招弟往左右看了看,不死心的说道:“去谢府应该还有别的路吧,只要能见到谢家小姐,就有办法救四妹。”

谢家小姐是见不到了。

二弟谢骐骥你倒很有可能见上一面,大概率正横刀立马,堵在萧胤家门口呢。

谢姒沅叹了口气,说道:“刚才二妹说过,谢家小姐和她两个弟弟感情极佳,也都是疾恶如仇的性子。现在带兵的应该是她的二弟谢骐骥,若见不到谢家小姐,见到此人也是一样的。”

“嗯。”

金招弟把这话记在心里,忽然身手敏捷的爬上一个草垛,然后又翻上矮墙,站在上面四处望了望,指着一个方向说道:“那边应该是摄政王府,门口有一个穿着铠甲,骑马的人,可能就是那谢家小姐的弟弟。”

“我也看看。”

谢姒沅着急了解情况,也学着她的样子去爬草垛,结果四肢软绵,没有力气,只能站在下面空着急。

“你连鸡都没杀过,别上来添乱了。”金招弟盯着前方,试着走了两步,低头说道:“你说得对,我找他们姐弟俩哪个都是一样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